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182章 八爪蜘蛛(書號:218631

第182章 八爪蜘蛛

作者:巍塵
    貝勒大圣堂矗立在維桑尼亞丘陵之巔。

    圣堂以大理石砌成,富麗堂皇。周圍是白色大理石廣場。廣場中央高聳著貝勒一世的巨大雕像。

    “修士國王”平靜地站在基座上,俯瞰蕓蕓眾生,一臉悲天憫人。

    「可惜你只是一尊冰冷的石像,救不了那些流離失所的難民。」

    威廉從雕像腳下經過,走進大門。

    從大門進入圣堂內部要走過名為“燈火之廳”的長長走廊,走廊的天花板上懸掛著許多彩色鉛玻璃球。

    通過幾重內門,來到圣堂中心的大殿。詢問一番之后,一個修士帶著威廉,順著大殿穹頂之下的寬闊走道,來到地面下的一個區域。

    這里有一些沒有門的房間,一個接一個,墻面都是同樣的灰色,沒有任何裝飾,房間里也沒有陳設,只在中間有一個石制平臺。

    有的房間里平臺上空空如也,也有兩個平臺上放置著石棺。

    “偶爾會有貴族在君臨突然去世,遺體來不及運回家族墓地,就會臨時存放在這里。”修士邊走邊低聲介紹。

    他在其中一個房間前面停下腳步,輕聲說道:“就是這里,爵士。”

    這個房間和其他的房間別無二致,中間的平臺上放著一個大理石制作的石棺。

    前臨冬城公爵與國王之手,艾德·史塔克靜靜的躺在其中,沒有鮮花祭品,沒有圣歌詠唱,只有榮譽伴他長眠。

    威廉走到平臺旁,對侍衛們說道:“我要獨自悼念艾德大人一下,你們可以去大圣堂四處走走。”

    侍衛和修士的腳步漸漸遠去,威廉感覺冰冷和孤寂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涌來。

    他很遺憾沒有救下艾德。不僅僅只是因為河間地的戰爭,也因為很欣賞艾德的品格與為人。

    盡管他自己做不到艾德那樣,把榮譽看得比生命還重,但換個角度,和這樣的人做盟友,那得有多省心。

    「早知道艾德橫豎是死,還不如那天博一把,直接動手搶人。」

    只可惜逝者已矣,悔之莫及。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這次艾德沒有被安上叛國的罪名,不是被當眾處死;腦袋也沒有被掛在紅堡的城墻上,好歹留了個全尸。

    ……

    不知道過了多久,威廉從深思中醒來,最后看了臨冬城公爵一眼,舉步向來路走去,足音在諾大的空間里回響,倍感凄涼。

    從走道回到圣殿。祭壇前,有信徒點燃蠟燭祭拜;一對新人被親友簇擁,正在天父和圣母高大的鍍金雕像之間發下神圣的誓詞。

    看到這一幕,威廉腦海里突然浮現出瑪格麗的笑容。

    他猛的轉過身,沿著燈火之廳大步走了出去。

    大圣堂門口聚集了一群難民,個個衣衫襤褸,滿面風霜。幾個修士給他們分發食物,份量不多,也許勉強能果腹。

    「怎么不去赫倫堡?去赫倫堡的收容所雖然要干活,但溫飽不愁。要是學會了什么技能,還能留在赫倫堡的工廠里當工人,比在君臨當難民強多了。」

    威廉看著那些難民,暗自打算,回去就給赫倫堡發一封信,派幾個能說會道的人來君臨宣傳一下赫倫堡。

    人口也是制約赫倫堡發展的一大因素,之前雙方敵對,不好派人前來。現在既然選擇效忠君臨,那自然要盡量從中撈取好處。

    “啊,真是可憐。”一個有些矯揉造作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他們本來在河間地過著富裕的生活,現在卻流離失所,狼狽不堪。”

    威廉轉過身,一個圓圓胖胖的光頭,穿著色彩鮮艷的上等絲綢,滿臉笑容的看著自己,一股紫羅蘭的香味撲面而來。

    「這個造型,難道是瓦里斯?」

    八爪蜘蛛和小指頭,攪動維斯特洛的兩大幕后黑手,在權力的游戲里,那可是真正的高端玩家,還是技術流。與他們相比,泰溫也要被歸入人民幣玩家的行列。

    但情報總管可是大忙人,每天都要監視君臨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怎么會紆尊降貴,主動來見自己?

    看出威廉眼中的疑惑,胖子笑嘻嘻地說道:“您就是威廉·河安爵士?我是瓦里斯,幸會。”

    「真是八爪蜘蛛!原來我終于有資格成為高端玩家的棋子了嗎?這還真是不勝榮幸,呵呵。」

    “原來是瓦里斯大人。”威廉露出略帶驚喜的微笑,“我對您可是聞名已久。”

    瓦里斯心中頗有些驚訝。

    眼前這個少年由巴利斯坦冊封為騎士,又一個人去悼念艾德·史塔克,綜合各種傳聞,他以為魔法騎士多少會有些清高,類似可憐的臨冬城公爵。

    來之前也做好了被漠視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對方似乎一點也不輕視他這個不完整的男人。

    這真誠的語氣,自然的做派,太監總管驚訝之余,竟然有些莫名的感動——演技真好。

    “我只是為國王陛下東奔西走,做些小事,哪里有什么名聲。”瓦里斯笑容不減,“威廉爵士您才是聞名遐邇。不信您解下斗篷,露出罩袍上的紋章,去大街上走走,就知道您有多少崇拜者了。”

    想到在首相塔前被貴族追捧,現在聽瓦里斯的說法,自己在民間似乎也很受歡迎。頗有點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感覺。

    忍住飄飄然的感覺,威廉說道:“真是受寵若驚,我也不過是做了一些不足掛齒的小事。”

    “可不是小事。”瓦里斯做出個夸張的表情,“十里鎮的居民到現在的不忘您的恩德;北上塞外,斬殺異鬼,帶回來了至關重要的情報,整個維斯特洛都受了您的恩惠。尤其是最近的戰事,如果沒有您,整個河間地都要淪為戰場。君臨城的難民,可就不只這么點,這可真是功德無量。”

    「即使你這么使勁夸我,我也不會上當!」

    威廉露出淡淡的笑容,“這些都是七神的旨意,而我只是在踐行騎士之道。”

    “沒錯,騎士之道。”情報總管晃著大光頭,如數家珍,“英勇無畏,堅守信仰,信守承諾,重視榮譽。”

    說完瓦里斯嘆息一聲,“讓我想到了艾德大人。他是個重視榮譽,勝過生命的人,可惜。”

    「這是想讓我去查艾德的死因?」5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