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又是畫卷

作者:葉辰/免費閱讀
    夜空深邃,碎星如塵。

    依舊是山巔。

    熊二睡去了,抱著唐如萱縫的香囊,時而也會傻呵呵的笑j聲。

    葉辰并未閑著,祭出了仙火為其開辟丹海,祭出了丹祖龍魂為其開辟神海,用天雷淬煉其身t,接下來必是圣t本源為其洗練血脈。

    啵!啵!啵!

    隨著這樣的聲音不斷響起,睡夢中的熊二,一路破關,直至靈虛巔峰。

    翌日,天方才大亮,便有如c人影涌來南天星。

    冥王宗覆滅,莫家出圣人,一日之間,莫家成為這p星域屈指可數的巨擎,前來拜訪的人皆是各大勢力的老祖,各個都是準圣。

    云羅星的老祖也來了,當看到月池薰之后,驚得很多都沒反應過來。

    一番訴說之后,月池薰將周傲拉到了身邊。

    周傲修為雖低,但天賦超強,云羅老祖自不會反對,本就對月池薰有所愧疚,怎會b打鴛鴦。s3;

    葉辰掃了一圈兒前來拜訪的人,未見轉世人,便轉身飛出了南天星,手握著j幅星空圖,目標是極其的明確,在這p星域一顆古星一顆古星的挨著找。

    他這一走,便是一月。

    他的運氣還是不錯的,尋了不少轉世人,足有上前之多,南北楚的皆有,各大勢力也皆有,可都是小角se,并未有他極其熟悉的。

    這次尋到的轉世人,可謂是人生百態,有修士,也有靈獸,有仙c,他們扮演的角se各不相同,諸多身份高貴的如古星的神子,諸如身份低j的卻是奴隸,有那么j個還是合伙g強盜勾當的。

    對此,葉辰也只是微微一笑。

    依如他先前所計劃,那些個人都被他帶來了南天星。

    還未進仙山,華云他們便迎了了出來,一同迎出的還有莫家諸多轉世人。

    雙方見面,畫面是極其煽情的。

    雖然雙方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但那些于他們而言都不重要了,他們皆是轉世,也皆是大楚人,百年前曾并肩作戰的好友。

    為你們接風!

    華云笑的暢快,拉著眾人進了莫家仙山。

    沒有認識的!

    熊二那坨瞟了一圈兒,不由得甩了甩腦袋。

    要說這廝,在莫家待了一月,那廝恢復了昔年的神采,走路都倍兒有精神,渾身肥r一晃一晃的,一雙迷人的小眼睛,看啥都是賊溜溜的。

    這一路走來,但凡看到他的莫家人,都會語重心長的捋了捋胡須,眼中也都好似寫著這么一句話:這孩子,到底吃啥長大的。

     

    ; “我說,咱走路能不能不這么囂張。”葉辰瞥了一眼熊二。

    “老子沒橫著走就不錯了。”

    “就喜歡你這尿x。”

    “這白菜不錯。”熊二搖頭晃腦的,一路瞅來瞅去,都不知為什么,看見那一棵棵被靈力滋養的大白菜,總想上去拱兩下。

    “你這職業病也不錯。”葉辰語重心長的摸了摸下巴。

    “別鬧。”

    “嘁!”葉辰不以為然,將一儲物袋取出,塞給了熊二。

    “我就說嘛!”熊二咧嘴一笑,接過之后,很自覺的塞進了k襠里。

    “沒事兒便往外跑,這諸天萬域可比大楚混亂的多。”葉辰悠悠道,“莫家有圣人坐鎮,安全應是不成問題,待他年修為大成,可去朱雀星尋謝云。”

    “我就奇了怪了。”熊二狠狠撓著頭,“是我人品不好?謝云那j人轉世成皇子,我他娘的是投錯胎了嗎?為嘛是一頭豬。”

    “沒給你轉世成一坨屎就不錯了。”s3;

    “我也很喜歡你這尿x。”

