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芳姐的后盾(一)

作者:三笑也是樂
    聽到笑聲,吳玉華朝門外一看,是陶芳一家人站在了門口。笑的人,肯定就是陶芳啦。

    她的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小芳,讓你見笑啦。”

    “吳大姐,不笑,怎么會笑話哩。象小龍這么一種性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得要你這樣管教才行。”陶芳輕輕一咬紅唇,眼神中有著難得的溫柔。

    看到葉小龍臉孔上那壞壞的微笑,她也跟著教訓說:“小龍,還不趕快說出來,到底是闖了什么禍?”

    有了這么一個打岔的機會,葉小龍也就趁機脫開了身。

    他趕忙走到門前,熱情地招呼陶夫人說:“阿姨,里面請。”

    然后彎下腰來,抱起陶夫人手中攙著的一個小孩子,和藹地說:“你是可可。瞧,這是舅舅給你準備的禮品。”

    他抱著孩子,走到旁邊的服務臺那兒。

    看到臺子上的飛機玩具,可可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葉小龍取過玩具,交到孩子的手中。

    可可說了一聲:“謝謝舅舅。”然后,又在葉小龍臉上親了一下。

    這么一個孩子氣的動作,讓心情不好的陶芳和陶夫人,臉上同時出現了一絲笑意。

    走在后面的肖正春,也跟著笑道:“小龍,到你這兒吃飯,還要讓你破費喲。”

    “姐夫,你這說的是什么話。陶芳是我的姐姐,她的兒子,不就是我的外甥嘛。”葉小龍不以為然的說。

    “對,對,是我失言啦。”肖正春連忙收回自己的說話。

    說過之后,他就坐到了花進的身邊。

    他讓葉小龍幫助安排這樣的酒席,就是想要與花進拉近關系。

    到了餐廳的第一任務,就是要往花進跟前湊。

    對于他這樣的做法,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其他的人,也不管他的事。吳玉華拍手道:“可可,快讓阿姨親親。”

    可可從葉小龍跳下來,又撲到了吳玉華的懷中。

    三個女人坐到一起,說上一些悄悄話。

    葉小龍張羅著給大家泡茶、送水果。

    等他忙活好了以后,剛想坐到花進那兒時,吳玉華招手說:“小龍,過來。”

    葉小龍嘆了一口氣,還是逃不過去。心中雖說不愿意,還是乖乖地走了過去。

    “小龍,說,又闖了什么禍?”這一次,吳玉華的聲音,變得柔和了許多。

    陶芳也催促說:“小龍,快點說出來,別讓姐姐為你擔心。”

    這么一聲詢問,透出了二女對葉小龍的真摯關心。

    “其實嘛,也沒有多大的事。”葉小龍扮出無所謂的樣子。

    “快說!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都得要向姐姐報告。”吳玉華又扮出了惡狠狠的模樣。

    “大姐,你別嚇著了孩子。”葉小龍連忙提醒說。

    吳玉華一驚,趕忙就朝孩子看去。

    坐在腿子上的可可,已經叫了起來:“假的,阿姨是假的,阿姨還在笑哩。”

    聽到可可的叫聲,吳玉華再也繃不住面皮,“噗嗤”笑出聲來。

    陶夫人也忍俊不禁地笑道:“唉,可可這孩子,就是個小機靈。”

    陶芳的臉上,也洋溢著笑意。

    有了這么一鬧以后,葉小龍順勢將打劉波的事,給說了出來。

    他本來以為,肯定會要換來一頓教訓。

    說完之后,就耷拉著個耳朵,擺出洗耳恭聽的樣子。

    等了一會,沒有聲響發出來。他有些好奇,重新抬起頭來,溜了一眼。

    這才發現兩個姐姐的臉上,都露出解恨的表情。

    這一看,他的心中也才明白過來。

    吳玉華的解恨,是因為想到自己在工具廠的受辱,是因為想到鄧茹的死。

    陶芳覺得解恨的原因,是因為爸爸的出事。

    所有這些事情的出現,都與劉波這個始作俑者脫不了關系。

    沒有劉波的故意挑唆,也就不會有后來的一切事情出現。

    所以說,二女才會出現解恨的表情。

    就連陶夫人,也連連喊了兩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葉小龍心中一樂,這一關算是平安度過啦。

    沒等他再往下想,吳玉華已經告誡說:“小龍,我明白你打劉波的意思。這種事,不可再做了。”

    “明白,明白。”葉小龍連忙點頭說。

    陶芳也提出警告說:“小龍,別以為劉波沒有報警,也沒有還手,他把恨埋在了心中。從現在開始,你要時刻提防這個人的報復。”

    “是的,是的。”葉小龍還是連連點頭。

    這兩位姐姐,如同自己的親人一般。說的話,也是發自內心的關切。

    葉小龍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二女本來還想說些什么,李大壯走了進來。

    他先朝所有的客人微笑致意,然后才詢問說:“龍哥,你們這邊的菜,能上了嗎?”

    葉小龍朝花進瞟了一眼。

    如果只是成年人的話,還能再聊上一會。

    考慮到有個小孩子的緣故,花進點了一下頭。

    李大壯退出之后,各人也就分別就位。

    大家讓陶夫人坐了主賓位,花進當上了主人。

    然后,就按照男女性別,分坐兩邊。

    陶夫人招了一下手,想讓外孫坐到自己和女兒的中間。

    沒等吳玉華說客氣話,可可就已經跳到地上。

    他沒有去外婆身邊,而是朝著葉小龍那兒走了過去。

    “可可,快到外婆這兒來。”陶夫人招手說。

    可可稚嫩的回答說:“外婆,我也是男人,我要坐到小龍舅舅這兒。”

    “好,熱烈歡迎小男人,加入男子漢的隊伍。”葉小龍站起身來,彎腰一抱,將可可放到了自己身邊的椅子上。

    包廂之中,響起了一片笑聲。

    陶夫人抹著眼睛說:“這孩子,這孩子。”

    對于可可沒有投奔自己這個繼父,肖正春沒有任何的想法。

    自從結婚以來,他就沒有與可可在一起生活過,自然也說不上感情。

    不到自己跟前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餐晚宴,倒也算得上是吃得開開心心。

    肖正春陪著花進說個不停,花進哩,則是保持著一種淡淡的微笑。

    吳玉華的任務,就是把陶夫人和陶芳給陪好。

    葉小龍也沒有閑著,時不時的夾上一些菜肴,送到可可的小碗里。

    就連蝦子,也剝好外殼,直接送到可可的口中。

    吃好之后,還會用面紙,幫可可擦擦嘴巴。20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