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467、把柄(書號:221370

467、把柄

作者:miss_蘇
    467、

    瑩嬪得意了一會子,唇角輕輕挑起,“去預備壺清火的茶,二阿哥福晉一會兒便得遞牌子求見。”

    和珅突然被革職下獄,二阿哥福晉必定也是慌了神的。

    這事兒更有趣在,不僅抓了一個和珅,還有個福長安。這便將鈕祜祿氏弘毅公家,以及沙濟富察氏孝賢皇后母家就都給牽連進來了。而二阿哥的嫡福晉和側福晉,也正好一家一個。

    合著皇上掃蕩朝堂,關聯影響最高的,反倒是二阿哥的后宅。

    瑩嬪越想越有趣,忍不住道,“這場戲,倒是因為這一出重頭戲,而越來越有意思了呢。”

    倒也不出瑩嬪所料,果然沒過多一會子,二阿哥福晉舒舒的綠頭牌就遞進來了。

    瑩嬪緩緩一笑,“傳。”

    .

    舒舒進內,面上還是一副掩飾不住的驚魂未定的模樣。

    “瑩嬪額娘……怎么會突然變成這樣了呢?瑩嬪額娘剛教我的那個法子,媳婦還沒等起用,怎地就忽然失效了去?”

    瑩嬪倒笑,“傻孩子,虧你還這樣兒,你該高興是你命好!就因為你還沒來得及用這個法子,和珅就先落馬了,你才半點都沒受牽連去!”

    “你啊,合該是大清guó mǔ的命格,故此就連上天都護佑你呢,叫你沒在這事兒上栽跟頭。”

    舒舒愣愣望著瑩嬪,“……可是,那個法子若行不通了,那媳婦還能指望誰人去?”

    瑩嬪便又嘆了口氣,“瞧瞧,又犯傻了不是?你這個有福的命啊,不但上天都護佑你,你們鈕祜祿氏弘毅公家的列祖列宗更是護著你呢……你也不瞧瞧,皇上今兒發的諭旨里頭,你們家一口氣多少個人受了重用去!”

    “且不說你阿瑪布彥達賚,這又是管戶部,又是管鑾儀衛,又是升內務府大臣的;連你們家的果毅公爺明安,這不是也得了重用去么?”

    瑩嬪故意留在最后道,“還有……那皇貴妃的阿瑪恭阿拉,這不是也一躍成為朝廷重臣了嗎。”

    瑩嬪幽幽抬眸,“一個和珅被拿下,你們家卻是三個長輩獲了重用,我若是你啊,高興還來不及,虧你還這么驚慌失措的了。”

    “你也回頭瞧瞧你們家那側福晉——福長安倒了,皇上新任命的一干王大臣里頭,他們沙濟富察氏就一個兒都沒有了!就算睿親王和成親王是他們家的女婿,可是那點子姻親的關系,怎么比得上王爺們自己身子里流淌的皇家血脈呢。”

    瑩嬪轉著腕子上孝期戴的素銀的鐲子哂笑道,“現在該驚慌失措、舉棋不定的,是你們家那側福晉才是。你且將心都放回肚子里去,穩穩當當地看戲就是。”

    舒舒微微皺眉,“若只是媳婦家里這點子女人之間的爭斗,倒也罷了,媳婦自信有那個本事管控住她們……媳婦現在憂心的,始終都是我們家阿哥爺的前程。”

    “我阿瑪他們得了皇上的重用,我是高興。可是我卻擔心……他們能得重用的緣故,是在皇貴妃額娘那……”

    “若媳婦猜的是對的,那就算我家一族都受到重用,那也只代表著皇貴妃的地位日漸貴重……皇貴妃貴重了,那三阿哥的地位自然也跟著重了。”

    瑩嬪聽著,十分滿意,緩緩地點頭,“也是。和珅那是什么人啊,朝廷里風風雨雨二十年過來,什么人沒見過,什么事兒沒經過,誰敢說自己有把握將他這么順順當當地就給拿下了?”

    “想來,也唯有讓和珅毫不設防之人,才能如此出其不意叫和珅束手就擒……而這后宮里啊,有這個本事,能叫和珅全無防備的人,也就是皇貴妃了。”

    舒舒面色便是一變,“媳婦猜對了,是么?瑩嬪額娘也做如是想,是么?”

    瑩嬪嘆口氣,“我的二阿哥福晉啊,你現在更應該明白,你的對手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了?她年輕,卻心狠手辣,一旦下手就絕不留情——甚至,為了自己的目的,她能六親不認,將從前多少年的情分,全都給拋到后腦勺去了!”

    “可憐那和珅,這些年一向以皇貴妃母家長輩而自居,綿慶阿哥那福晉還跟皇貴妃論了姐們兒……可是到頭來,還不是全都被她給賣了!”

    舒舒面色越發不好。

    瑩嬪搖搖頭,“可是你想想,她為什么在這事兒上這么出力?她冒這個險,賣了和珅這樣一個母家親族,對她又有什么好處?”

