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冰雪消融,寒蠶復蘇

作者:韭菜盒子
    看著兩條凍成冰棍一樣的長蟲,眾人著實是嚇了一大跳,那結冰的蔓延速度是肉眼可見的,這是要冷藏室二三十分鐘才能夠達到的效果。

    “我滴個乖乖,這白花花的小蟲子也太恐怖了吧,這誰頂得住呀。”

    見到這一幕,李峰華心生敬畏,忍不住驚呼道。

    江海一臉后怕,他是心有余悸,剛剛若非是蠱師焦文叫住他,江海馬上就要試圖去碰一碰兩條被凍成冰棍的長蟲,只要碰上去,他的手馬上就會凍傷,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傷。

    露出了惋惜的神情,白蓮開口道:“太可惜了,九尺墨影與六坤玉錦可是非常稀有的長蟲,居然就這樣被冰蠶蠱王凍死了,培養它們可是要花不少的時間與精力,話說這條小小的冰蠶蠱王也好厲害。”

    不遠處,作為兩條長蟲蠱的蠱主,焦文并沒有表現出多么可惜與傷感,他與九尺墨影,六坤玉錦可沒有像白蓮與猩紅赤鏈蛇一樣家人般的情感,對于焦文來說,任何的蠱蟲都只是他利用的工具,死了也就死了,只是看死的是否有價值。

    當冰蠶蠱王死去不久,異象就開始顯現了,首先是冰棺中吳世寧的尸體,在他的身上原本覆蓋了一層淡淡的冰霜,這讓他的皮膚看上去非常雪白,白的出奇,就像是神怪志異中描述的雪妖一般。

    現在吳世寧尸體的冰霜消去了,他在冰凍中永遠保持年輕的容貌也開始迅速的衰老,原本在冰棺就干燥沒有彈性的皮膚,因為一下子的衰老,更加干燥,皮膚像是冰塵一般開始脫落,他的肌膚與血肉由于長時間在絕對零度的環境中,內部的分子結構遭到破壞,變成類似于冰晶體一樣的物質,非常容易破碎。

    不一會兒,在眾人的眼前,吳世寧的尸體產生了裂痕,裂痕開始龜裂,就像是蜘蛛網一般逐漸的擴散開來,“咔嚓”一聲,尸體從龜裂的裂痕中開始破碎,斷開成為一節又一節,從里面很快就爬出來七八只冰蠶蠱。

    見狀,沈千軍趕緊拽著身邊的白蓮后撤,向同伴道:“大家小心,不要讓這些冰蠶靠近,。”

    除了焦文之外,沒有人敢怠慢,全部一臉驚慌的向后快速退了幾步,生怕被這些身體帶著凍氣的小家伙給纏上。

    “大家不要慌,這些冰蠶蠱可沒有冰蠶蠱王厲害,只要不靠近就沒有問題,還不快點用你們的槍打死它們。”

    焦文皺著眉頭向眾人命令道,他一直苦心尋找的返老還童蠱很有可能就藏在這里,所以他說什么都不可能離開的。

    聞言,江海立刻與手下拿出了槍,開始掃射,將冰棺上的尸體以及從尸體中出現的冰蠶全數打爛,遭到子彈的射擊,原本就殘缺不斷的尸體立刻就像是冰塊般碎開,變得更加零碎,完全

    看不出形體,里面堅硬的人體骨骼都變得脆弱,輕易斷裂。

    冰蠶被子彈射中,瞬間斃命,身體像是榨汁般噴濺出白色液體,這些液體與空氣接觸,立刻產生白色的凍氣,灑在地上,凝結出一片冰晶。

    與此同時,整個冰晶宮殿的冰層都開始破碎,在眾人的頭頂,一塊塊的冰塊砸了下來,躲在地上,摔了一個粉碎。

    “雪菲,小心!”

    來不及反應的程雪菲下意識的看向了頭頂,只見一塊不小的冰塊正向她所在的位置落下來。

    只見陳天放一聲大喊,飛身撲向了不遠處的程雪菲,將她推開,可惜動作慢了一步,推開程雪菲的同時,陳天放并未及時逃出冰晶下墜的范圍,被狠狠砸中。

    “天放!”

    沈千軍,李峰華,程雪菲三人同時喊道,他們都想要靠近查看陳天放的情況,但是宮殿頂部不斷落下的冰塊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僅有李峰華一人順利來到了陳天放的身邊,他看到陳天放被冰塊砸到的不遠處,一只冰蠶蠱正在慢慢移動過來。

    “去你媽的!”

    眼疾手快的李峰華一腳踹了過去,將冰蠶蠱踢開數米遠處,結果冰蠶蠱就像是西瓜熟透了一樣突然炸開,體內的白色液體迸濺了一地。

    “啊!!!”

    白蓮突然驚叫了起來,她感覺自己的頭上一涼,有一個東西掉在了上面,立刻意識到就是冰蠶蠱,一時間嚇得六神無主,哇哇大叫,還好一旁的沈千軍反應迅速,他急忙一手揮手打開了冰蠶蠱,一手抱住白蓮將她護入懷中。

    結果冰蠶蠱在半空中爆開,體內白色的汁液胡亂飛濺,沾染到了沈千軍的衣袖與肩膀,連臉上與頭發上都有幾滴。

    沈千軍頓時感覺臉上,手部,肩膀冰涼不已,有些刺痛,情急之中,他趕忙脫下衣服,只見衣服上很快就凝結了一層冰霜,透過衣服連沈千軍的皮膚都有淡淡冰痕,若不是及早褪下衣服,他很快就會被凍傷。

    “救命啊,快來人救救我!!!”

