第一百二十八章:半步十五劍

作者:淺暮流殤
    正所謂: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www..com⊿⊿◎

    太阿劍,威道之劍,帝王之劍。

    此刻,御天手握太阿劍,將帝王殺意顯露而出。

    逍遙子站在一旁,眉宇之間浮現一絲驚駭:“龍氣竟然擁有如此煞氣,堪比當初秦始皇。天兒到底是什么來歷,這一身龍氣竟然是殺戮而來。不過,這到底要殺死多少帝王,毀滅多少國家,才會匯聚出的龍煞之意!”

    逍遙子不知,御天可是知道。神雕世界,血煞帝王毀滅無數國家,戰場之上御天手拿赤霄劍殺戮無數。無數國家的皇室均被御天所斬,無數國家均被御天所滅。御天的帝王之路,乃是一條尸山血海。

    如此,御天揮舞太阿劍,殺戮之氣沖霄而起。

    忽然間,御天手中太阿劍一揮,黑色的血煞劍氣吞吐。

    “奪命一劍!”

    奪命十三劍,御天所創劍法。此刻,配合帝王之劍,更是將殺戮劍意發揮到極限。

    “怎么可能.......”

    一句話尚未落下,此人已經頭顱飛落!

    血腥的殺戮,不是來帶恐懼,而帶來一股瘋狂。

    數百人,全都拿這武器沖向御天。

    天龍世界,就算是打劫之人武功也不低。眼前之人,均數是入流武者。

    這一刻,御天冷笑,嘴角一撇不知蘊含多少殺戮。

    “奪命十四劍”

    清寒孤冷的聲線響起的剎那,只見四周山林之中頓時一暗,一股黑色光芒帶著憂郁,頃刻間彌漫四周。

    這是什么黑暗?

    竟如此憂郁,如此冷漠?

    在這片黑暗的籠罩下,下方的所有人全都看不到景物。

    黑暗自然是劍光,黑色的劍光乃是殺戮劍光,更是太阿劍的威道劍光。

    普天之下也唯有這一種黑暗,能綻放出如此殺意和冷漠。

    奪命十四劍,無上殺戮之劍,但也沒有如此威勢。此乃半步十五劍,也只有十五劍才擁有如此威勢。

    此劍,御天已有三年未曾使用,如今隱藏三年的殺戮劍意出現,宛如火山爆發一般,是那般的雄威,那般的磅礴!更是將十四劍,推演到半步十五劍。

    短暫如一瞬,黑暗之中仿佛度過一個輪回。

    這一刻,劍光落下,蔓延四方。

    剎那間,四周山林黑暗遮天,宛如一個黑暗世界一般,充滿無盡的寂寥和冷漠。

    風,頓時無聲。

    云,隨聚隨散。

    天地間,只有無盡的黑暗。

    “這是什么¨々!”

    “啊!!!!!”

    “我不想死.......!”

    ...............................

    凄厲的慘叫,飛濺的鮮血,殘尸斷臂,猙獰頭顱,在這一片寧靜而悠遠的山林,展開了一場血色的序幕。

    血的世界,劍的世界。

    凄厲的人聲,何如地獄中的場景。

    御天冷眼看著遠處,不斷死亡凋謝的生命,心中沒有一絲波動。只有沉靜如水,波瀾不驚。

    這一刻,御天拿劍,自身就是一柄劍。劍不需要感情,不需要憐憫,也不需要情緒。冰冷,無情才是最純粹的劍,最純粹的殺戮劍意。

    時候不久,御天緩緩收起太阿劍。

    逍遙子凝視御天,眉頭緊皺:“殺戮一劍,好強的殺戮之劍。”

    李秋水,李滄海,巫行云不禁有些顫抖。

    御天目光之中浮現一絲思索。

    這一切,顯得都是那般的寂靜。

    時候不久,御天長長一嘆,轉身凝視身后之人,嘴角浮現淡淡的笑容。

    笑容出現,卻是讓此刻的逍遙子微微一嘆:“天兒,這劍法入魔了!”

    御天點頭,目光凝視眼前數百人的尸體,不禁說道:“奪命十三劍,乃是殺戮之劍。殺戮之中伴隨著成長,殺的越多領悟的劍法也就越強,如今已經是半步十五劍,剛剛的一劍也是半步十五劍。我也未曾想到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御天搖頭,逍遙子卻是長長一嘆:“天兒,以后還是少用此劍法。”

    御天點頭答應,然后將手中太阿劍收回‘噬龍戒’之中。

    此刻,李秋水帶著一絲擔憂凝視御天,御天則是微笑點頭示意自己沒事。

    淺淺的笑容之中,卻是讓此刻的李秋水微笑。

    李滄海卻是帶著朦朧的大眼睛:“大哥哥,剛才好恐怖!”

    御天輕笑,隨手將李滄海抱起放在自己馬上,然后說道:“呵呵,也只有這般恐懼,才能夠震懾敵人!”

    李滄海伏在御天懷中,害羞的小臉浮現一絲笑意。

    李滄海如此模樣,到是讓劉秋水無比羨慕。巫行云目光之中也顯露出一絲異色。

    “敢問,各位可是逍遙派?”

    一個傷勢較輕的鏢師問道。

    逍遙子凝視此人,淡然說道:“.「你知道逍遙派?”

    這人,直接雙膝跪地:“承蒙諸位大恩,我乃丐幫子弟汪劍通,家師父乃是‘風火神龍’郭巖。我曾家師提過逍遙派!”

    說到這里,逍遙子卻是不禁一笑:“哈哈,原來是小友弟子。沒想到,當年的少年已經收徒了!”

    逍遙子大笑,御天則是不禁一愣,暗道:“汪劍通,不就是原著之中喬峰的師父嗎?沒想到,竟然現在就見到此人。看此人的樣子,到是有些俠氣!”

    御天心中話落,一道豪邁笑聲出現:“哈哈.....哈哈......我倒是誰,原來是逍遙子道兄。”

    話落,一個黑白秀發,手中拿著一只綠色棒子緩緩走來。

    逍遙子也是不禁大笑:“哈哈........小友竟然擁有如此風姿,看來這威勢不下當年啊”!

    汪劍通看著來人,雙手抱拳:“師父,徒兒給你丟人了!”

    汪劍通雙眼之中帶著不甘,看到眼前同伴尸體更是淚流滿面。

    郭巖大步向前來到汪劍通身旁,豪邁的目光凝視汪劍通:“哼.......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與其在這里痛哭,還不如好好練武!”

    話落,汪劍通點頭答應:“多謝師父指點!”

    這一刻,郭巖則是雙手抱拳,目光凝視逍遙子:“逍遙子,多謝道兄救了小徒!”

    逍遙子卻是搖頭,然后右手一指:“救人的可不是我,而是我徒弟御天!”

    話落,御天目光銳利,凝視眼前郭巖,好似看出一些什么。

    郭巖一愣,帶著絲絲震撼上下打量御天:“好....好.......逍遙子你這老頭倒是好福氣,竟然收的如此佳徒。看賢侄已經成就先天強者,而且剛才劍意沖霄,我遠遠就感覺到一股銳利。賢侄真乃天縱奇才啊!”

    郭巖話落,李滄海童言無忌說道:“當然了,我大哥哥很厲害的!”

    話落,卻是引來一陣大笑。。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