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第0246章 宿敵?(書號:212337

第0246章 宿敵?

作者:趙六郎
    晚宴的賓客來的都差不多了,主人家老天師張景堂還沒有到,而他左邊的兩個作為,也還空著。

    從進來開始,朱靈謙的目光幾乎就沒有離開過“趙北辰”三個字。

    而且,他的耳中,還時常傳來賓客們對趙巖的議論之聲。

    “你們說,趙先生今日回不回來?”

    “那誰知道,趙先生神龍見首不見尾,直到現在,連見過他真容的人都沒有幾個呢?”

    “各位,不好意思,在下曾經有幸見過趙先生一面。”

    “哦,快來說說,趙先生究竟長的什么模樣?”

    “對對對,有人說,趙先生僅僅十幾歲,面若冠玉,身材英偉,是世間少有的美少年,不知是真是假!”

    “就是就是,聽說趙先生還只是一個中學生,如此年輕,就已經名滿天下,當真驚人羨慕啊!”

    “羨慕?你們也就只能有羨慕的份!趙先生乃是天上下凡的謫仙,豈能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能比?”

    “嗨,你們說的也太夸張了吧?哪有這么玄乎,不過,趙先生的確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美男子!”

    “當初在秘境之中,趙先生揭開面具的那一刻,簡直驚艷了所有人,那容貌,就是這世間的女子見了,也都會嫉妒不已啊!”

    “真是難以想象,如此俊美的少年,竟然已經踏進天武境的修為,相比之下,我們簡直就是草包,廢物啊!”

    談論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沒有真正見過趙巖,甚至根本沒有見過趙巖的人。

    而那些得到過趙巖恩惠,和被趙巖賜予過功法武技的人,聽了這些話,也只是連連點頭,卻并不參與。

    躲在角落里的曲勝男在聽到這些人的話之后,卻是一直偷笑,還時不時調皮的偷看身邊,一副“仙風道骨”模樣的趙巖。

    盡管此刻的他們,也被一些人注意到,不過,相比那些人對“趙北辰”趙先生的興趣,他們可以忽略不計。

    “我看也不一定就是你們說的那樣,既然趙北辰常常戴面具,說不定,他那俊美的容貌,也不過是一張好看的面具罷了。”

    “而且,還有一種可能,他是不是去過han國,直接照著一張畫給做成那樣的!”有人竟然提出了異議。

    “你給我閉嘴!”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直接站起來呵斥道:“趙先生才十八歲不到,怎么可能去整容,造謠是要負責人的!”

    這女孩長著一張娃娃臉,身材卻是十分的傲人,讓在場的很多男子都眼前一亮。

    “咦,我說小丫頭,你不會是看向趙北辰了吧?”說話的那名男子斜著眼睛眼睛,色瞇瞇的看著那名反駁的女子問道。

    “是又如何,趙先生不僅長的好看,而且實力強大,還出手教訓了東洋人和西方強者,使得我們華夏武者能夠揚眉吐氣,喜歡他,一點也不丟人。”女孩子說著話,兩頰已經緋紅,看上去更加的驚人陶醉。

    “葉春,你給我回來!”一名老者一把拉住葉春的手腕給拽了回去。

    “哎哎哎等等等等,別忙著坐下啊!你說你看上了趙北辰,可是人家還是個孩子,等到人家長大了,你已經人老珠黃,就算你再發騷,人家也不可能看的上你呀?”那人越說越過分了。

    周圍有些人已經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這時候,有一人站了出來,對著這名面目猥瑣的男子冷漠的說道:“你是誰?為何在這里鬧事?”

    “咦,我就奇怪了,我不就說了幾句話嗎?哪里鬧事了?”猥瑣男子辯解道。

    “趙先生是我們華夏的英雄,我們不允許任何人詆毀趙先生的名聲。”

    “呦呦呦,左一個趙先生,右一個趙先生,趙北辰是你們的爹呀,叫的那么親?!”猥瑣男子好像一點也不懼怕周圍那些人的怒意,反而一味的火上澆油。

    此時的曲勝男都要站起來去教訓他了,不過,當她看著趙巖淡定的表情,又停了下來。

    她記得很清楚,趙巖說過,他們要站在一邊搞清楚現在的華夏武道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形勢。

    如果她這個時候站出來表態的話,無疑對趙巖的計劃不利。

    趙巖感覺到曲勝男的情緒變化,微微一笑說道:“總算沒有讓我失望!”

    曲勝男聞言,臉上一熱,隨后說道:“那是!”

