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找的就是你

作者:藍鰭黑咸魚
    陳勝男戰意盎然的看著云霄,剛才那兩場戰斗看得她熱血沸騰,這才叫真正的戰斗,今天之前的那些人簡直就是來送菜的,打的陳勝男一點興致都沒有。

    云霄感受到了陳勝男那道炙熱的視線,扭頭對她笑了笑后,便坐下恢復起靈力了來,這讓陳勝男心如貓抓,可又無可奈何,她總不能直接叫別人到自己的擂臺上來恢復靈力,所以她強忍戰意靜靜的等著云霄。

    然而云霄壓根就沒和她戰斗的想法,因為他看得出來這位長相文靜的陳姑娘,卻是個不折扣不扣的戰斗狂人,和這種人戰斗是最麻煩的,更麻煩的是她的境界比自己高多了,而且她也不像這四個是通過外力提升上來的,她全是通過自己努力修煉而晉升上來的。

    這要是打起來,除非云霄毫無顧忌的手段盡出,不然還真沒自信說能打贏她。

    而且云霄也看得出來,這陳勝男壓根就和其他四位不是一路人,云霄敏銳的察覺到她甚至有點鄙夷米家兄弟兩兄弟,所以對于這種有可能成為朋友的人,云霄一向是采取不主動交惡的策略,咸魚有句話說得好,做人做事的時候就要以和為貴,因為和氣了才能生財。

    話說回來,連續三場的戰斗讓云霄的靈力消耗過半,雖然第一場他幾乎沒有消耗什么靈力,但后面的兩場卻不像看上去那么輕松,好歹他們二人也是定命巔峰大圓滿,為了打贏他們兩個,云霄可是消耗了不少的靈力和心神。

    看著云霄坐下打坐恢復的時候,曹軒命和沈萬君對視了一眼,看來這云兄弟也不是徹頭徹尾的怪物,他也是需要恢復休息的,只不過這樣曹軒命二人也放下心來,他們就怕云霄直接沖上了陳勝男那個戰斗狂魔的擂臺上去。

    雖然他們不是鎏金秘境之人,但陳勝男的大名在這一帶如雷貫耳,之前天魔尚未仙世之時,陳勝男就在梵天族各地進行挑戰了,琉璃城以及琉璃秘境不少人在她手中遭過殃,其中就有曹軒命二人,曹軒命還好也就敗了個三四次,而沈萬君敗給她的次數則多的數不清,所以對于陳勝男的強大,他們二人可是十分清楚。

    如今在云霄連贏三場的情況之下,琉璃秘境的氣勢大漲,一改之前垂頭喪氣的模樣,各個都神采奕奕,不少少年憧憬的看著云霄,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擂臺上的那個人一樣,更有許多少女開始對云霄送起了秋波,看得曹軒命和沈萬君一陣羨慕。

    曹青令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后,暗笑道看來自家這個小子總算是開竅了,只不過貌似在這件事情上自己沒有資格說他,因為自己開竅的時候比他晚多了。

    而鎏金秘境的情況則和琉璃秘境相反,原本斗志昂揚氣勢如虹的看臺觀眾,現在各個都變得無精打采,只能在心中默默的把所有希望寄托在陳勝男和米乘龍的身上。

    米乘龍雖說是在閉目療傷,但他并沒有切斷對外界的感知,所以外界發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云霄打贏米麒麟的時候,米乘龍認為是米麒麟太弱了,并不是云霄太強了,他若是碰上自己,絕對逃不過失敗的下場。

    但當云霄和范永年過上招之后,米乘龍就收回了那種想法,他發現并不是米麒麟太弱了,而是這個人族強的太離譜了。

    在云霄和范永年的戰斗之中,有好幾次,米乘龍都覺得云霄必敗無疑,但云霄依舊見招拆招的挺了過來,甚至還進一步的壓著范永年打,這讓米乘龍倒吸了一口涼氣。

    開始在心里默默懷疑到,這人族小子真的是知命境中期?

    其實米乘龍的傷勢在第一場結束之時,就已經恢復好了,可云霄如此妖孽,他便選擇了退縮,這小子這么強,萬一要是自己和范永年一樣,不小心落敗了,那豈不是丟人丟大了,米乘龍志在家主之位,這種臉面他可丟不得,所以他繼續假裝閉目療傷,讓云霄去找剩下的長孫興昌二人,最好能直接找上陳勝男。

    雖然這人族小子看似非常厲害,但米乘龍并不認為他能打過陳勝男。

    可天不遂人愿,云霄的第二個人選中了長孫興昌,米乘龍暗道一聲可惜,隨即他發現云霄并沒有恢復靈力,而是直接選擇了和長孫興昌開打,這讓他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然而結局卻徹底地澆滅了他心中的火苗。

    他又開始懷疑,云霄剛才是不是偷偷吃藥了,不然怎么解釋云霄連續戰斗兩場之后,靈力一點都沒見減弱的跡象。

    云霄坐下打坐之后,米乘龍慢慢的睜開了雙眼,不是他想睜開,只是時間到了,他不得不睜開,但是看見云霄距離自己隔了一個擂臺,米乘龍安心不少,而且他旁邊擂臺上的陳勝男正對他虎視眈眈,這樣看來他恢復完后,很大概率是去陳勝男的擂臺。

    想到這里的米乘龍長舒了一口氣,看來接下來是沒自己什么事了。

    然而他并沒有發現云霄嘴角的那一抹笑意。

    就在米乘龍起身不久,云霄也起身了,眾人皆為一愣,這么快?