    突然,一個咋呼的聲音響起,是從不遠處的張濤口中傳來的,作為俘虜,他的雙手背在了腰部,并綁上了一個非常結實,完全不可能掙脫的水手結,導致張濤行動不便,結果恰巧他與白蓮一樣倒霉,一只冰蠶蠱從上面掉下來,正好落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張濤無法用手趕走冰蠶蠱,只有急的慌忙亂跑亂跳,大聲呼救,大約五六秒的時間,落在他身上的冰蠶蠱就爆開了,白色汁液濺射到了張濤的脖子上,臉上,以及胸膛,伴隨強烈的刺痛與瞬間的刺骨寒意,張濤痛徹心扉的再次大喊起來。

    不過現在大部分人都是應接不暇,只求自保,那有閑心關照其他人,幾分鐘后,冰晶宮殿的所有冰層

    都碎開了,裂開了,里面假死休眠的冰蠶蠱也一只只都復蘇了過來,它們伴隨著冰蠶蠱王的死亡而死亡,一只只毫無征兆的自保,了斷生機。

    整個冰晶宮殿一片狼藉,地上布滿了碎冰,所有人都是一身狼狽,但現在宮殿的溫度似乎開始回暖,沒有之前那般冰冷刺骨。

    沈千軍看向了四周的同伴,大家都安然無恙,白蓮更是毫發無傷,只是她肩上的猩紅赤鏈蛇顯得萎靡不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陳天放被程雪菲與李峰華兩人攙扶了起來,他的運氣還不錯,只是被落下的冰塊擦中了背部,這三人或多或少都被自爆的冰蠶蠱波及到。

    這一次,獵寶組中最慘的要數程雪菲,一條冰蠶蠱好死不死的在她的褲腳處爆開,害得她忍痛拿匕首劃爛褲腳,脫掉鞋子,露出了嬌嫩白皙的小腿,以及精致的玉足,程雪菲的小腿被凍傷了一片,白楠的肌膚出現淡淡的紅色紅斑凍傷,隱隱作痛甚至影響到了她行動。

    江海這邊,他的一名手下被堅硬的堅冰徑直落下砸中了頭部,當場死亡,除此之外,另外兩名手下毫發無傷,江海本人則是被冰蠶蠱的汁液濺到了手臂,沒有大礙。

    當眾人看向張濤時,發現他已經被活活凍死了,臉上,脖子上,肩膀上各個地方都凝結了一層冰,在第一條冰蠶蠱在張濤身上爆開時,他就已經半死不活的倒在了原地,結果又被冰塊砸了幾下,當第二條冰蠶蠱落在他身上爆開時,張濤就因為體溫剝奪,導致身體的溫度過低,心臟停跳,身體機能逐漸壞死。

    白蓮看向了場中的焦文,后者拿出了一只通體紅色的毛毛蟲,就像是吃零食一樣放進了自己的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咀嚼了起來,白蓮驚訝道:“赤血蠱,焦文前輩,你身上的好東西真是不少呀。”

    瞟了一眼白蓮,焦文那里猜不到她的心思,于是笑道:“小丫頭,你也想要一只嗎?”

    說罷,焦文一揮手,從衣袖中射出一道紅色影子,被白蓮身手矯捷的抓在了手心,正是一只像是毛毛蟲的赤血蠱,它半透明的皮膚里涌動著像是血液一樣的汁液,觸碰起來,一陣溫暖。

    “謝謝前輩!”

    白蓮眼睛一亮高興道,然后圓溜溜的眼珠子一轉,再次開口道:“前輩,我們這么多人,一只赤血蠱怎么夠分,您還有沒有?”

    氣的不由笑出了聲,焦文笑罵道:“桀桀桀桀,你這個小丫頭的臉皮倒是不薄,知道是赤血蠱還敢向我討要,沒有,沒有了。”

    略帶惋惜,白蓮將赤血蠱放到了沈千軍的面前,開口道:“真可惜,只有一只,要不要吃,或是給誰吃,就看你自己決定吧。”

    沈千軍一臉納悶,詢問道:“白蓮姑娘,這個赤血

    蠱究竟是什么?”

    打量了沈千軍兩眼,白蓮有些遲疑,旋然解釋道:“赤血蠱就是活人蠱的一種,當初焦文給你同伴種下的活人蠱種里就有活人蠱,它們在宿主的體內不斷吞食精血長大,汲取人的陽元之氣,熟透的赤血蠱擁有堪比天山雪蓮,百年野山參一樣的大補充功效。”

    “焦文前輩恐怕就是吃了它,所以才不會畏懼冰蠶蠱產生的寒氣,服下赤血蠱在人體產生的陽氣足以抵御任何寒冷,對于凍傷也有不錯的治療效果,另外提醒一句,一個赤血蠱的煉成,就代表一個活人被活活吸干精血,形如枯槁的死去。”

    (本章完)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