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67章 化龍(一)(書號:220141

第67章 化龍(一)

作者:古東道
    雙方戰斗三分鐘,垚城主損失左臂,張武身上掛上十七道劍傷,慶幸的是張武擁有石化符護體,并未傷及要害,加上器奴大軍飛蛾撲火般的阻擋,硬是沒讓天葵學院的三人越過雷池一步。

    “錚!”

    一聲高昂的劍鳴聲響徹整個戰場,只見那倒地的劍器奴肅然起身,撿起地上的殘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不減反增。

    目標鎖定沈言希,手中殘劍直接刺了過來。

    沈言希面對靈武器奴發出的一劍,避無可避,手中長劍直接迎上,雙劍碰撞的瞬間,將劍器奴逼退,隨即又迎上垚城主接踵而來的陌刀,以一敵二,陷入被動的局面。

    身邊器奴大軍前仆后繼,沈言希揮動長劍,盡管飛蛾撲火般涌來的器奴大片損壞,依舊無法震懾其余器奴。

    “沈師兄,快走,記得為我們報仇。”其中一名天葵學院的學子大聲喝道。

    張武已經將兩位氣武境天葵學院的學子分開,器奴大軍纏斗其中之一,自己應對另位一位。

    沈言希高舉長劍,垚城主和劍器奴再次刀劍齊出,一上一下,目標皆是沈言希身上的要害。

    沈言希不愧是劍術天才,以一敵二,毫不落于下風,但他明白,自己想要取勝很難。

    剛才應對劍器奴已經不易,此刻加上垚城主,勝率為零,思索之后,沈言希一劍逼退兩只器奴,只身遁走,但最后看向張武的那一眼,充滿了怨恨。

    張武并未讓兩位器奴去追,而是聯合兩位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天葵學院的另位兩人迅速鎮壓,兩人先后捏碎信符,英勇就義。

    石化符失效,張武身上掛著幾十道鮮紅的傷口,好在不致命。

    下一刻,劍器奴走到張武身邊,單膝跪地。

    “起來吧,殘而不滅其志,你堪當利刃。”張武忍著疼痛一屁股坐在地上。

    論正面拼殺能力,自己還真的不是氣武境中期的對手。當然這種結果也僅限于比賽,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上,死的肯定不是自己。

    不管是劍器奴還是垚城主,只能傳遞簡單的訊息,無法言語。

    張武休息片刻,將身上的傷口簡單的處理一番:“這附近還有沒有跟你們同級別的存在?”

    垚城主和劍器對視一眼,同時看向另外一處方向,張武從它們表現出來的敬畏,猜測到這顯然是個大家伙。

    張武臉上閃過一抹興奮:“大家就地休整,一會兒出發。”

    劍器奴把自己的殘劍插進身體,站在張武身邊一動不動。眼下這片戰場值得他爭奪的也只有老對手垚城主的斷臂了,顯然這個想法無法實現。

    垚城主撿到自己的斷臂,直接鑲嵌上,左臂像是落地生根,扭動幾下,已經恢復原貌。

    對于器奴來說,只要神識不滅,承載神識的武器不壞,戰斗就永不休止,這兩個靈武器奴神識都由了周天易羅加持過,戰斗力比起之前強了不少。

    其他器奴大軍,此刻爭搶得不亦樂乎,搶條腿,爭條胳膊,盡量將自己身上的零件優化,已達到強化的目的。

    唯一遺憾的是劍器奴身邊沒有一個小嘍啰,否則自己的器奴大軍又能增長了,剛才和沈言希一戰,至少損失了自己五千器奴大軍,不過算上垚城主的手下,加上這一路收編的,目前擁有的器奴大軍依舊保持在三萬。

    不管是從戰斗力來說,還是對于周天易羅和霸下的價值,這靈武器奴要比普通的人武器奴高的多,所以張武改變策略,開始追逐這片戰場的靈武器奴。

    大軍開拔,垚城主和周天易羅首當其沖,劍器奴身為獨行俠,緊隨張武身側,像是一柄保駕護航的利刃,張武待在車攆之上,繼續自己的畫符之旅,百萬器奴軍團可不是那么簡單就能擁有的。

    路上碰到合適的器奴,張武即可送上一紙攝魂符,一路攻城拔寨,抵達垚城主所說的地方時,手下器奴大軍依然擴充到五萬。

    一路上還碰到三個考核的學子,張武一并將他們送出古戰場,讓張武好奇的是,自己在古戰場外圍轉悠了大半天,沒有見到一個明都府的人。

    古妖道!