    “她已經是中宮,早一步晚一步都是必定的皇后,她做這樣的事兒來討好皇上,圖的是什么?自然不是為了她自己的位分了。說到底,一個當額娘的,所有的苦心經營,所有的心狠手辣,只能是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為了她自己兒子的將來啊。”

    舒舒倒吸一口冷氣,便是坐在熏過的暖炕上,也是手腳冰涼。

    瑩嬪輕輕搖頭,“雖說這事兒之后,你阿瑪和你們十六房的公爺也得了皇上的重用,可是你瞧見沒,她阿瑪不是也跟著順勢而起了么?”

    “回想你們鈕祜祿氏弘毅公家的這幾百年里,什么時候兒輪到她們六房這么蹬鼻子上臉的了?瞧這架勢,倒有她們六房因了她順勢而起,想要與你們十六房比肩的意思去了。”

    瑩嬪微微停頓,輕聲冷笑,“說到底,她借著抬舉你阿瑪和明安公爺的機會,事實上是想推著她自己阿瑪往上爬呢……”

    舒舒越發驚慌失措,不由得伸手攥住瑩嬪的手。

    舒舒指尖的涼,叫瑩嬪十分順心。

    “瑩嬪額娘,您教教我,現如今我該怎么辦?”

    瑩嬪垂首想了想,“形勢雖然對你們越來越不利,不過倒還一切都不晚。畢竟,她還沒正式成為皇后,那三阿哥就還只是皇貴妃之子,宗法地位上,沒法兒跟二阿哥比。”

    “咱們推算推算,孝淑皇后孝期之后,還有太上皇的孝期,兩者疊加,她怎么也還有三年才能被正式立后去。那這三年里,你和二阿哥便還來得及辦不少的事兒。”

    舒舒勉強點頭,只是心下還是慌亂難安。

    瑩嬪輕輕拍拍舒舒的手,“……這三年里,只要你們聯合宗室王爺們,尋著理由說她德不配中宮,不叫她封后,那不就得了?”

    .

    舒舒一震,眸子里涌起些堅硬的光芒,卻也還有著迷惑。

    “可是,她素來謹慎,又是從小就在宮里長大的,對于宮規比誰都稔熟……她這些年來也都沒出過什么岔子,咱們能抓她什么把柄,說她德不配中宮去的?”

    瑩嬪笑了起來,“傻孩子,要不說你還是個孩子么……實則眼前已有現成兒的理由,你竟還不知道抓。”

    “瑩嬪額娘教我!”舒舒滿眼的熱切。

    瑩嬪靜靜垂眸,“和珅啊。既然和珅出事,十公主的處境就是進退兩難,而她又畢竟曾為公主侍讀,便是做做樣子,她也得看顧著十公主去。”

    “更何況,除了十公主之外,還有和琳的那個閨女——質郡王綿慶阿哥的福晉呢。”

    “她既然回護,這當中便必定難免有公私無法兩全的事兒去。你只需要仔細著些兒,便不難抓住她在這事兒里的把柄去——到時候只消說她徇私枉法、抗旨不遵,有心袒護罪臣和珅就是了。”

    舒舒垂眸仔細想了想,“這倒也不難……”

    她阿瑪布彥達賚剛調任戶部侍郎,查抄和珅的家產,必定有戶部官員參與;而她家公爺明安管左翼稅務、二阿哥的親舅舅盛住管崇文門稅關,這兩處稅務從前都有和珅插手,便更容易查出把柄來。

    “只是,”舒舒抬眸,有些為難道,“只是拿下和珅就是皇貴妃額娘所做之事,那她怎么還會袒護罪臣和珅去?這兩相矛盾,說不過去啊,便是強說,也沒人肯信不是?”

    瑩嬪便又笑了,輕輕拍拍舒舒的手背,“傻孩子,要不說你在這后宮里的日子還短,對這后宮里的規矩啊,還沒參詳透呢。”

    “和珅應當是皇貴妃帶人拿下的,這是咱們兩個的共識——可是這也都是咱們兩個猜的不是?皇上可從未明傳諭旨說,這事兒是皇貴妃干的呀!”

    “皇上拿和珅,是為了皇上給自己立威,他如何能叫人知道這事兒不是他親自辦的,而是皇貴妃帶人辦的?再者,后宮不可干政,就算事實上大清的皇后歷代都對朝政有著絕對的影響,可是卻絕不可能在諭旨里明說不是?”

    “故此啊,除了咱們宮里的這幾個人之外,外人都不會知道皇貴妃在這事兒里的作用。朝臣不知道,天下百姓更不知道,而且這事兒也絕不會訴諸筆端、錄入青史里頭去,所以啊你這事兒便只管放心大膽地這么去說。”

    “皇上不信咱們的話,不要緊;只要宗室王公們相信,那就夠了。這大清的天下,是皇上執掌的天下,可是這大清的天下,首先得是愛新覺羅家的不是?”

    “便是皇上自己,因為一半的漢人血統,以及生母的卑微出身,還一直受宗室們指摘呢……到時候一旦宗室們鬧起來,皇上自己都怕引火燒身,他自不會為了護著一個皇貴妃而跟宗室王公們撕破臉去。”20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