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多余(書號:211255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多余

作者:萃芒
    左護法雖然力量增大了,但身子也變笨重了,到不了梅六與梅櫟桐待的樹上。

    夏哲見狀在樹下喊道“三少爺你們快過來,咱們人多可以再想想法子。”

    梅櫟桐還想繼續追問,左護法見沒辦法爬上樹杈,干脆打算把幾人合抱的大樹給撞斷了。梅六與梅櫟桐兩個人換到了其他大樹上,左護法又跟著撞了過來。

    “三少爺…”梅六見這樣的情形也躲不了,在不同的大樹之間跳躍的時候,向梅櫟桐解釋道“我武功與梅字號的其他人相比比較一般,但我擅長的不是武功…”

    如果梅櫟桐不想先走,讓他留下來也無妨。

    梅櫟桐問道“如果不是,那是什么?”

    梅六笑道“三少爺不會真以為我剛剛發了一把火把那些蠱蟲燒死了?三少爺你先到護國公府二公子那邊,瞧我的就是了。”

    梅六等著梅櫟桐和在地上草叢之間穿梭的桑坪移到夏哲那邊的時候,拉著高處的樹枝把身子轉了過來,兩只手一扣,一股濃霧把左護法遮了起來。

    左護法在霧中腦袋一暈,等有意識的時候發覺好像進了大早上的密林之中,霧氣濃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左護法到處亂撞,想把大樹都撞倒,逼得梅六不得不現身。

    梅六站在原來的那棵大樹上笑了笑,然后往夏哲、梅櫟桐的方向飛去。

    “左護法!”見大事不妙的右護法大喊道“你快撤,你不是那個人的對手。剛剛那個人出手快得很,我都看不清。”

    右護法一失神,瞬間身上被左右副將刺出了兩個大窟窿,汩汩地往外流血。右護法不顧傷勢,使出全力朝左副將攻去“你以為這樣就能殺得了我嗎?你們做夢!”

    右護法后背空門露出破綻,右副將也全力刺去,勢要拿下右護法的性命。右護法刺傷了左副將的心窩,順勢一轉,朝瞄向后背的右副將持劍一挑,右副將的腹部被右護法刺穿,腸子都流了出來。

    右護法解決完左右兩個副將,想要前來幫助左護法的時候已經遲了。梅櫟桐和梅六趁此機會把左右副將都帶到身邊,朝桑坪指的離謝博宇一伙兒最近的路逃去。

    此時左護法早已聽不到右護法說什么,一個人在自以為空無一人的密林亂撞,而左護法撞倒的不是大樹,而是拈花教她帶來的教徒。

    “左護法你快停下,快停下!”右護法想去阻攔左護法,左護法同樣聽不見右護法在說什么,她一心想著用最笨的法子把樹都撞倒,快點把梅六找出來殺掉。她才能破了梅六給她施展的法術。

    右護法咬了咬牙,她不能放任左護法再繼續這樣下去,現在夏哲、梅櫟桐等人已經逃走了,如果左護法把她們倆帶來的人都殺光了,她又有什么臉面去見教主呢?

    右護法看準左護法的腿,使勁刺過去,不知是左護法強化后的皮膚太硬,還是劍尖太脆,劍尖戳上去的瞬間就碎得四分五裂。

    右護法趕緊退開幾尺遠,不讓左護法撞過來。

    右護法在拈花教里面算是一等一的高手,少有被難為成這個樣子的時候。

    一是左護法是拈花教的左膀右臂,不到萬不得已她不能直接對左護法下狠手。

    二是左護法變成蠱人以后實力大增,皮膚硬比刀劍,力大如牛,就算她功夫高也拿她沒轍。

    那個叫梅六的…是用了什么方法把左護法變成了沒有理智的怪物?

    看來她們對晉王謝博宇的了解還不夠深啊,她們都把謝博宇抓來,謝博宇變成了案板上的魚肉了,他都有法子逃出生天,怪不得上次潛伏在西北大營的馮登能被謝博宇活捉送去京城。

    晉王謝博宇用的梅六應該是梅字號的人,梅字號幾乎每個人都有所長,梅字號擅長什么外人都不知道,所以她們這次遭了大殃。

    右護法奇怪的是,為什么謝博宇沒有帶走他心心念念的梅家大小姐,也就是現在的周莘娜呢?

    右護法平日里守在圣泉的后門處,見過梅櫟清幾面,除了對梅櫟清的相貌有深刻的印象,梅櫟清其他地方平平無奇,或許是因為梅櫟清有周家的血脈,教主才如此看重她的。

    大魏晉王既然冒死秘密前來,除了為了梅櫟清,還能為誰呢?他既然要逃走,為什么不帶著梅櫟清一起走呢?

    兩相聯系,右護法不知是自己看走了眼,還是謝博宇離開另有所圖。

    無論哪一種可能性,對此時攪成一團亂的拈花教來說,都存在著巨大的危險性。

    她認識的那個嬌嬌氣氣的梅家大小姐背后,或許還有其他更加難以捉摸的東西。

    現在當務之急是讓左護法停不下,派出追兵繼續追趕晉王謝博宇,她們可不能讓謝博宇堂而皇之地逃到南詔去,那讓她們的臉面往哪兒擱?

    更何況晉王抓走了莫如是,莫如是可是知道不少鬼衛隊的消息的,如果讓莫如是回到大魏…

    右護法往天空中放了一記禮花,紅色玫瑰在半空中開放,由紅變得黑的花瓣昭示著南疆最緊急的情況發生,請求拈花教總部的支援。

    拈花教教主周阿琳在圣泉里面看著虛空中綻放的玫瑰花,攥緊了的拳頭讓手指甲刺入肉中,周阿琳絲毫不覺得疼痛。

    她站在窗外一邊看著在屋里睡覺的梅櫟清,一邊對著拉牡說道“拉牡,去把四大長老請來,就說本教主有要事相商。

    用禮花告訴守在邊界的哨兵,一旦遇到晉王謝博宇等人,一律放出蠱蟲和豺狼,不準有一個活口。”

    “那梅家三少爺…”

    “等閑視之,格殺勿論!”周阿琳這句話說得聲音大,足以讓屋里的梅櫟清聽見。

    周阿琳自以為不太好的脾氣已經無法再忍,她原本打算留晉王謝博宇、梅家三少爺梅櫟桐、“南焦”焦渥丹活命,可是他們卻把她的好心踐踏至此。

    如果不是看在梅櫟清的份兒上,她根本不會做這樣多余的事情。

    。6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