    周天易羅告訴張武,目前他們出現的這個地域,在地圖上顯示的名字叫做古妖道。

    縱長百余里,群巒疊嶂,枯樹成林,妖獸成群。

    古戰場隕落的除了強大的人類之外,顯然是少不了妖獸,對于妖獸而言,身體就是強大的武器,骸骨堪當神兵。

    在這片天地之下,人死后神識融入武器之中,以器奴的方式存活。妖獸亦然,強大的妖靈封存于骸骨之中,同樣能夠重生。

    出現在古妖道上,張武看到了一只只由骨頭凝聚而成的器奴,體型碩大,獠牙外露,仔細辨別不難看出它們生前的本體,一個個微妙微哨。

    張武一馬當先,擊敗一個獸器奴,引動攝魂符嘗試控制,獸器奴同樣臣服,只不過它們的自我意識比同級別的器奴要弱小的多。

    器奴大軍兵分三路,沿著古妖道向前推進,一路上遇到的獸器奴張武精選收編,那些實在不能用的,便讓已經收服的獸器奴拆解,增強自身。

    順著古妖道挺進三十里地。

    此起彼伏的獸吼聲突然響徹整個古妖道,伴隨著一聲龍吟,一條巨龍騰空而起,直接朝著自己這邊飛了過來。

    那是真正的巨龍骨架,長有五十米,身上的肋骨比張武的大腿還粗,骸骨晶瑩透亮,絲毫沒有因為時間而受到腐蝕。

    垚城主和劍器奴感覺到骨龍器奴的出現,各自舉起武器,這三個顯然不是第一次碰面了,說不定生前也是宿敵,今天因為張武的出現打破三足鼎立,造成現在以一敵二的局面。

    在骨龍器奴的下方,一只只強大的獸器奴競相追逐,雖然它們沒有達到靈武器奴的層次,但比起普通器奴顯然強大了不止一星半點。

    張武楞在當場,有些不知所措,倒不是被這骨龍和萬獸齊出的場面嚇住,而是在聽到龍吟的那一刻,他體內的元氣好像不受控制的開始沸騰起來,獸神勁不引自動,瘋狂的獸神意志在體內攀登。

    只是今天獸神意志并沒有攻擊張武的神魂,而是想要破體而出。

    那一直帶在張武身上的獸神之心,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喚,顫動不止。

    感受到張武高昂的戰斗意志,垚城主和劍器奴,包括身后的數萬器奴大軍全都高舉手中利刃,群情激昂。

    張武意念微動,命令他們全部退下,自己只身上前。

    張武雙目凝視朝著自己飛過來的巨龍以及奔騰的萬獸,挺胸抬頭,利于這天地之間,不由自主的揚天長嘯一聲,體內無法壓制的獸神意志終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隨著聲音傳入九霄,余音在古妖道上久久不能散去。

    “哐啷!”

    騰飛的骨龍器奴像是遭遇晴天霹靂一般,直接隕落在地面,身體顫動,那些不顧死活向前沖鋒的獸器奴更是嚇得匍匐在地上,骸骨直接散架。

    張武環視一圈,不僅僅是獸器奴,自己身后的器奴大軍,也一個個匍匐在地上,一動不動,像是在膜拜自己的王一般,無比虔誠。

    “這才是真正的獸神意志!”張武環視一圈,心中震撼無比。

    剛才這一吼是怒從心中起,來自血脈深處的憤怒,可看到萬獸臣服的場面,他的心情莫名的舒暢了很多。

    獸神威嚴不容侵犯!

    這是一個王者的尊嚴。盯著那落在地上不斷沉吟的古龍器奴,張武漫步上前,每接近后者一步,它的聲音便高昂三分,不是憤怒,而是興奮。

    來到骨龍器奴面前,張武抬手,放在它的龍頭之上,輕輕撫摸,后者悸動的情緒慢慢安靜下來。

    這骨龍器奴根本不需要用攝魂符去控制,修煉獸神變,擁有獸神意志的自己,被它們當做獸神,心悅誠服。

    張武收斂氣息,獸神意志消散,骨龍再次騰空而起,龍吟震天,身后萬獸從它的龍吟中感覺到興奮,一時之間整個古妖道開始歡騰起來。

    張武的目標遙望古妖道的盡頭,哪里有什么東西還在呼喚自己,因為獸神之心到現在還沒有平息。

    張武意念微動,骨龍俯身,隨即一躍而起落在后者身上,然后示意后者向召喚獸神之心的方向飛去。

    骨龍在空中飛行的速度非常的快,轉眼便抵達目的地,張武四下打量,這應該是骨龍埋骨之地,在這古戰場的老巢。

    張武落地,骨龍消失,片刻后它嘴里叼著一顆紅色的晶石出現在張武面前,晶石只有拳頭大小,里面血色絲線彌補,擁有非常強大的血脈之力。

    “老祖宗,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嗎?就是它在召喚獸神之心。”張武詢問身旁的劍虎。

    劍虎說道:“我從它上面感受到了龍血的氣息,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應該是它的精血,從古戰場形成保存到現在,這頭骨龍生前至少達到了圣獸的級別,這算是圣龍精血。”

    張武抬手接過骨龍器奴口中的圣龍精血,入手非常沉重,至少也有萬斤之力,張武即刻引動獸神勁,獸神意志再度復燃,圣龍精血感受到獸神意志,瞬間變得輕了不少。

    “我現在需要做什么?”張武詢問周天易羅。

    周天易羅道:“圣龍之血是淬煉身體最好的天材地寶,比起當日你服用的蘊神丹價值還要高上一籌,你試著劃破手掌,握住圣龍精血,然后修煉試試。”

    張武照做,從身邊劍器奴身上拔下一截斷劍,劃破手掌,盤膝而坐,將圣龍精血所化的紅色晶石放在手中,當即運轉獸神變。

    那堅不可摧的圣龍精血沾到自己的血液,像是遇火融化的堅冰一般,瞬間融入他的體內。

    圣龍精血雖只有一滴,但所蘊含的能量非常強大,比張武在溫柔鄉吸收的源力超出不止一個檔次。

    張武感覺到經脈膨脹,有種立刻會爆體而亡的感覺。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