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頭疼的事情

作者:金01
    一九八五年,國家放開生豬經營,國有肉聯廠被推向市場,國內無數的肉聯廠離開了計劃經濟的保護日子開始難過。

    一九八六年五月,漯河肉聯廠廠長高風來在參加一個國際博覽會的時候看到了一臺日笨產的火腿腸灌裝機,就把該設備買回來。八七年的八月,華國第一根火腿腸‘春都’在這里誕生。

    不過火腿腸最初并不受人待見,春都火腿腸的銷售并不如意。

    直到**年漯河肉聯廠在央視花重金打了廣告,火腿腸才在一夜之間風靡全國。

    龍江這里地廣人稀,是國家重點的糧食生產基地。

    每年各個連隊剩余的大量麥頭子就是飼養豬的絕佳飼料,農場可以鼓勵各個連隊的員工大力養豬,然后總場建立火腿腸廠把這些豬收購來制成火腿腸銷往全國各地。

    當然廣告還是要打的。

    萬峰開始給于國普及火腿腸的知識。

    一種外面包著腸衣的肉腸,每根重量一百克,保質期可以達到一百八十天,售價在五毛到六毛之間。

    于國感覺這個主意不錯。

    “但是設備到哪里去買?”

    萬峰回憶了半天,好像自己沒接觸過火腿腸的灌裝機,不知道它具體是什么樣子。

    “那就得你們自己想辦法通過外貿去買了,日笨就有這種設備,當然還需要一個儲藏肉類的冷庫,冬天我們這里不需要冷庫但是夏天就得需要了,這個是投資的大頭,我覺得總場要是能買到設備,這絕對是一條適合我們這地區發展的道路。”

    這樣連隊職工養的豬能賣出去他們才會有興趣擴大經營規模養下去,火腿腸廠把這些豬變成火腿腸銷往東北三省乃至全國,這就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只要自己不像春都集團那樣犯錯誤,就一定會發展下去。

    “好!我把這個主意反應給校領導,再由校領導反應到總場,至于采不采用就是總場的事兒了,反正咱們把主意給他們出了。”

    上午的文化課上完,中午萬峰就去了師傅李友家,并且在李友家吃了午飯。

    在吃飯的時候李友告訴了萬峰一個讓萬峰吃驚的消息。

    有人在龍江上和對面的蘇聯人已經有小規模的交易了。

    “邊防不管嗎?”

    “交易地點在下游的思吉屯那一帶,那里是咱們這兒邊防站和下游霍爾莫基邊防站的中間地段,就是邊防發現趕到的時候人早跑了。”

    這就是**裸的走私了,上一世這種事情是絕對沒出現過的。

    但是這一世卻出現了,而且還出現在八五年冬天,這變化似乎大了點。

    難道蘇聯用不到到**年就會動亂,到不了九一年就會正式解體?

    “知不知道他們都交易什么?”

    “好像咱們這邊只要是商店里賣的東西那邊都需要,這不應該呀,蘇聯可是發達國家,怎么連罐頭好像都沒有的樣子?”李友疑惑地說。

    蘇聯是一個頭重腳輕的國家,它發展的重點都是重工業,輕工業對它們國家的領導來說無足輕重,因此蘇聯當時的輕工業只能說是一塌糊涂,自從七九年一腳踏進阿福汗泥潭里,它國內的經濟狀況已經是一天比一天糟,民用商品處于極度匱乏的狀態。

    否則也不會發生黑禾一個婦女用幾十缸大醬換鋼鐵成了百萬富翁這樣奇葩的事情出現。

    從這一事件上就能看出蘇聯境內的民生用品缺乏到什么程度。

    當然這種現象李友這樣的人是不清楚,兩岸當時還處于封閉狀態。

    “我說徒弟,咱們要不要去干幾趟,賺兩錢好過年花花?”上次林吉他沒去,看到兒子拿了一大堆錢回來他深為遺憾。

    萬峰嚇了一跳。

    “師傅,這事兒可不能干,千萬別去眼紅這個,這可是犯法的,咱們只賺法律規定之內的錢,這種蹲笆籬子掉腦袋的事兒還是遠離。”

    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在龍江上交易,若是被設伏跑都沒地方跑,難道跑到毛子哪邊去?

    那可是和一九一一年進宮當太監,四九年加入國民檔有一比了。

    萬峰肯定是不會去做這樣的傻事的。

    既然民間確實有鋌而走險的交易存在,那么官方的交易也不會太遠了。

    萬峰決定月底之前去一趟黑禾,去曲陽處探探風。

    萬峰回來后,變化最大的自然是張旋,她再也不精神萎靡了,雖然因為條件的限制還沒有和萬峰真的重聚。

    古書里有句講男女之間的話經常出現:寧可沒了有,不可有了沒。

    那意思是說如果女人沒經歷過男女之事,對男女之事還不怎么上心,但是一旦知道了滋味再失去那就是無法忍受的事情。

    張旋就處于這種不可有了沒的狀態下。

    她已經有半年多處于沒有雨露的饑渴狀態下,現在自然滿腦袋想都是扯蛋的事情。

    “這個月底我準備放假,你到我家去住兩天好不?”張旋殷切地看著萬峰。

    萬峰搖頭:“你把你妹子往哪兒攆?”

    “讓她去和我父母弟弟住一起。”

    “能要點臉不?就為了睡覺就把你妹妹攆到你父母那屋?”

    張旋臉紅撅著嘴狡辯:“別說那么難聽好不,難道你不想我?我就知道你心里只有她。”

    “凈扯蛋!”

    “要不月底放假咱倆就在服裝廠屋子里住?”

    這女人為了這個月底都放假了,錢都不賺了,至于這么饑渴嗎。

    不過這個倒是可以考慮,在這里住一天再回家也不是不行。不過在睡覺之前有些事情還是要和張旋說的。

    萬峰把自己家要搬回北遼的消息告訴了張旋,雖然張旋以前也知道這個消息,但是現在經過證實以后悶悶不樂。

    “你回去了那我怎么辦?”

    這個問題確實是個頭疼的問題,張旋到底該不該跟著萬峰到北遼去?

    萬峰也頭疼不已。

    “過完年我把服裝廠兌給小姨,我要到北遼去。”三分鐘后張旋就拿定了主意。

    萬峰開始撓頭。

    流氓罪取消要到九七年,就算張旋過了欒鳳這一關,兩人相安無事,他也要提心吊膽過十多年。

    一旦中間有人告他重婚罪流氓罪啥的他就得進去蹲著。

    你說他不頭疼是胡扯。

    x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