    趙巖看著那名猥瑣男子說道:“這個人身上有一股云中月身上的氣息,應該來自云家。”

    “看來,云家并沒有因為云中月的失利而放棄崛起的念頭。”

    “師父,云家沉寂了那么久,難道就是為了此次天武大會?”曲勝男悄聲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對云家的了解,僅限于云中月,本以為,云中月失利之后,云家能夠夾起尾巴做人,看來,我們想錯了。”

    “說不定,云家還有更加遠大的目標呢!”

    趙巖不得不這么想,當初云家既然能夠和五大隱世家族家族合作,前往七郎山為云中月助陣,說明云家不僅僅只是為了云中月一個人的榮辱。

    當時趙巖就已經想到了,云家的高層肯定也參與其中,否則,就憑云中月一個地武極境的武者,隱世家族不可能和他們合作。

    只是,那個時候的趙巖,并沒有將云家放在眼里而已。

    現場越來越多的人站起來反駁那名猥瑣男子,猥瑣男子有些應接不暇了。

    “都給我閉嘴,既然不服氣,那就手底下見真章!”猥瑣男子竟然要在這宴會廳里動手了。

    猥瑣男子此話一出,那些反駁他的人神情一滯。

    他們沒有想到,這個猥瑣男子詆毀趙巖的決心那么堅定,都要為此而動手了?

    “來就來,怕你?”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站起身來,看著猥瑣男子說道。

    而他身邊的一名老者,卻伸手將他拉了下去。

    “師兄,拉我作甚?”男子有些不悅的問道。

    被問的老者看著周圍人的目光,尷尬的說道:“這里是天師府的宴會廳,我們不可造次!”

    這句話說的倒是在理,來到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得給老天師面子,在這里動武,無疑就是挑戰天師府的威嚴。

    “呵呵!”猥瑣男子一副鄙視的樣子說道:“不敢就是不敢,說什么趙北辰是你們的英雄,還要守護他的名聲!”

    “呸,一個個口是心非的東西,還不是將自己的得失看的更”

    “咚”冷不丁一個茶杯砸在了那人的頭上。

    “哎呦”那人痛叫一聲,憤怒的說道:“是誰?有本事給我站出來!”

    按說,作為天武境強者,不應該會被一個茶杯砸痛,這只能說明,出手的人,實力不俗。

    “咚”又一個茶杯砸在了他的后腦勺上。

    “誰?”他再次轉身,仍然不知道是誰砸的。

    緊接著,現場就不斷響起“咚咚咚”的聲音。

    一時間,宴會廳的半空中,被飛舞的茶杯給占領。

    當最后一個茶杯落下的時候,那名猥瑣的男子,已經跪在地上,顫抖著說道:“我錯了,對不起,請大家原諒!”

    這一切,都落在了朱靈謙的眼中。

    他清楚的看到,現場至少有六成的武者都向那名猥瑣男子扔去了茶杯。

    這里大多數可都是天武境強者,一般情況下不會如此胡鬧。

    然而,他們卻都這么做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趙巖在他們的心目中,位置很重要。

    “三公子,你看到了,這就是趙北辰今時今日在華夏武道界的影響力!”李杵對朱靈謙說道。

    “為何會如此,他不就是在秘境和陰山幽谷殺了一些東洋人和西方強者嗎?”朱靈謙不解的問道。

    “三公子說的的確不錯,但是,您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趙北辰從半年前第一次發跡開始,他的每一步成長,都在萬眾矚目之下。”

    “從第一次對戰坤沙的一鳴驚人,到屠殺邱家死侍的震撼場面,亦或是秘境斬殺東洋人,陰山幽谷殺掉西方強者。”

    “這些都是一些振奮人心的事情。”

    “尤其是后面的兩件事,那可都是事關民族尊嚴的大事!”

    “再加上,他又如此年輕,在所有人的心里,他就是一個傳奇,一個令所有武者都崇拜的傳奇。”

    “可以說,趙北辰的傳說,前無古人,至于后面有沒有來者,就要看他會不會繼續創造傳奇了。

    “傳奇,我就是這個傳奇的終結者!”朱靈謙冰冷的說道。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趙巖,然而,朱靈謙已經將趙巖當做了自己的宿敵。

    他相信,在自己一統華夏武道界的路上,他和趙巖必有一戰。

    角落里的趙巖,早就將注意力,從猥瑣男子身上移開,轉向朱靈謙的身上。

    其實,他在一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朱靈謙。

    因為朱靈謙一直看著主席臺上“趙北辰”三個字,而且目光很是不友善。

    再加上李杵在朱靈謙的身邊,他很容易就想到了對方是天庭的人。

    聯系到之前聽說的關于天庭來找天師府麻煩的事情,趙巖已經猜到了他的身份。

    “他應該就是朱家重點培養的,那個所謂的天才了吧?!”趙巖微笑著盯著朱靈謙說道。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