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2328章 年前(書號:180237

第2328章 年前

作者:金01
    一九九九年,登上胡潤富豪榜的搜湖老總張揚可謂是風光之極,他踩著滑板滑過**的照片登上了南方周末。

    他像一個陜北農民那樣包著頭,赤著上身帶著十字架的項鏈兩手握拳的照片閃耀于雜志封面。

    這貨一個人跑到迪廳蹦迪,穿意呆利品牌的夸張服裝參加會議…

    用萬峰的解釋就是一個年輕人突然成了名人,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其實萬峰是冤枉人家了,人家的名字就是那么叫的,這么張揚也算是本色出演。

    還有人家當初的理想是真的要當明星的,還正經爭取過試鏡機會,并且還獨創了一套勁舞。

    可是張揚也有他矛盾的一面,同樣是九九年他接受一家媒體采訪的時候表情卻是拘謹的,他回答那個瞄著黑唇線女記的問題的時候顯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語,甚至詞不達意。

    可能那個時候抑郁癥的種子就已經埋在他心里了。

    曾經立志成為明星的張揚到深圳演講時被當做搖滾明星對待也就天經地義了。

    他在深圳演講的時候,臺下坐著七百多人,其中有一個人被他的話你說激勵也好忽悠也好反正是熱血沸騰了。

    這個叫馬謄的青年一夜沒睡,他覺得他應該干點什么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個叫江風的青年則走進了尚海華光電子的大門…

    雖然此時已經是嚴冬時分,但千里之外的恒仁電機廠卻是一番熱鬧的景象。

    電機廠的廠房在上凍之前就建設好了。

    一條從南灣拆卸過來的478發動機生產線在南灣技術人員的安裝下已經安裝完畢。

    從南灣學成歸來的技術人員成了恒仁動力的骨干。

    一月三十一號,陰歷臘月二十五。

    恒仁電機廠從這一天起正式作古,恒仁動力是它新的招牌。

    今天就是恒仁動力正式掛牌的日子。

    恒仁縣人得知李顯榮和南灣集團掛上了鉤,立刻所有人對李顯榮開始刮目相看。

    銀行再也不是一副冷臉面對,而是面帶笑容地問李顯榮有什么需要…

    出席儀式的還縣里的主管領導,在鞭炮和鼓樂聲中熱熱鬧鬧地舉行完了掛牌儀式。

    李顯榮還發表了一段演說,然后就宣布放假了。

    今年廠子放假非常的早,李顯榮的意思是今年讓員工們好好的休息休息,過完年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新的企業里。

    桂華堂和張石阡在東莞張石阡的酒店里喝酒,臘月二十六的陽光穿過窗玻璃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上午整個西灣所有的企業都放假了。

    張石阡上午現打電話把桂華堂從廣州叫到東莞來的。

    他認為合作雙方要經常的坐下來喝喝茶聊聊天,在這個過程里交流一下意見,這樣雙方才不會產生太大的分歧,合作才能順利的進行下去。

    因此他經常地把廣汽方面的領導層邀請到他的酒店里彼此交流一下。

    廣灣汽車今年實現了四萬八千輛美瑞的銷售,獲得純利潤十二個億。

    當然這些錢合作三方都沒有分到一分錢,直接就還給銀行了。

    按照這個玩法,明年廣灣將還清銀行的全部貸款。

    桂華堂覺得和南灣的合作是廣汽走的最明智的一步,所以和張石阡有說有笑。

    在推杯換盞之際暢想了一下明年…現在來說已經是今年的美好光景。

    在張石阡和桂華堂暢想明年美好光景的時候,黎福一個人站在他的豪情工業園里,臉上帶著迷幻的笑容。

    他從萬峰手里買來的清風在年前已經下線并且還在年前的銷售高峰期賣出了三百多輛。

    他也在憧憬明年的收成。

    認為自己也應該放開一下胸懷和膽略了,決定明年爭取銷售轎車一萬…膽子有點肥了,這個目標有點膨脹,那就八千輛。

    明年吉力集團爭取銷售汽車八千輛。

    黎福開始算計這八千輛車能賣多少錢。

    一輛車賺兩萬的話,十輛車就是二十萬,一百輛車就是二百萬,一千輛車就是兩千萬,那么一萬輛車就是二十億…

    不對,好像算錯了,再說他訂的目標是八千輛,這也沒一萬輛呀!

    這還的重算。

    一輛車兩萬,十輛車就是二十萬…

    黎福一個人在做著白日夢。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算計,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計劃。

    在李明澤開始巢縣倒騰汽車的時候,他那平日一只耗子跑過都會嚇哭的老婆勇敢地站出來接過了駕校掌門帥印。

    人的潛力是要逼迫的,沒有形勢的逼迫誰身上究竟還有什么力量沒有挖掘出來你根本不知道。

    這個被逼上梁山的女人身上迸發出了璀璨的力量,一年下來竟然比李明澤在時創造的利潤還多了十萬。

    這讓平時在李明澤面前唯唯諾諾的她第一次挺起了腰桿,第一次開始教訓了自己的男人。

    因為李明澤今年賺錢沒她賺的多。

    李明澤沒她賺錢多是情有可原的,牢記萬峰教導的他和自己的同胞做買賣是異常謹慎的,但就是這樣還是上當了一回。

    一批二十輛的颶風眼睜睜地找不到了要錢的人,原本這一年他是能賺個三百二百萬的,但是這一筆損失讓他的利潤沒有超過百萬。

    也就是從這一次開始,他對萬峰的話不再有一點懷疑。

    不拿錢不拿礦來,就是胖二來了他也不會把一顆螺絲釘放出去。

    與平生第一次虛心接受老婆教訓的李明澤相比,尤水平簡直就是zào fǎn了。

    英榮算錯了一筆賬,給一個大客戶少算了三百元錢。

    這個大客戶是南大灣里一個配套廠的老總。

    該老總回家對著單子一算,發現英榮少算了兩箱禮花的錢,就派人把錢送來了。

    如果這錢不送來毛事兒沒有,英榮過后對賬也不一定能兌出這點失誤。

    一天七十萬的銷售額出個三百二百的差錯到哪里去找?

    但這錢一送回來事情就來了。

    尤水平就嘟囔了幾句。

    平時英榮說啥是啥的男人竟然敢表達自己的意見了,這是想zào fǎn嗎?

    礙著人多英榮沒說什么,但是打定主意晚上要修理修理這個竟然想犯上作亂的男人。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