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這車不是去幼兒園的!

作者:右舷了望
    “其實還好。”

    只是關紹山的秘書在上海與李曉澄會面后,回去和關紹山說了什么,讓關紹山對這個決定產生了猶疑。

    之后,李曉澄過于頻繁地登上熱搜,臉和婚訊都曝光了,關紹山和一干親信就李曉澄退股一事開會再議。

    再之后,就是李岱川和戈薇茹身份泄露之事了。

    裴慰梅的公關力量讓關紹山的親信們開了眼界,這些老狐貍一直認為,李曉澄留在“農隆”的益處,或許比讓關橙這個大xiao jie入主董事局成為接班人更為有利。

    “農隆”已經不是關紹山一個人的“農隆”,更不是家族企業,雖然關橙的身份很讓人信服,但比起“婆婆是裴慰梅,丈夫是裴慶承”的李曉澄,顯然后者對“農隆”的未來發展很有利。

    在商言商,在一番慎重的考慮后,大部分人否決了李曉澄釋出全部股權的決議。

    關紹山沒辦法,只好親自來找李曉澄商量。

    對此,李曉澄也是很頭疼。

    “關叔叔,非我不樂意,而是我實在不想參與什么經營,很久以前我就在考慮退出,這次剛好關橙需要,我也就順水推舟,當還您這個人情。”

    關紹山謹慎地更正:“曉澄,是關叔叔欠你人情。一直以來都是。”

    李曉澄察覺到了他的小心翼翼,心中有些苦澀,但也沒法置喙。

    畢竟,她現在身份不同以往,關紹山必須變更立場,才能保證自己不會冒犯到她今日的地位。

    李曉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一聲嘆息后,問道:“那關橙呢?我和我媽媽若是留在‘農隆’,關橙怎么辦?”

    要知道這位跋扈的大xiao jie可是一早就發朋友圈,擺出女繼承人的姿態了,評論區不少人都在恭喜她呢。

    瞧,如今有家業可繼承,還一心搞事業的漂亮女孩才是大趨勢。

    李曉澄對關橙的事業心表示很認可,也很想成全。

    再者,她自己還有一個“偉心”要操心,實在沒閑情再去摻和“農隆”的經營。

    她沒經驗,也沒時間,眼下還是個殘疾,分身乏術,更不想開罪心高氣傲的關橙。

    ~~~~~

    聽完她的闡述,裴慶承的碗筷也洗完了。

    他扯了一張廚房紙擦擦手,看著她犯愁的小臉道:“你人就一個,還得摸魚寫小說,哪有那么多閑工夫?”

    “話可不這么說的嘛,可關叔叔存心想為難我,讓我再考慮考慮。他也不想想,這么做會不會得罪自己寶貝女兒。”

    裴慶承摸摸她的腦袋,向她坦承了一個冷酷事實:“在企業的利益面前,親情有時必須退讓,這是必然。”

    李曉澄微怔,“那你以后也會這樣嗎?”

    裴慶承搖搖頭,微笑著擁住她,親了親,“我不用這樣。我做生意,主要是圖開心。”

    李曉澄皺了皺鼻子,揶揄:“是哦,大哥你已經足夠有錢了。”

    做生意對他來說,純屬打發時間。

    男人含笑道:“余生漫漫,幸而有你。要不然,那么多錢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花得完。”

    “那你可抬舉我了,我很省的。你早點立基金會,像諾貝爾先生那樣,年年搬個獎,福澤后輩。”

    裴慶承眼神一暗,幽幽的瞧著她的臉:“夜深了,不如我們做點能造出‘后輩’的事兒?”

    “夜深了,我也乏了。”李曉澄臉一冷,扭頭走向臥室。

    裴慶承哈巴狗一樣追過去:“曉澄,我明后天就四十了,你行行好。”

    “別貶低自己,裴生,你能干著呢。可我就不一樣了,地壞了,得休養生息。”

    “什么地這么容易壞,我來看看?”

    李曉澄被這癩皮狗活活氣笑:“你滾!”

    不過,好在有他扮滑稽。

    關紹山和其他那些煩心事,統統一掃而光。

    這晚,李曉澄在自己的閨房,自己的床上,美美的睡了一個踏實覺。

    而清晨醒來第一眼,就見只穿睡褲的男人倚在她巨大的書墻上翻閱書籍的美景。

    “你小心感冒,裴生。”

    男人合上書,朝她壞笑:“我是顧念你手受傷,脫我衣服不方便。”

    索性他自己脫干凈了。

    李曉澄笑著丟了個抱枕過去:“我要下車,這車不是去幼兒園的!”

    將書塞回書架空格,男人撲回床上,嗷嗚一聲,幼稚地扮演大灰狼。

    樂此不疲。

    隔天李曉澄去醫院陪床,呆夠半天,等秦永珍來替她,她才坐車回靈武路。

    小柴剛把車熄火,就見坤和急急忙忙地跑出來,于是問:“出什么事了?”

    坤和越過她,替李曉澄打開車門,鉆進車里一陣耳語。

    李曉澄面色詫異,眉間微攏:“不,我從未將這里的地址透露給老家的人。”

    聞言,坤和抿唇,束手站在一邊,神情肅然。

    李曉澄下了車,看見兩輛浙c牌照的轎車,邊走邊問:“他們一共來了幾個人?”

    “13個。”

    三個舅舅,三個舅媽。

    兩個小姨,兩個小姨夫。

    大舅舅家帶了孫子,小姨家來了兩個女兒。

    一行人剛到不久,現在在花廳喝茶。

    他們不在宴客名單上,老太太和老先生去醫院做檢查未歸,家中能說話只有一個易燃。

    李曉澄聽得心驚肉跳,呼呼吐氣,又做了好幾個深呼吸。

    見狀,小柴小聲問:“這些人這么難對付嗎?”

    就算在北京城里,她也沒見李曉澄這么緊張過。

    李曉澄脫了大衣給她,“你去把‘樹養’叫過來,讓他帶五個人來。”

    小柴愣了一下,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忙轉身去叫人。

    坤和站在一邊,“要我通知Andrew回來嗎?”

    李曉澄瞄了眼手表,想了想,搖搖頭。

    裴慶承今天有個蠻重要的會議,是那個熱能項目,說好了晚上才能回來。

    眼下叫他趕回來救場是在為難他,再者,這些雞零狗碎的事擺在他面前,他不一定能應付。

    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而她和戈家人斗智斗勇數十載,已經有經驗,再不濟,還有“樹養”呢。

    坤和見她緊鎖眉頭,顧念她還年輕,又zì yóu慣了,或許厭煩應付親戚,于是試著問:“那我打電話問問親家老爺子?”21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