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幻影劍舞!

作者:若別離不相惜
    數千人的大混戰,到處都是危險,稍不注意就會身死,如果實力不是達到一個特別高的高度,那么被針對之后很容易身死。

    經歷過戰場的老鳥都知道戰場上千萬不要鋒芒畢露,否則死也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不過對于南風秋雨而言,以他的實力已經不怕針對了。

    沒有覺醒之前,他還有些忌憚被針對,不過覺醒之后他就不害怕被針對了,被針對就針對唄,反而經驗更多一些,可惜的是系統這家伙沒有發布任務,如此規模的大戰盡然沒有任務,這系統不是任性就是反應遲鈍!

    南風秋雨的殺戮效率很高,短短的半刻鐘時間就有幾十人死在手中,砂隱的高手們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幾個上忍包括羅砂這個經歷戰場實力快速提升,達到準影,距離影級強者不遠的人將南風秋雨包圍了起來。

    一個五個人,其中以我愛羅他老子羅砂實力最強,準影,十分的接近影級,還有四個上忍,呈現五角形將南風秋雨包圍起來,其他砂忍離開暫時擋住想要支援南風秋雨的木葉忍者。

    雷光消散,銀白色的劍刃上鮮血滴落,南風秋雨將苦無插回忍具包中,臉上一點沒有被包圍的驚慌,反而露出了興奮無比的笑容,今天終于可以放開手腳,毫不顧忌的大干一場了!

    “五位來吧,看看到底是我先死還是你們先死!”南風秋雨舔了舔嘴唇,白發飛揚,劍上紫色雷光閃耀,紫色雷霆劍氣層層纏繞,興奮無比道。

    “哼!”五名砂隱精英,全部是上忍以及以上的強者齊齊冷哼一聲道,各自結印,發動了進攻,沒有人敢沖過來與南風秋雨近身戰,不用感受,看著那把劍上的異狀都讓人心驚!

    磁遁?金砂浪濤!

    風遁?真空殺!

    土遁?巖炮!

    火遁?炎彈!

    傀儡秘技?毒雨!

    一時間,波瀾壯闊,氣勢恢宏的金砂浪花,犀利疾速的風刃,堅硬巨大的巖石,陰毒密集的毒千本從四面八方朝著南風秋雨襲擊而來,面對這種情況,大部分忍者都要手忙腳亂,甚至原地等死了。

    流心!

    流心?狂!

    破軍斬龍擊!

    南風秋雨臉上依舊掛著興奮的笑容,面對四面八方的攻擊沒有躲避,而是采用最為熱血,也是最為危險的正面碰撞的方式。

    只見南風秋雨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在五個方向忽然出現五個南風秋雨,這不是南風秋雨分身,也不是影分身,而是由于速度太快形成的殘影。

    在殘影出現的一瞬間,五道巨大銳利狂暴的紫色半月形的劍氣忽然浮現飛向五人的攻擊,浪濤被切開,風刃一碰即碎,巨石化作石粉,火焰湮滅,毒針寸寸碎裂!

    五道劍氣余勢不減多少的朝著五人斬去,五人連忙躲避,劍氣所過之處留下五道深深的溝壑,威力十分恐怖,讓五名砂忍包括羅砂臉色十分難看,南風秋雨的實力有些出乎他們的預料了。

    “下一招我看你們還能不能躲開,你們五人是第一次見識到這一招的人,想必死在這招下你們將會感覺到非常榮幸!”南風秋雨不疾不徐道,說出的話卻讓五人皺眉不已,心中怒火怎么都壓抑不住,但是從之前攻擊又不像開玩笑的。

    南風秋雨可不管對方五個人怎么想,這一招的確是第一次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幻影劍舞!

    不同于游戲中的幻影劍舞只能朝著一個方向攻擊,現實的幻影劍舞是朝著四面八方適當,三百六十度沒有任何死角,你朝著地面斬擊也不是不可以。

    南風秋雨緩緩抬起天叢云劍,看似緩緩慢實際上極其迅速,道道紫色殘影浮現,腳步移動,仿佛在表演古老的劍舞一般;下一瞬間無數紫色殘影將南風秋雨全身上下包裹,無數恢宏銳利的紫色雷霆劍氣爆射而出,層層疊疊的席卷四面八方!

    之所以不是原本的顏色,是因為南風秋雨加持了雷遁的力量,目前也只能加持雷遁,風,水上的造詣不夠。

    坦白說幻影劍舞原本的顏色更加絢麗,不過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威力,滅殺敵人,就沒有用原本的幻影劍舞。

    那無數紫色雷霆劍氣爆發的一瞬間不僅僅是五個上人面色大變,就是周圍阻擋木葉的砂忍們也驚恐無比,實在是太恐怖,那沒有死角的劍氣風暴簡直難以躲避,遠遠望去就像一朵紫色的花蕊綻放!

    羅砂在周圍的砂忍中實力最強,最能感受到南風秋雨這一招的力量,面色大變之下雙手猛然按在地面上,查克拉傾瀉而出,全力以赴的制造金砂化作盾牌擋在面前,層層疊疊的金砂不停的加厚加固。

    其他上忍以及被波及的忍者們也都在全力以赴的使用各種手段抵擋南風秋雨的幻影劍舞,可惜那如同風暴的劍氣銳利無匹,狂暴剛猛之極!

    無數慘叫聲響起,無數的劍氣切割而過將方圓二百米的范圍內算部犁了一片,大地無數深深的溝壑縱橫,硬生生被刮去了一層層的皮!

    等到劍氣風暴消失,無數血花在黑褐的泥土上綻放開來,一個個砂忍直接被劍氣切割成了碎片,尸骨無存,只有一灘灘的血花顯示了他們曾經的存在!

    黑褐色的泥土上只有兩個人存活,一個就是南風秋雨,還有一個就是未來的第四代風影羅砂,憑借著準影的實力,還有金砂強大的防御力存活了下來,但是羅砂臉色蒼白顯然為了擋下南風秋雨這一招損耗非常大。

    南風秋雨這招幻影劍舞吸引了戰場上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僥幸逃生的木葉忍者面色駭然,震驚,甚至有些呆滯的看著大變樣的四周。

    這還不是后期動輒毀滅森林,改變地形的戰斗,大家的見識都還不在高,忽然出現一個如此恐怖的畫面實在是令人心驚!

    砂隱的忍者則是驚恐的看著那個身材并不高大的人影,內心惶惶然……

    羅砂在抵擋下這招后連忙飛速逃離開來,再待下去恐怕他也要留在這里。

    雖然南風秋雨使出這招后很可能消耗巨大,短時間使用不出這招來,但羅砂卻不敢賭,為了擋下這一招他體內的查克拉消耗了一半還要多點,再來一次可就糟糕了!

    羅砂的決定無疑是非常明智的,南風秋雨的確還能用出幻影劍舞,他可是擁有系統的男人,而且體內的查克拉消耗沒有別人想象的那么多,是接近三分之一的消耗。

    遠處,千代神色震驚,緊接著咬牙切齒的看向南風秋雨的身影,同時心中又有一些悲哀,為什么這么出色的天才不是他們砂隱村的?怎么出色的天才總是木葉的呢?木葉的天才為何總是比他們砂隱村還有其他忍村多呢?真是想不通,老天不公啊!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