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科幻小說 >> 74:跑的比兔子快(書號:213976

74:跑的比兔子快

作者:龍升云霄
    “以前在港島多年,我都不知道有這么好的地方。”

    夜晚,大興水庫一片寂靜。

    岸邊上,點燃著一堆篝火,放著幾罐啤酒,兩個人影坐在水邊垂釣。

    “喜歡以后就多來幾次,這里據說有魚王的,釣上來能賣二十幾萬。”

    “二十幾萬,有沒有那么夸張,釣上來你買啊?”

    “我買也行啊,只要你釣得上來,之前有專業的釣魚團隊過來,都沒把那條魚王弄上鉤。”

    月色下,二人喝著啤酒,釣著魚,宛如多年相熟的老友。

    但是他們很清楚,他們不是朋友,最多眼下不是敵人。

    “臥底是誰?”

    一罐啤酒喝完,張子偉向著林耀看去。

    林耀頭也不抬,看著水面上的魚鰾,淺笑道:“你先猜猜。”

    張子偉搖了搖頭,否定道:“還是你告訴我吧,那兩人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猜測任何一個。”

    “其實你應該猜到了,只是不想說而已。”

    林耀拉回魚線,重新給魚鉤上餌,一甩線,又將魚鉤拋回了水中:“蘇秋建!”

    呼!!

    張子偉長出一口氣,這五年他一直在想內鬼是誰,經過反復調查也有所猜測。

    可事實擺在面前時,他發現自己依然無法釋懷。

    “證據呢?”

    “行動開始前,蘇秋建接到了醫院的電話,醫院說他老婆的預產期提前了。”

    “他害怕了,不想再繼續下去,擔心自己去了暹羅會沒命回來。”

    “于是,他給八面佛打了電話,說交易中有內鬼,想要取消交易。”

    “結果他小看了八面佛,沒想到八面佛要求正常交易,并請了雇傭軍對付你們。”

    唉!!

    張子偉嘆了口氣,沒有繼續問下去。

    后面的事他不難判斷,蘇建秋當了那個內鬼,讓八面佛方面有了準備。

    蘇建秋自己,又不敢把這一切說出來,因為他是警員,這種泄密是嚴重錯誤。

    為了自己的前途,他只能捏著鼻子走下去,沒有告訴別人自己通知了八面佛,只是在交易行動中,多次說自己有不好的預感,希望能引起張子偉和馬昊天的警覺。

    這番話沒有引起二人的重視,只當蘇建秋的提示是杞人憂天。

    然后就有了雇傭軍突擊交易會場,馬昊天劫持八面佛的女兒,八面佛讓他二選一,放過他女兒,可以從張子偉和蘇建秋之中,帶走一個人的一幕。

    最后被帶走的是蘇建秋。

    他被放棄了。

    “你想要什么?”

    張子偉第二次看向林耀,他相信這么晚林耀叫他過來,不是為了告訴他五年前的真相。

    林耀付之一笑,回答道:“我想跟你合作,打掉八面佛集團。”

    “對我有什么好處?”張子偉反問道。

    “報仇,這個說法足夠嗎?”

    林耀不等張子偉開口,又道:“如果不夠,再加上幫你回歸警隊怎么樣?”

    “我在港島有很多朋友,赫赫有名的大富豪郭先生,我對他更是有救命之恩。”

    “有郭先生這種大佬發話,再加上你打掉了八面佛集團,將你塑造成警隊英雄應該不難!”

    “五年前,你就是穿白襯衫的見習督察了,這次回歸,怎么說也要提個一兩級。”

    “督察,或者高級督察,有福利房住,一個月有七萬多港幣拿,而且說出去也有面子。”

    “相比這種亡命徒生涯,我相信出身警隊,念過大學的你,更向往坐辦公室的日子吧?”

    沉默!!

    張子偉許久不發一言,仿佛在思考著得失。

    許久后,他微微抬頭,問道:“我憑什么信你?”

    林耀攤了攤手,笑道:“就憑我三更半夜,能在這跟你釣魚。別告訴我,你愛上現在的職業了,真是這樣你根本不會來,難道防彈衣穿在身上很舒服嗎?”

    張子偉噗嗤一聲笑了,解開西裝上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的防彈衣。

    “這是美國貨,凱夫拉軍用防彈衣,重22斤,能抵擋步槍近距離射擊,誰穿在身上也不會舒服的。”

    話是這樣說,張子偉卻沒有脫下來的打算。

    這樣的夜色,再加上他的專業性,全副武裝的情況下,遇到一小隊的槍手都不怕,這也是他敢來見林耀的底氣。

    這不是開玩笑,現實不是電影,防彈衣的作用超乎想象。

    美利堅有一起著名的銀行劫案,兩名身穿重型防彈衣的劫匪,手持ak瘋狂掃射,壓制了上百名警員的圍攻。

    這個事件,后來被改編成了電影緊急44分鐘。

    據統計,雙方交火數百響,多名警員被擊斃與擊傷。

    相反,兩名劫匪安然無恙,因為他們的防彈衣,能有效抵擋小口徑武器,警員的配槍根本打不動他們。

    或許有人會說可以打頭,一槍爆頭就死了。

    實際上,十米范圍打固定靶,普通警員都打不了十環,更別說在槍聲彈雨下進行槍戰了。

    槍槍打頭,你當所有人都是射擊冠軍啊。

    “怎么樣,要不要合作,憑你的情報,我的實力,港島就是八面佛的葬身地,你也可以報仇了。”林耀有劇情作為底氣,覺得張子偉同意的肯能很大。

    “我...”張子偉有所意動,開口準備說些什么。

    下一秒...

    吱!!

    伴隨著剎車聲,迎面闖來一輛越野車。

    林耀抬眼一看,心中一驚,腰間的手槍就掏出來:“你玩花樣?”

    “不是啊,不是我的人啊!”

    張子偉也愣住了,飛快掏出手槍對準越野車,警戒中反問道:“不是你的人?”

    嗡嗡嗡...

    水庫中心,開出來一艘快艇。

    快艇上站著一群槍手,這才是林耀埋伏在水庫內的人。

    越野車,他不認識。

    “張子偉!”

    汽車熄火,大燈關閉,從車上下來了兩個人。

    林耀目光微瞇,與張子偉拉開距離,輕聲道:“叫你的!”

    張子偉一臉蒙圈,借著夜色抬眼看去。

    片刻后,他語氣中帶著驚鄂,難以置信道:“馬昊天,蘇建秋?”

    從車上走下來的兩個人,正是張子偉的好兄弟兼前任搭檔。

    認出這兩個人,張子偉整個人都蒙了。

    他們是怎么找到他的?

    對了,自己前天去了養老院,在母親的病床前留下了一束花,并補交了一筆錢。

    難道說,養老院的人給馬昊天打過電話,他們通過這件事想到了他,又從路邊的攝像頭中認出了他。

    只有這個可能了,他再怎么隱藏,也要從街道的紅綠燈前經過,攝像頭拍到他很正常。

    別人可能因為他化了妝,認不出他來,馬昊天與蘇建秋不一樣,他們從小玩到大,簡單的化妝根本騙不過他們。

    “合作的事想通了給我打電話,這兩個人很麻煩,我就不陪著你了。”

    林耀一頭扎進水里,向著開來的快艇游去。

    張子偉面色慌張,他沒想這么快就跟昔日的同伴見面,可回頭向林耀那邊看去,發現林耀已經上了快艇,眨眼的功夫就跑遠了。

    跑的比兔子還快。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