    見云霄起身了,陳勝男直接拔出手中長劍遙指云霄,她此時已經有點按耐不住了。

    云霄豈會給陳勝男機會,他一個躍身就出現在了準備看戲的米乘龍面前,米乘龍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

    這什么情況?他不應該是去陳勝男的擂臺嗎?他為什么出現在我的擂臺上了?

    不僅是米乘龍,就連陳勝男也一臉詫異,這小子不應該是來姐姐我這里嗎?

    見云霄并不理會自己,陳勝男委屈巴巴的將劍收回,氣鼓鼓的坐了下去,看見這一幕的沈萬君啞然一笑。

    曹軒命驚訝道“沒想到陳姑娘也有如此少女的一面。”

    “好歹人家陳姑娘也是個女子。”雖然其他人沒有見過陳勝男少女的一面,但沈萬君倒是見過不少次,畢竟他那挨了那么多次揍,總要有點回報才行。

    看著米乘龍那錯愕的表情,云霄嘿嘿一笑道“你不用這么驚訝,我想找的就是你。”

    米乘龍也不是笨人,聽云霄這么一說,他便知道云霄是沖著自己來的,他看了一眼琉璃看臺上的曹軒命二人一眼道“你是想為那兩個廢物出頭?”

    察覺到米乘龍的眼神之后,曹軒命二人臉色一沉,如果可以他們都希望能夠自己親手報這個仇,但是現在看來,只能由云霄先替他們討還一部分了。

    對于如此低劣的垃圾話,云霄從來都沒放在心上過“你怎么說話和你弟弟一樣?”

    在云霄說的話時候,米乘龍出手了,他手中拳套仙光閃耀,身體之中的靈力完全匯集于右拳之中,雙腳定地,脊椎為軸,全身肌肉緊繃,右拳揮擊而出,一道霸道無比的力量從米乘龍的右拳之中渲泄而出。

    這一拳所過之處,罡風彌漫,擂臺崩碎,空氣之中發出音爆呼嘯之聲。

    看著自己這一拳的威力,米乘龍感到十分滿意,臭小子,居然敢用米麒麟那個草包來侮辱本少,本少現在就要讓你后悔,你為什么會出生在這個世上。

    偷襲?云霄眉梢一挑,本來想多陪你玩玩,既然你一上來就想用這種下作手段來了結小爺,小爺自然也不會跟你客氣了。

    面對如此強悍的一拳,云霄面不改色,左手一揮一把三尺六尺長的巨劍出現在了云霄手中,這威力驚人的一拳仍然被云霄手中的巨劍直接給拍散了。

    這怎么可能!

    米乘龍被嚇的目瞪口呆,別說他了,就是旁邊的陳勝男也被驚的張開了小嘴,米乘龍的這一招她也能接下,但這么隨意一拍就把這招給拍沒了,她絕對是做不到的。

    原本準備起身罵米乘龍卑鄙無恥的琉璃眾人,一時間也忘記要說什么了,也有不少人看出云霄手中那可大可小的黑鐵劍并非凡品。

    而鎏金秘境的這邊卻不干了,這人族明顯是仗著自己手中仙器之威才擋下米乘龍這一招的,于是他們紛紛跳腳,開始抗議了起來,而琉璃秘境的觀眾也不甘示弱。

    然而他們忘了米乘龍手上的那雙手套也是仙器,但他們更不知道的是,云霄手中的巨劍壓根就不是什么仙器,而是一把貨真價實的圣器。

    就在雙方開始打口水戰的時候,米乘龍還在發愣。

    看著目瞪口呆的米乘龍,云霄手中的巨劍繼續變長,直到巨劍的陰影將米乘龍籠罩住,他才清醒過來,可為時已晚,巨劍猶如泰山壓頂直接將米乘龍拍入了擂臺之中。

    不是米乘龍不想躲,是他根本就躲不開,雖然如意金箍棒現在沒有完全恢復,但想要收拾一個定命境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此時米乘龍頭暈眼花,雖然沒有受什么傷,但他自己被拍出了腦震蕩,自己的靈力更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禁錮,身體更是被擂臺的石頭所卡住絲毫動彈不得。

    云霄抬起巨劍看著只露了一個頭頂在外面的米乘龍笑道“喲,米家大少,你這是在學烏龜,縮頭啊。”

    這話引的琉璃看臺上哄然大笑,甚至沈家家主不顧風范的鼓起了掌來,在他的帶多之下越來越多的人拍手稱塊。

    而鎏金這邊則轉移目標開始罵起了云霄來,米家人更是對云霄恨之入骨了,而曹青和看著擂臺上風光無限的云霄,開始患得患失了起來,自己早上怎么就有眼無珠了呢,要是自己早上在嘲諷曹青令的時候,和他說上兩句話,留個好印象,說不定自己就能達上軒轅星陽那條線。

    都怪曹青令!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