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兔子不吃窩邊草

作者:西襄子
    這個林欣,據她自己說,是一名教舞蹈的老師。但并不是正規學校的那種正式教師,而是在一個少兒培訓機構任教,是課外興趣班。

    她其實并不是那種特別漂亮讓人一眼就很驚艷的女人,但卻讓人看得很舒服,屬于耐看型的。第一眼可能很難發現她的美,但越看就會越覺著漂亮。另外可能是經常練舞的原因,氣質顯得特別好,一舉一動間,姿式都有種說不出的好看,反正就是讓人瞧得賞心悅目。身材比例也特別好,這可能也是練舞練出來的。

    不過她性格卻有些清冷,甚至稱得上高冷。不太愛說話,也不愛笑。甚至高明最初搬過來時,也都不跟高明打招呼,見面時最多點下頭便作罷,話都不多說,遠不如她女兒熱情。就是不知道,她這性格是不是也跟從小學習舞蹈有關系。畢竟人是跳芭蕾的,是高雅藝術,跟普羅大眾不沾邊兒,普通人也欣賞不來。反正高明就欣賞不了,要讓他看芭蕾舞劇,絕對能看睡了,就跟看肥皂劇的效果差不多。

    高明搬到這座小區并沒多久,到目前為止,也就半年多。剛搬過來的一兩個月內,跟這個林欣基本談不上有任何接觸。至于跟對方那個經常不著家的老公見面的次數,更是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對方既然沒興趣跟他交談,他自然也不會自討無趣地上趕著去貼人冷屁股。反正大家各住各的,相安無事就好,也沒必要非竄門來往攀什么交情。何況人家老公經常不在家,平常都是孤兒寡母的,他也得有點兒分寸地避嫌,免得走近了被人傳出什么閑言碎語來。

    所謂瓜田李下,該避著些還是要避著些。可能對方也是因為瞧他是一個獨居的青年男子,所以才刻意保持距離與冷淡的,不想跟他多作接觸,以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誤會。

    對于林欣的身材與樣貌,高明做為一名正常男性,其實也是難免偶爾起些心思的。但也就最多想想,絕對不會有任何行動。別說對方是有老公的,就算沒有,他也絕不會有任何非分之舉。

    他這些年來一直奉行一個道理,那就是“兔子不吃窩邊草”,絕不跟自己身邊的女性亂搞男女關系。因為相處太近,或太過熟稔,一旦跨過了那一步,往往就會把關系搞亂搞復雜,之后相處起來也會更難。而且就算自己想單方面結束時,也都不好脫身。

    所以,最好是陌生的。就算認識,也最好不要太熟。跟他在工作與生活中,不會有太多的交集。這樣才簡單與純粹,處理起來也比較方便。

    另外,由于林欣的性子比較清冷,缺乏些必要的熱情,其實也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就算她長的很漂亮,氣質也很出眾。但對方的這種性格,而且骨子里似乎還總有更高人一等的這種孤高清傲,他卻是真的很不喜歡。

    好在她女兒蘇甜甜不是這性兒,甚至與她是截然相反,完全是一個十歲小女孩該有的性格。熱情開朗,活潑好動,見人也很有禮貌。每次見到他,總是主動跟他打招呼,叫他叔叔。

    就是自從知道他名字后,就開始改口叫他“小明叔叔”了。有時遇到她們課本或試卷上有出現“小明”這個出現率最高的名字時,還總講給他聽,拿這笑他,覺著特別有意思。一來二去地,這小女孩倒先跟他混熟了。甚至經常趁著她媽不注意,偷溜到他家玩兒,也不擔心他可能是壞人。

    林欣對此顯然有多番教育過蘇甜甜,但最終還是拿這女兒沒辦法。而且因為女兒已先跟高明混熟了,她不得已,也得跟著招呼兩句。不然的話,都顯得還沒自己女兒有禮貌,那就太沒教養了。

    不過,打招呼歸打招呼,兩人之間還是頗為保持距離地沒有任何深入交往與多談更多話題。每次見面的招呼,也不外乎“吃了嗎”、“天氣如何”之類,都是些沒營養的客套廢話。

    蘇甜甜的爸爸,林欣的老公叫蘇世杰。據說是個什么公司的銷售經理,對方曾給過他一張名片,林欣也曾跟他說過這個公司名稱。但高明對這個真不關心,所以如果不是拿著名片照念,他一時還真忘了對方所在的到底是個什么公司,又到底是銷售什么。

    他對此既不關心,也懶的多問。反正這人經常不著家,見過的次數實在有限。不過因為蘇甜甜的關系,再加上又是對門的鄰居,因此每次回家碰見他時,也會主動跟他打招呼。

    但這人的招呼雖然看似熱情,也經常面帶笑容,可高明卻能看得出來,那不過是職業化的笑容與熱情而已,并無多少真心。在得知高明并沒有具體與穩定的工作,而只是靠到處兼職打零工獲取收入后,還隱隱有些看不起高明。

    但高明并不需要他看得起,也不在乎他的目光,甚至不在乎林欣的態度如何。只是面對蘇甜甜時,他無法拒絕這個純真爛漫的小女孩向他遞過來的友善。但也就僅此而已,他會回應,但并不會太過主動相交,也免得被其父母誤會他別有用心。

    “嗯,回來了!”見到是蘇甜甜,高明笑著回了句后,又向后面的林欣笑著點了下頭,卻沒多說什么,只是抬腿走出電梯,隨口問道“你們是去哪兒?”

    “我們到海邊跑一圈!”林欣還沒開口,蘇甜甜又立即主動搶先回答道“我爸爸清明節也不放假,不能帶我們出去玩兒,只能我們自己去了。”說罷,又向高明邀請道“小明叔叔,不如你跟我們一起吧?正好陪我們。”

    “甜甜,你不看高叔叔剛出遠門回來嗎?他肯定很累了,要回去休息,我們不能打擾他。”林欣這回則是沒等高明開口,就立即搶先說道,替高明拒絕了。

    她對高明的稱呼,一向都是連名帶姓。雖然很正式,但也明顯透著距離。在女兒面前,也是一向稱他作“高叔叔”,可不會叫她女兒自己取的那個“小明叔叔”。

    高明其實也不想答應,是正打算開口拒絕的。林欣主動開口,倒也替他省了。不過他也得親自跟蘇甜甜解釋一下,立即跟著笑道“沒錯,我要回去休息,這趟出遠門確實挺累的。”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