    “葉辰小友,老祖請你過去。”正走間,一莫家長老走了過來。

    “還請長老帶來。”葉辰跟上了那長老的步伐。

    “我也去。”熊二扭動著肥碩身t跟了上來。

    “那有白菜。”葉辰叫將熊二踹了過去,而后與那長老一同踏上了虛天,如一道神光飛向了莫家仙山深處,落在了一p竹林。

    竹林中,莫家老祖已然在煮茶等待,見葉辰進來,便招呼葉辰坐下了。

    “但不知前輩喚我來所謂何事。”葉辰笑了笑。

    “這些時日,我看遍了莫家所有古卷,都未曾尋到你所問的昆侖虛那些。”莫家老祖說著,還不忘親自為葉辰斟滿了一杯茶。

    “是昆侖虛那些太神秘了。”葉辰唏噓一聲。

    “不過,我尋到了一宗有趣的事。”莫家老祖溫和一笑,將一副畫卷遞向了葉辰。

    “哦?”葉辰一笑,接過了那畫卷,還未打開,便見畫卷之上有古老滄桑之氣迎面撲來,看其年歲,起有j千年,甚至更久,看這年歲,多半是個老古董,至少葉辰心中是這么想的。

    心里想著,葉辰緩緩攤開了畫卷,雙眸卻是不由得猛地微瞇起來。

    畫卷刻畫的乃是一個人,更準確來說是一個白衣白發的青年,其五官棱角分明,一雙眸子古井無波,畫它之人,該是極其用心,將其刻畫的栩栩如生,便如鮮活的一般,一筆一劃皆有神韻。

    葉辰的雙眸微瞇的更深了,因為畫像之人,與他長得是一模一樣。

    最主要的

    不是這個,而是那畫像上之人手指上還帶著一枚戒指,它閃著光暈,也帶著道蘊,葉辰極其確定那便是炎h圣主玄倉玉戒。

    是紅塵嗎?

    葉辰喃喃一聲,眉頭也隨之皺下。

    炎h圣物,只有歷代炎h圣主才有資格佩戴,能與他長得一模一樣,而又有資格佩戴玄蒼玉戒的,他能想到就只有是紅塵。

    見葉辰如此,莫家老祖慈和一笑,“此畫卷乃我老朽三叔祖昔年帶來,封存了起有五千年,如今看來,倒是與小友生的有些相像,或者說長得本就一模一樣,這才尋小友前來一看。”

    “前輩可知,此畫卷從何而來。”葉辰慌忙問道。

    “不知。”莫家老祖說著,還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葉辰手上帶著的玄蒼玉戒,他有理由相信,與那畫卷上那人帶著的戒指有莫大關聯。

    “前輩,此畫卷能否借晚輩研究研究。”

    “送與你了。”莫家老祖慈祥一笑。

    “多謝前輩。”葉辰拱手一禮,合上了畫卷,轉身走出了小竹林。

    看著葉辰離去的背影,莫家老祖輕輕捋了捋胡須,老眸中還有深意之光閃爍,雖是簡單一幅畫,但這其中必定有不為人知的秘辛。s3;

    這邊,葉辰已經走出了小竹林,眉宇卻一直緊鎖。

    此畫卷太詭異了,封存了五千年,他很確定不是他,而是紅塵。

    這就讓他很是費解了,或者說這前后就是矛盾的,紅塵繼任炎h圣主,乃是在千年前,與這五千年前后差了四千年,而且還流傳到了諸天萬域。

    葉辰有些頭大,或者說但凡牽扯到紅塵,都會有永遠也解不完的謎團。

    便如昔年大楚,也知道紅塵死時,他都沒搞明白紅塵的身份,還是后來的東凰太心告知,所謂的紅塵,從一開始便是一個矛盾的存在。

    真是費解!

    喃喃一聲,葉辰踏上了華云的山峰,走入了一個洞府,繼而設下了結界。

    盤膝坐下,他將那畫卷攤在了雙腿上,而后豁然開啟了六道仙輪眼,靜靜的看著畫卷。

    畫卷沒什么出奇,除了年歲長了點兒,他尋不到半點的怪異的地方。

    無奈,葉辰深吸了一口氣,只得動用周天演化進行推演。

    這下,畫卷有了波動,不斷的輕顫,其上浮現了一層似隱似現的仙光,覆蓋了整個畫卷,冥冥是有神秘的力量,yu要掩蓋畫卷的契機。

    葉辰仙輪眼閃爍,撥開了那層仙光,卻是迷迷蒙蒙中看到了一道如夢似幻的倩影。

    東東凰太心!

    作者題外話:兩章更了。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