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不是藏我,是藏你

作者:江憶余
    第二百二十四章不是藏我,是藏你

    屏風后面水聲嘩啦,隱約還能看到后面之人的完美**,沈鳶坐在床上,手里拿著一本書,但是已經許久沒有翻開下一頁了。

    很顯然,心思早就飄屏風后面去了。

    “看什么看的這么入迷?”陰影籠罩過來,骨戒分明的手抽走她手中的書。

    “一些雜記罷了。”沈鳶心臟撲通撲通地亂跳,但表面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她垂著頭,往里挪了挪,拍了拍剛才自己暖過的位置,“睡覺。”

    她和衛衍也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而且再親近的事情都做過,但是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希望衛衍陪她睡覺。

    沈鳶自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一副淡然的樣子,像是什么都懂的人。

    但是衛衍對她何其了解,看到她露在外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泛紅的小巧耳垂,不著痕跡地笑了笑。

    一時間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他伸手碰了碰沈鳶的耳垂,裝作一副不明白的樣子,問道:“耳朵怎么這么紅,屋子里太熱了嗎?”

    說罷,還壞心地用手捏了捏。

    沈鳶身上哪里敏感,他上次就記得一清二楚。

    果然,自己一捏她的耳垂,沈鳶整個人就不淡定了,一把拍掉衛衍的手,瞪大了桃花眸,似是在控訴一般,“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衛衍扯了扯嘴角,鳳眸微闔,漆黑的眼眸似是在慢慢沉積著什么。

    衛衍坐在床榻上,一手撐在床上,身子傾向沈鳶,墨色的長發自然垂下,雪白的里衣更是襯得公子如玉,左眼下的淚痣漂亮至極,整個人就像是水墨畫中走出來的人兒一般。

    衛衍長得好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沈鳶也就偶爾看著他的容貌會感慨一番,衛衍的容貌生得讓女人都自愧不如。

    衛衍向來不屑犧牲色相去達成什么目的,但是現在看著沈鳶被他迷得一愣一愣的,心里又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果然長得帥還是有用的。

    衛衍慢慢湊近女孩柔嫩的粉唇,眼看就要碰到那朵心心念念的嬌花,心神不由得有些飄飄然,女孩沐浴之后的清香讓他想要靠的更近一些。

    “衛衍,我聽說你當初打原國的時候,原國的君主想要將你收做男寵。”就在兩人的唇瓣要貼在一起的時候,沈鳶煞風景的來了一句。

    衛衍差點栽一個跟頭,“你從哪聽來的……”

    這件事不都被他封口了嗎?

    “看來是真的了。”沈鳶似是有些苦惱地說道,她兩手托著衛衍的臉,左看看右看看的,得出一個結論,“你長這么好做什么,以后真是要辛苦我了。”

    “辛苦你什么?”

    “防女人還得防男人,能不辛苦嗎?”

    衛衍眼角抽抽,把在自己臉上作亂的兩只小手手拉下來,道:“防著,你夫君我人見人愛,想嫁進秦王府的人都可以從皇宮排到長安城門口去,你得時刻保持些緊張感。”

    衛衍也暫時沒了調戲沈鳶的心思,索性盤腿坐在床上,真,陪著沈鳶,蓋著棉被,純聊天。

    沈鳶的兩只小手手又軟又滑的,衛衍像是尋到什么新玩具似的,這里捏捏,那里捏捏的。

    “那也太累了,那豈不是所有人我都得防著。”

    “那你動動你聰明的小腦袋,想個一勞永逸的方法。”衛衍眼里閃過一道精光,不動聲色地道。

    沈鳶沉吟了一會兒,道:“那得建個金屋,然后再把世子藏起來。”

    衛衍勾唇一笑,贊同道:“這方法不錯,那我以后就建個金屋,然后把你藏進去如何?。”

    沈鳶皺眉,不滿地道:“不是藏我,是藏你。”

    沈鳶語氣里不自覺地帶上一分撒嬌的意味,衛衍拉著她的手,輕輕吻上她的手背,“你是我的稀世珍寶,自然要找個金屋好好藏起來才行啊。”

    你是我的稀世珍寶……

    沈鳶的心尖像是被一片羽毛撩撥得發癢,心中像是被抹了最甜的蜜糖一樣,沈鳶把手攸得抽了回來,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只露出一雙含笑的桃花眸,“你是不是又去看什么話本子了?”

    想起上次自己照著話本子的情話去哄沈鳶,然后被沈鳶嫌棄的樣子,衛衍不屑地冷笑一聲,“那種話本子我早就不看了。”

    里面的那些情話還不是他自己有感而發說出來的。

    衛衍對那些話本子的作者表示嫌棄。

    兩人雖然睡在同一張床上,但是沈鳶為了自己著想,還是分了兩個被子出來。

    衛衍側躺下來,看著沈鳶,視線灼熱。

    沈鳶無法忽略這道視線,只能問道:“怎么了?”

    “我冷。”衛衍理直氣壯地道。

    沈鳶顯然不信,“我剛才給你暖過床的。”

    “現在不熱乎了。”衛衍低垂著眼眸,纖長濃密的眼睫微顫,倒是叫人看出幾分委屈。

    若是放在以前,沈鳶肯定不會信衛衍這種鬼話,但是想到衛衍現在微涼的體溫,沈鳶心中又忍不住擔心。

    沈鳶從自己的被窩里探出一只手,摸到衛衍的被窩里,確實冰冰涼涼的,剛才她暖好的地方都已經泛涼了。

    沈鳶掀了自己的被子,然后攥緊衛衍的被窩里,只是遲疑了一瞬,便伸手摟住他,“還冷嗎?”

    沈鳶沒有直接問衛衍他什么時候受的傷,衛衍肯定不會老老實實告訴她,所以倒不如在他面前什么都不問,等之后再背著衛衍去找軫宿他們問個清楚。

    衛衍滿心歡喜地抱著他的小未婚妻,唇角揚著一抹淺淺的笑意,摟著懷里的女孩,無比地安心,“很暖。”

    從以前起,她就很溫暖

    ……

    樓淵臺。

    沈虞如約而至,身邊只帶了一個青兒,推開雅間的門,看到坐在里面的秦子安,一時間思緒萬千。

    無論自己在外裝作有多堅強的樣子,但是看到秦子安的時候,她的心還是亂了。

    沈虞不喜歡這樣脆弱的自己,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可以輕易勾起她的情緒。

    “秦公子今日找本侯何事?”

    沈虞今日難得穿了一回輕便的女裝,她坐到秦子安的面前,神情高傲。21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