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有人糾纏小姨子了

作者:金01
    小吳家上來了兩個個姑娘,看樣子像是高中的學生。

    現在好像沒到放月底假的日子,這離月底還有十多天呢,不用問這兩個學生一定是逃課了。

    “你們是職高的學生嗎?”

    兩個姑娘沒想到一個青年會主動和她們說話。

    “是呀!”

    “高一的?”

    兩個姑娘奇怪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們是高一的?”

    “呵呵,只有高一的人因為想家才會不到放假的時候往家跑,可是這離放暑假也就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怎么也忍過去了呀。”

    “忍不了了唄。”那個梳長辮的姑娘回答的挺有意思。

    現在好像梳辮子的姑娘也不多了,都流行披肩發了。

    “三分場哪個連隊的?”

    兩個姑娘不說話。

    警惕性還挺高的,好像我能把你們拐賣了一樣。

    “一年前我也在職高念書,我家曾經是四十二的。”

    萬峰這么一介紹兩個姑娘似乎放心了:“原來你也職高畢業的?”

    萬峰點頭。

    “你說你家曾經是四十二連的是什么意思?你家現在不在四十二連住了?”披肩發的那個姑娘問。

    “搬家了,問你們一個事兒,張娟的服裝廠現在干得怎么樣?”

    “張娟呀!她可是職高的名人了,名聲老大了。今年秋天總場要召開發家致富大會,據說她就有資格參加,老了人羨慕了。”

    參加一個農場的致富典型會?這有什么可羨慕的。

    “咦?你認識張娟?”梳辮子姑娘問。

    “我比她早進校兩年,她進學校的時候我還沒畢業,當然認識了。”

    “是呀,張娟那么漂亮,你們這些男生都喜歡的,她現在的追求者老了。”

    張娟漂亮有幾個追求者這很正常,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嗎。

    “不過張娟最近也是有很多煩惱的,潮水那些人纏上她了,你知道潮水那些人吧?”

    “潮水的,認識幾個,誰糾纏張娟了?”

    “一個叫老蛋的,還有就是梁凱他們。”

    梁凱?這王八蛋還沒死呀!

    老蛋?這個人好像有點陌生了,萬峰依稀記得喇叭褲流行那年這貨穿著一尺二的喇叭褲像掃把一樣,燙個滿頭卷的頭發。

    只是這貨個頭矮,這身打扮弄到他身上就顯得不倫不類的。

    不過這貨的人品可是渣到家了,說是人渣中的戰斗機一點不為過。

    被這些人纏纏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兒,等從思吉屯回來得到小吳家去看看。

    怎么說也是自己小姨子。

    就是找不到白馬王子也不能被牛糞糟蹋了。

    客車順水下行,速度非常的快,四十多分鐘就到了一架山處,再有十多分鐘就到思吉屯了。

    一架山的對面就是勒嘎哈口岸的那個裝卸貨碼頭。

    萬峰指著蘇聯那邊那個小碼頭對王唐兩同志介紹:“那個小碼頭就是勒嘎哈的口岸碼頭,能停泊三百噸上下的船只,咱們將來的貨就是從這里運到思吉屯碼頭。”

    王唐兩位同志凝神觀察。

    “這碼頭是不是小了點?”

    “本就不是為了停大船用的,這個口岸比較偏僻也不需要大船,咱們的貨來一下也就三四百噸,一條駁船就裝下了,大小和咱們也沒關系。”

    聞聽是這么回事兒,王唐兩位同志也就不言語了。

    轉眼之間,小客船就到了思吉屯碼頭,看樣子大概有十多個人下船。

    萬峰從去年夏天舉家搬離龍江,這一年多這是他第一次在思吉屯碼頭登陸。

    思吉屯碼頭的顯著變化是加長了,原先從上游的糧庫碼頭到下游的停客船碼頭也就五六十米的長度,現在已經加長到超過百米的長度。

    糧庫碼頭有一艘駁船正在裝船,好像是以前糧庫里的沉糧。

    再有四十多天就到了收小麥的時候了,糧庫也要倒一個地方出來還裝新糧。

    下船后,眾人上了有五六十級臺階就到了江堤頂部。

    還有一個顯著變化是江堤上多了一座二層小樓,小樓掛著華國海關的招牌。

    如果說勒嘎哈海關的人褲襠長草了,思吉屯海關的華國人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

    江堤上一輛小客停在江堤上招徠顧客,那兩個逃學的女生就上了小客。

    她們一個是營部的一個是水利連的,自然是要坐客車回去了。

    這個也是變化了,以前這里可是沒有小客,只有早晨一班通向吳縣縣城的客車。

    那時他們放假回家在思吉屯下船通常堵不到車就靠步行往家走。

    有一個驚喜的地方出現在萬峰的眼里,就是在海關邊上有一個商店外還有一個小飯店。

    準備中午買點心對付的萬峰喜出望外,這回可不用吃那些干巴巴的點心了。

    “先去吃飯,吃完飯在看地形。”說完帶頭進了飯店。

    這都十一點了,民以食為天,不吃飽肚子怎么能行。

    七個人進了小飯店正好坐一桌。

    “老板,有什么拿手的菜,給弄十個菜。”老板也不知道鉆哪里去了,萬峰喊了一嗓子。

    看這個小飯店的經營狀況也不是很景氣,中午時分只有兩個穿海關服裝的人在吃飯。

    兩個人一碟炒雞蛋一盤花生米,一人一杯酒喝得一包帶勁的。

    桌子上有一份皺巴巴的菜單,萬峰抓過來掃了兩眼。

    菜單上倒是列了不少菜,萬峰懷疑其中一些根本就是樣子,不一定有。

    就像那個醬悶大馬哈就是扯蛋的,這個季節哪里來的馬哈魚。

    不過沒有馬哈魚吃別的魚應該是沒問題,江堤上就有擺攤賣魚的,剛才萬峰看到了,老板現去買都來得及。

    飯店老板見來了一桌大客,不敢怠慢趕緊跑了過來。

    “你店里有什么,挑好的上十個就行,然后有冷拔的啤酒沒有,先上十瓶。”

    老板回到廚房交代了一番,然后拎著十瓶一看就是剛從井里拎出來的啤酒。

    眾人人人打開一瓶,當汽水喝了。

    十幾分鐘菜上來了,有兩個魚,一個燉一個炸,其余都是純粹的家常菜。

    這里的條件就這樣了,也沒什么挑得了。

    眾人噼里啪啦地吃完了飯,萬峰結賬后和眾人走出飯店。

    接下來該是實地考察了。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