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秋姨破例

作者:盤古
    魂計殿里,唐雷他們不急不慢的在挑選修煉,這讓等在外面的蠻飛社眾人很是有些不滿了起來。

    “社長,要不要我們揪他出來?他一直躲在魂計殿,我們也拿他們沒辦法啊!”蠻成捂著臉建議著,委屈極了。

    “不急,再有三個時辰,魂計殿就要關門了,他們想躲在里面一輩子,做夢去吧!”蠻飛哧笑著,明顯也有些怒了。

    三個時辰一晃而過,魂計殿本該關門的才對,可今天出邪似的,竟然沒有準時關門!

    “這……這怎么可能?魂計殿的秋姨,向來極為守時,多年來也從未因為任何緣由推遲或提早,今天這到底是怎么了?”蠻飛都忍不住瞪眼了。

    “或許秋姨在整理書籍吧,我們再多等一會兒!”蠻和好心的勸講道。

    等啊,等啊,一等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可魂計殿依然還沒有關門的意思,唐雷他們一行人更是沒有一個人出來!

    “到底搞什么?”蠻飛都禁不準打鼓起來“莫非那群人有著非凡的來歷?可他們不是落日帝國的嗎?”

    “社長,要不我進去看看吧!”有一位女生成員提議著,獲得了蠻飛的認可。

    就這樣,小女生走入了魂計殿一看,發現秋姨捧著一本魂計,在那里吃力的研究著,肯定是因此忘記了時間!

    如此,小女生出來一說,蠻飛和看熱鬧的同學們,皆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同時更加確定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了。

    可惜,有些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秋姨的確在看魂計,不過她根本就研究不透,她最主要的心思,偷偷的放在了唐雷身上,看著他為洛麗塔他們挑選魂計,每每都是最適合他們的存在!

    這小子不簡單啊,秋姨就這么為唐雷破例了,一拖再拖的,不著急關閉魂計殿。

    終于,又是一個時辰過去,隨著江晴修行的結束,唐雷他們全都擁有了新的魂計招式!

    “秋姨,不好意思,耽擱了這么久,天都黑了!”唐雷此時還是很感激的。

    “沒事,小子你們貌似有點麻煩,要不要秋姨幫你們?”秋姨如今越看唐雷越喜歡,這小子不僅天份好,而且還照顧人,特別的還懂禮貌,簡直就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啊!

    “區區幾只小螞蚱,我們能夠對付!”唐雷可不會憑白承人情。

    “小螞蚱?”秋姨笑了笑沒有多說,在她看來唐雷肯定是有些托大了,人家蠻飛好歹是外門第一,你說人家是小螞蚱?

    當然,秋姨也并沒有嘲諷唐雷的意思,她只是覺得這個年輕人初來乍到的,不知天外還有天罷了!

    告辭一聲,唐雷他們千呼萬喚的總算是出來了,雖然天色不早了,但魂計殿外,依然是人滿為患。

    “社長,是他們,就是他們!”指著唐雷,蠻成與蠻和使勁的叫囂。

    “小子,你們是新來的吧?我介紹一下,我是蠻飛,來自蠻荒家族,目前暫居外門第一!”蠻飛目光灼熱的盯著眾女掃視了一圈后,盛氣凌人的來到了唐雷面前。

    “噢,我是唐雷,來自落日帝國,八級狂風社的社長,他們都是我的社員!”伸手不打笑臉人,唐雷也簡單介紹了一下。

    “唐雷是吧?我聽說是你剛才打了我的人?”蠻飛馬上就變了臉色。

    “不錯,他們威脅我,該打!”唐雷坦然承認道。

    “這么說的話,你們自信在外門人無人能夠欺負?所以你不需要交保護費?”蠻飛再次質問道。

    “我是這么想的!”唐雷點了點頭。

    “哈哈,既然你這么自信,那讓我們的社員過兩招如何?”蠻飛接著開始了挑釁。

    “可以,不過得你們先出人!”唐雷盯著蠻飛社一群人掃視一眼后,居然直接就點頭答應了。

    天,這一刻無論是同學們,還有秋姨都懵了,心想你們幾個新生,居然要跟蠻飛社的精英去打?你們才入學幾天呢,心里沒點譜嗎?

    “蠻成,你出來吧,剛才是怎么丟臉的,現在給我贏回來!”蠻飛吆喝一聲,蠻成怨毒的走了出來。

    “大胖,你來吧!”唐雷扭頭直接喊出了魏大胖。

    “死胖子,我要將你踏成肉餅,蠻象重踏!”蠻成狂吼一聲,他直接變成了一頭高大的象人。

    腳板幽幽閃著兩道器環,他竟然是二級魂師,并且有著碾壓性的戰斗天賦與魂計!

    “不動如山!”魏大胖并不躲閃,他直接擎起一頂黑鍋,人鍋合為一體般,仿佛變成了一座小山。

    ‘轟轟!’別小看這座小山,它任由蠻象賤踏,竟然穩如泰山的,一絲一毫也沒有移動過。

    十下八下后,蠻成直接就是萎了,他氣喘吁吁的敗陣了下去,連合體狀態都維持不住了!

    “我認輸!”魏大胖抄起鐵鍋一嚇,蠻成更是直接認輸了。

    “什么?這就是蠻飛社的精英?自己把自己累虛脫了,還不敢接招就認輸了?”同學們紛紛的驚叫起來,著實是羞得蠻飛好一陣臉紅。

    “蠻和,你上去討教一下他們的高招!”蠻飛已經不敢把話說得那么滿了。

    “詩韻,你去吧,盡快結束!”唐雷扭頭對著包詩韻交待了一聲。

    “雷光電雨!”包詩韻腳步還沒有停穩,她直接就是發招了,雷劍掃出,一片光雨便將蠻和給籠罩了。

    “啊,不……”蠻和更悲催,他招還沒有發呢,整個人就被擊倒在地的,口吐白沫!

    “你們偷襲,這不算數!”蠻飛社的成員們,紛紛的不滿了。

    “笑話,公平決斗,哪來的偷襲一說!”唐雷哧笑,予以否認。

    “就是,誰讓你們發招太慢了呢!”同學們紛紛的支持唐雷,就連秋姨都不自由主點了點頭。

    “好,好一個八級狂風社,我似乎是小看你們了呢!”蠻飛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接著對身后喝道:“蠻蝶,你去贏回來!”

    “是!”蠻蝶是一位女子,但她卻比男人還黑的,乍一眼看過去跟個黑炭似的。

    長得有些丑,但沒有人敢嘲笑她,只見隨著她的出場,全場同學們無不是驚退了一步,很是畏懼她!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