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30章 齊家會(書號:221380

第30章 齊家會

作者:阿勇哥
    董國相被夫人和小孫子扶到了樓梯著路了,他轉過頭來,要下樓梯了。

    董夫人不想董國相再下樓,要他上樓好好休息:“上了一半還下去干嗎?”

    “夫為妻剛,我要下去你就跟著下去。小孫子,把全家人都叫來,我要開家庭會。這了還了,全家人團結起來聯合做欺騙的事,不好好教訓你們,你們還當‘齊’家是鬧著好玩的。”

    小孫子最喜歡全家開會。在長安的時候,全家一開會就熱鬧起來,大家你過年一樣都到一起了。

    但小孫子也遺憾,現在的全家會也沒有幾個人,他跑兩三個地方就叫到了。在長安卻不同了,有好幾個地方要跑,要跑一大圈才能叫齊了。

    這一回叫人很有意思了,小孫子不一間屋子地跑了,他就站在大門口前,叫了起來,還一邊說了主題:“爺爺挑水腰被扭了,爺爺要組織家庭,關于你們欺騙的事要教育你們,快快快了,就在小院的樟樹下。”

    第一個害怕是呂小媳婦。這個主意是她出的。她在她的小屋子里轉來轉去,雙手相互磨蹭著,嘴里不停地念道:“這怎么辦?”

    呂小媳婦急得要死,也想不出辦法來對付舅舅。就在此時,睡在床的上的呂兒子翻了個,引起了呂小媳婦的注意。這家伙可能聽到小孫子的叫聲,有了反應。但只翻了一個身,又不動了。

    “你趕快醒啊,你醒了我就有借口了。”呂小媳婦把帶小孩也當理由,不參加會議。

    可是,兒子翻了一身后,又呼呼大睡起來。

    呂小媳婦不管了,你醒也好,不醒也好,把你弄醒就好。她一把將兒子抱起來,屁股一拍小家伙就嘩地大哭起來。

    呂小媳婦抱著兒子,到了會場。到了會場的呂兒子還是哭過不停。他可是沒睡醒,被人為地弄醒,叫他怎么不傷心哭泣?

    “舅舅,這怎么辦?我要是在這里,不是影響你們會議?就不參加了。”呂小媳婦終于找到理由了。

    在董國相看來,這件事的主謀應該是夫人,要不誰有這么大的膽子?只要呂小媳婦不是主謀,暫時不參加也無妨。

    董國相還是通情達理的,說道:“你先哄孩子,一會單獨給你上課也行。”

    還有幾個不是主謀,他們沒有必須躲避,參加了會議。董國相開門見山問:“讓我挑水的主意是誰出的?”

    挖井的主意是董夫人出的,讓董國相的沙沙的辦法是呂小媳婦,要說責任都有責任。如果呂小媳婦承擔一部分,那那董夫人的責任就會小一點。董夫人很想讓呂小媳婦承擔一部分。如果呂小媳婦承但一部分,那么她董夫人責任就輕了很多;如果呂小媳婦不承擔一點,那她董夫人輕則被走回老家,重一點的話恐怕要被夫君修了。夫婦往前了,如果做出有捐他國相的形象,就有可能被修了。

    可是,呂小媳婦要是成了主謀,不但舅舅要罵她,那呂步舒立志要向老師學習,他向老師表過態,如果呂小媳婦做出有損董國相的形象,他可是也要修了她的。

    董夫人想到這里,不再想了。她不能讓小媳婦出點什么事,被呂步舒這個跟他老師一樣只講‘三綱五常的’的人,給休了。她一老太婆了,休了就休了。

    于是,董夫人便說:“夫君,這事是我一手操作的,要剮要罰由你處理,不管他們的事。”

    董國相不是要剮也不是要罰,他要的是講理:“齊家是‘齊’家什么?就是要管住自己的家人,不要做錯事。第一點錯,錯在沒聽丈夫,違背了夫為妻綱;第二點錯,錯在沒有誠信,你在欺騙人……”

    董國相針對夫人的錯誤,給出了以下的處理意見:第一點錯是違背了‘夫為妻綱’,董國相有權休了夫人。但考慮到兩人夫妻幾十年,給夫人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考察她一年。這一年內如果再犯同樣的錯誤,她就會收到一張‘休書’。

