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三百二十章 教育設想(書號:213334

第三百二十章 教育設想

作者:九悟
    張昭從宮中拿著裴貫中的設計圖回到小安鎮。府里正在兵兵乓乓的改造。

    因王承裕王老大人吐槽張昭在小安鎮的住所,規劃凌亂,不符合審美,接著裴大師設計新府邸的便利,張昭讓他幫忙把小安鎮這里的住宅略作調整。

    張昭這里的住處,兩進小院的格局不動。但將隔壁三進的院落改為一個前廳和餐廳。張昭日后要會客就往前廳去。虎子的住處移到餐廳后。毗鄰后花園。

    王小娘子去了城東的真理報社,張昭把新府邸設計圖給婉兒和方晶兩人看。他則是前往新軍營處理軍中事務。晚飯時,一家子才聚在餐廳中一起商議府邸。

    造型優美的燭臺上蠟燭燃燒著,將改建而成的餐廳照的通明。

    八仙桌邊,美酒佳肴陳列。李婉{小字婉兒},方晶,王絮雪三人傳閱著裴大師的手稿,嘰嘰喳喳的討論。如同那句著名的比喻句,餐桌邊仿佛有三百只鴨子在說話。

    事實證明,不管女人漂亮不漂亮,這和她們聚在一起聊天的天賦無關。嬌妻、美妾們都嫁給張昭不短的時間,但本質上她們都還是小姑娘。年齡最大的方晶也才十七歲多。

    張昭問著虎子的學業。

    虎子現在在新軍營初級學堂讀書,嘴里吃著紅燜排骨,口齒不清晰的道:“二哥,我聽說國泰商行的管事們說,京里要辦一座職業技術學院。這是用來干什么?為什么不讓他們到初級學堂里來讀書。”

    張昭喝著羊肉湯,禁不住笑起來,道:“初級學堂里培養的是學生。將來可以搞科研或者從軍。職業技術學院,顧名思義,這是培養產業工人的學校。

    目的不同,安排的課業也不同。再說初級學堂的花銷是走新軍營的賬目。職業技術學院是走的你王姐姐真理報社的帳。由我個人和國泰商行補貼。”

    職業技術學院,明面上是培養印刷工人。但最終的目的是培養識字的產業工人。特別是紡織產業工人。國泰商行和他,相當于是搞委培計劃。

    學生進職業學院后,不需要交錢,管飯。但是畢業后,必須進真理報社下屬的印刷廠或者去國泰商行做滿三年。當然,工資會照常支付。

    張昭現在在養職業學院,培養師資團隊。將來肯定會招的學生,維持學校運轉。到時候就像后世的制度一樣。當然,委培生制度還是會保留。

    虎子略顯茫然的點點頭。他今年才十歲。

    王絮雪單手托著香腮,暫時沒參與討論,偏頭道:“夫君,你怎么突然要搞職業技術學院?其實,開銷不大的話,可以從我這里扣,不用你補貼。”

    張昭來自于后世,平等的思想更重一些。他不會約束自己的妻妾。把她們禁錮在家里,搞什么三從四德。

    所以,王小娘子有她的私產、事業。真理報社就是。而張昭賺來的錢要歸“公中”所有。家里的開支都從這里面出。男人嘛,要養家糊口。

    只是,他這個家略有點大而已。

    王絮雪提議由她來支付職業學院的費用,想幫張昭減輕點負擔。她的嫁妝約有一萬兩白銀,創辦真理報社花去一些,還有很多。

    張昭笑著擺手,道:“這是幾個產業的開端。我需要培養出大批的產業工人。數以萬計。耗費非常大。我和國泰商行先補貼著。搞職業學院,是因為國子監改革失敗了啊!”

    這話說的李婉,方晶,虎子,還有在另外一張八仙桌上吃飯的瑤琴、秋月并幾個小丫鬟都看過來。

    張昭笑一笑,也不解釋,道:“這事已經過去了。吃飯!今天韓娘子的魚羹做的不錯。和周大娘有的比。”

    他心中略幾許苦澀感。

    不久前,他從廣寒殿中出來,總結那一次突然的驚濤駭浪,他認為得失是一半一半。確實如此!

    但是,這和他回京之前的設想有點大啊!他早就計劃好,回京之后勸說弘治皇帝接受和韃靼人互市,繼而試點廢除衛所,釋放大批的勞動力。

    同時創辦報紙,掌握輿論權。再教育改革。不需要去碰儒學那一塊。而是去搞基礎的義務教育。只要識字,后面把工廠開起來,機器運作起來,產業工人還不好培養嗎?

    而且,推行全民義務教育,好處很多。第一,可以增強國民的認同感,促進各民族融合。這不需要多說?

    第二,加速推動第一次工業革命建設。工業革命,不是說把蒸汽機搞出來就完事。蒸汽機要運用到社會生產中啊!它需要一個過程。譬如我朝的工業化,就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是人類文明史上的奇跡。

    想想看,那些老牌的帝國花了多少年。

    張昭現在就是要縮短這一過程。義務教育,能在幾年之后,收獲大批的產業工人。甚至是,如果是在第二次工業革命時期,還會大批的工程師。

    德國在一戰前就是以此超越了英國的工業生產總值。

    歸根結底一句話,義務教育好啊!

    然而,計劃終究只是計劃。國子監改革計劃受挫。他還沒開始推動義務教育,就被迫腰斬。

    想想看,要是大量的監生畢業,進入待業狀態。吏部大堂人滿為患。到時候,再推動在全國各地設立大量的“小學”,把這些監生們仍過去當老師{給一個吏員或者從九品的雜職官身份},把教材一發,何其之爽!

    這就是自上而下的速度、好處。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哪用的著,他現在苦逼的去自己辦學培養產業工人?

    見張昭“強作笑顏”,婉兒正要安慰張昭,忽而聽的前院里有馬車聲。通傳后,韓娘子帶著一個穿著黑裙的高挑少女走進來。身姿高挑,姿容美麗。

    “少爺,蔣太監府上用馬車送來一名侍女。說是你知道。”

    張昭頂著妻妾、俏丫鬟們刷刷看過來,且毫不掩飾曖昧的目光,平靜的點頭道:“嗯。你帶她安置下來。在婉兒這里當侍女。”

    方晶“噗嗤”一笑,嬌滴滴的大美人,身穿白裙顯得身段婀娜,兇挺腰細,接過這件事,道:“韓娘子你先去。我來安排。”說著,漂亮的美眸嗔張昭一眼。

    相公這是官場失意,情場得意嗎?算是永康公主送來的美人兒,這是第二個侍女。

    張昭略感窘迫,汗顏道:“我晚上給你們解釋。”5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