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沒試過怎么不知道

作者:超靈的佑子
    “你……”盛靳年怔怔的看著她,自此才更加的確認她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好了。”溫初安表情不耐的打斷他。

    怎么父子倆個都這么粘人?以前她怎么都沒這么覺得。

    “寧寧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會注意,至于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她松開按在盛靳年手腕上的手。

    用眼神示意了一眼門外,讓他趕緊離開。

    男人高大的身體被放下了,沉遂的目光里滿是凝卷著疑惑。

    片刻之后,才從口袋里掏出一盒抑制藥交到溫初安的手里,“你記得,如果藥效不夠不夠的話,一定要及時告訴我。”

    盛靳年神色無比的鄭重。

    這不是鬧著玩的事情,不然一旦溫初安體內的能力暴走的話,到時候可能會危機到她的生命。

    溫初安撇了撇嘴,到底還是沒說什么,收了抑制藥。

    盛靳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除了房間。

    溫初安目光盯著這一瓶顏色湛藍的藥丸,隨手打開藥瓶拿出一顆捏在指尖。

    抑制藥,就是這個東西一直在幫她抑制體內能力的暴走。

    不,與其說是抑制不如說是在幫她一點點的開啟她的能力。

    就算是在服用抑制藥的時候,她也能夠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能力是在一點一點的遞增的。

    她記得曾經在柯蒂斯研究所的時候,那個什么博士在抽去他的血液樣本的時候說過一句話,說她是罕見的全能力者。

    以前她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現在她明白了。

    溫初安勾了勾嘴角,指尖稍稍的用力,藍色的膠囊藥丸破裂開來,藍色的液體順著手指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

    整瓶抑制藥倒進馬桶里,溫初安毫不猶豫的按下沖水鍵。

    次日一早。

    果然按照萊恩的說法,柯蒂斯莊園來了不少人。

    不同于上次的大張旗鼓,人人臉上都帶著高傲的表情。

    這一次所有人的目光都帶著警惕和自危。

    溫初安站在樓上瞟了一眼,嘴角挽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看來殺雞儆猴的效果還挺不錯。”

    萊恩站在她的身側,“六大家族的家主現在正在拜會先生,馮侖家族的事情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讓他們清楚的認識到誰才是核心圈真正的主人。”

    萊恩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是帶著自豪的。

    畢竟柯蒂斯家族被各方明里暗里打壓的那段時間并不好過。

    溫初安笑了笑沒說話,繼而開口,“我讓你辦的事情辦了嗎?”

    萊恩收斂情緒,恭敬的開口,“已經安排好了。”

    溫初安點了點頭,抬腿朝著樓下的位置走去。

    相比較其他家族的謹小慎微,賽琳娜就要顯的開心很多,她一進門就直奔著溫初安的方向來了。

    “安xiao jie,我又來了。”賽琳娜興奮的開口,她一身華麗的冬裝,大紅色的披風將她的皮膚襯托的更加的白皙,柔軟的金色長發波浪式的披在身后,頭頂的地方用一枚碩大的寶石發卡固定住,儼然一副貴族氣息的打扮。

    她親昵的上前抓住溫初安的手,悄悄的湊到她的耳邊,“我聽說溫妮被柯蒂斯先生剝奪繼承權了?是不是真的?”

    溫初安挑了挑眉,淡淡的開口,“是。”

    賽琳娜立即露出一個解氣的表情,之前在馮侖莊園的時候溫芷晴就和妮可她們算計過她,可惜最后還是為了息事寧人沒能把她們兩個供出來。

    她早就看溫芷晴不順眼了,只是以前礙于她的身份不能得罪她而已。

    正巧在此時,溫芷晴也聽到樓下的動靜從樓上下來,入眼就看到賽琳娜一臉幸災樂禍的笑,鼻子差點氣歪。

    可即使是這樣,她也不能對賽琳娜做什么,畢竟她現在正站在風口浪尖上,只能冷冷的哼了一聲朝著其他人走去。

    賽琳娜露出一抹諷刺的表情,“現在還這么囂張,要是等到哪一天她在作死,柯蒂斯先生直接讓你繼承柯蒂斯家族的時候,就有她好看的了。”

    溫初安聞言,眼底的閃過一抹暗光,“改造人可沒有這個機會的。”

    “誰說沒有?克里塞維斯不就是,他也是改造人啊。”賽琳娜給她打氣,“既然克里能讓家族的規矩為他而改變,我相信你也一定能行的。”

    雖然改造人不可控這件事情在核心圈里盛傳,但是一直以來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誰都無法證明這是真的。

    在她的心里,溫初安要比溫芷晴更加適合做柯蒂斯家族的繼承人。

    溫初安笑了笑岔開這個話題,“我讓萊恩幫你安排了一個滑雪教練,你一會可以去滑雪場看看。”

    “滑雪教練?我會滑雪啊,滑的可好了呢,不需要啦。”

    溫初安聳起眉尾,“確定?”

    賽琳娜剛想說確定,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樣臉蛋兒紅了紅,“也,也不是太確定。”

    剛剛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現在反應過來才知道溫初安給她安排的是誰。

    上一次她是自己一個人來看溫初安的,所以能夠無所顧忌的去見熱里,但是這一次來的人太多了,她相見熱里恐怕會很不方便。

    要是被有心的人捅到父親那里,她可能短時間內都別再想來柯蒂斯莊園了。

    賽琳娜緊緊的握住她的手,“謝謝你。”

    要是沒有溫初安,說不定熱里早就已經成了家族之間的犧牲品命喪黃泉了。

    “熱里的身份注定是無法和賽琳娜xiao jie走到一起的。”萊恩站在溫初安的旁邊有些擔心的開口。

    一個是正統的繼承人,一個是不知道哪里領回來充數的私生子。

    這兩者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硬要撮合的話,指不定會出什么事情。

    溫初安睨了他一眼,“你沒試過怎么不知道?”

    對上她一雙明亮自信的眸子,萊恩只看了一眼就快速的調整了視線的焦距。

    壓制的平靜心底因為一句話而翻涌著強烈的波濤……

    另一邊,賽琳娜換好了滑雪服來到滑雪場,此時滑雪場已經有很多人了。

    溫初安沒有告訴她熱里的具tǐ wèi置在哪里,所以她現在只能站在原地四處張望,可是大家都統一帶著安全帽,根本看不到臉。21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