    第二點錯誤,要夫人面壁讀孔子的圣賢書,讀三天,而且要讀出心得來,才算合格。

    董國相提出這么一大堆的意見,董夫人當然不同意,要表示反對。

    可是,她正要站起來說話時,有人扯了她的衣服。她這才反省過來,夫君說的事她是不能反對的,否則又是違反了‘夫為妻綱’。沒有辦法的事,只好又把話咽進膽子里,再向夫君表示:“我一定要做好‘夫為妻綱’,認真按你的要求進行反省,面壁三天學習孔子的圣賢書,并深刻領會。”

    教訓了董夫人,接下來是教訓其他人。董國相先把其他說成是董家的人,就要受到董家的嚴格要求。齊家就是要管全家的人,一個也不能拉下。

    董國相說,她們當中的一個人犯了錯,也就等于為董家人摸了黑,所以一個人也不能松。董國相要她們以后要堅持原則,不管是夫人也好,還是其他人,只要讓她們做不符律法,不符倫理道德的,有權不做,并向董國相報告。

    董國相最后說:“看來長時間沒有給你們上課了,從明天,初一十五還是要堅持上一上課了。”

    董國相講到此,算是講得差不多了,他正要叫解散時,呂小媳婦從她的屋里出來了。

    呂小媳婦回去后,孫子懶得哭,吃了兩口奶水后又呼呼大睡。呂小媳婦在屋里聽到舅媽的話,知道是她把責任全部攬下了,她心里不舒服。要是這樣怎么對得起舅媽?

    跑出來的呂小媳婦,叫道:“舅媽,你不能罰舅媽,是我想辦法假裝大家被狗咬了,是我叫人把桶換了。我只是怕你不同意,要你感受一下挑水的難處,讓你同意我們家自己出錢挖井,沒有一點損人利己的思想,你不能罰舅媽。”

    呂小媳婦跑出來一說,董國相似乎才明白了:“我就是想,你舅媽哪里想得出這樣鬼點子出來,原來高手是你啊。我現在腰痛,沒有力氣跟你說,一會你的夫君回來,我讓他來教育你。你好事為之。”

    呂小媳婦還是不同意舅舅的觀點,與他辯論:“舅舅你就知道‘夫為妻綱’,雖然夫為妻綱不錯,但也得講道理,你們男人不能錯了,也要我們聽。我看夫為妻綱要有個條件,否則我們心里總是不舒服……再說,這件小事用得著上綱上線嗎?”

    董國相也有他的道理:“夫為妻綱要什么條件,它是天真定義,你要是與夫君談‘夫為妻綱’有條件的,那你就是被你夫君嬌慣了。看來你生了兒子后變了,以為生了兒子就驕傲了,向夫君提條件了,看來要呂步舒好好教育教育你了。齊家就是要從小事做起,小事不做,等到了大事這個家就不是一個好家了,知道嗎?包括你以后教管你的兒子,就要從小就管……”

    ……

    董國相正說著,呂步舒回來了。他是阿朱把他叫回來的,說老師扭腰了,還帶回了醫官。

    董國相看到呂步舒,就叫了起來:“你回來得正好,你的夫人要與你辯論‘夫為妻綱’,你們回到屋里,好好辯論一番。我看誰能辯論贏。”

    董國相是老師,老師的話作學生哪里聽不出來?呂步舒知道那是反語,他馬上訓斥自己的小媳婦:“你在胡說些什么?‘夫為妻綱’需要辯論的嗎?你回屋去,老師要看病了。”

    呂步舒一邊說,一邊眨眼睛,示意小媳婦聽話,別在老師面前丟丑。

    呂小媳婦厥著小嘴,還想反駁兩句,又怕令夫君不高興,就回了屋去了。

    董國相看呂小媳婦的表情,知道她不情愿,就嘆氣:“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傳統的好思想不學,總是想著要怎么著……”

    董夫人看醫官來了,不想再說什么夫為妻綱,就吩咐道:“醫官,你快給國相看,他挑一百多斤的水,路滑不小心把腰扭了。”

    醫官放下藥箱,開始為董國相看起病來了……21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