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不敢收(書號:180237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不敢收

作者:金01
    幾分鐘前剛和張旋吹噓過車見車爆胎,現在這車就奔著自己來了,雖然車胎沒爆但差點撞到老子。

    可見火車不是推的,牛筆不是隨便吹的。

    自行車撞到樹上后就倒下了,兩個青年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思念母親。

    “媽呀,屁股摔兩瓣了,你是怎么騎得車?”

    另一個青年也不含糊:“怪我?叫你別亂晃悠,你非特么晃悠,這回完蛋了吧!哎呦,我的胳膊一定是破皮了。”

    萬峰也是倒霉催的,這個時候他竟然還傻呵呵地站一邊看熱鬧。

    兩個青年從地上站起來,互相埋怨的時候看到了萬峰。

    “都怪你,擋了我們的道兒,要不我們根本撞不到樹上。”其中一個穿著半截袖留著小胡子的家伙突然就把火燒到了萬峰頭上。

    萬峰郁悶了,特么的被殃及池魚了,自己應該在他們摔倒的時候就離遠點才對。

    他是從這個時代過來的人,當然知道這時社會上這些閑散青年的尿性。

    “對!就特么怪你,你要是不站在道邊笑,我們哥倆怎么可能撞到樹上。”

    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這種事情萬峰上一世是經歷過的,知道解釋也沒什么卵用,第一就是跑,第二就是鋼下去。

    跑不能,他還得在這里等張旋,跑了待會張旋出來可能找不到他。

    既然不能跑那就只能鋼下去了。

    “兩位大哥,是你們差點撞了我,這怎么還怪到我頭上來了,說話得講理不是?”

    “講什么理?說你擋了我們的道就是擋了我們的道,你哪兒的?”

    半截袖仰著臉走到萬峰面前,伸手推了萬峰一把。

    推得萬峰后退了一步。

    萬峰眼角的余光掃了一下小胡子的襠部,他在算計往這地方踹一腳小胡子會有什么多大的反映。

    另一個青年也圍了上來,兩人呈扇形圍住了萬峰。

    “那你們想怎么樣?”

    “想怎么樣?哥現在心里很火,要揍你!”

    半截袖揮手就是一巴掌。

    萬峰一低頭,巴掌就從他頭頂掠過。

    “吆喝,還敢躲,三兒動手!先揍一頓…”

    兩個家伙摩拳擦掌就準備動手。

    “白江!劉三!你們兩個干什么?”就在兩個青年準備對萬峰動手的時候,一個清亮的聲音響了起來。

    下一刻張旋嗖嗖地跑了過來,擋在萬峰身上。

    白江和劉三看到張旋臉上立刻換成一副獻媚的表情,不過在看到張旋擋住了萬峰臉色又難看起來。

    “張旋,你認識這個小子?”

    “這是我同學!”

    “原來是你同學呀,這小子擋了我們的路害得我們撞到了樹上,不過既然是你同學那就算了,下次告訴他小心點,張旋,有時間請你看電影呀?”

    “沒時間!”

    “那什么時候有時間?”

    “我馬上要上高中了,以后再沒時間了。”

    白江和劉三氣餒地扶起自行車,沒好眼色地看著萬峰:“小子,以后注意點!”

    說完氣哼哼地走了。

    “你怎么惹著他們了?”

    “我哪里惹著他們了,是他們閑著蛋疼沒事兒找事兒。”萬峰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么回事兒,以后你最好不要惹他們。”

    “我倒是沒事兒,我倒是覺得你認識他們可不是什么好事兒,說不定將來你就會栽到這些混子手里。”

    “他們是我家鄰居,認識我當然不奇怪,走吧,咱們到街里去溜達溜達。”

    沿著大街先向西再向南兩人說說笑笑地進入了吳縣縣城中心的十字路口。

    這里是吳縣的中心部位,吳縣的所有商業單位都集中在這里,這里有三個飯店,兩個商店一家書店,一家電影院。

    除了這幾個地方好像再沒什么值得溜達地方了。

    第一百貨是吳縣最大的百貨商店,三層的舊式樓房,據說還是小鬼子建設的。

    幾十年前,小鬼子是準備把吳縣建成龍江地區最大的城市,當時小鬼子的口號是:大大的吳縣,小小的哈賓。

    可是還沒等建設完他們就投降了,但是吳縣還是留下了很多日據時期的建筑。

    兩人在百貨里閑逛著。

    女人逛商店不是看服裝就是看化妝品,張旋就在服裝柜臺前停下了腳步。

    雖然此時商店的柜臺里已經不是老三樣的服裝了,有了少數其它樣式的服裝,但是樣式依然不多。

    但就是這少數幾個樣式也聚集了不少人。

    尤其是一套女式的連衣長裙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自然也包括張旋。

    這是一套半截袖戴掐腰的連衣裙,裙擺很長,估計一般人穿上能到腳腕處,像張旋這個頭也得過膝。

    顏色有淡黃,白、淺灰和淡藍四種顏色,售價十元三角。

    以萬峰的眼光來看,衣服的做工很一般,而且價錢也比峰鳳服裝廠做出的裙子貴多了,他們做一件這樣的裙子出廠價才五塊錢。

    除去近十尺布料和人工成本,一件裙子他們才賺一塊多錢。

    張旋眼睛都不會轉地盯著裙子看。

    萬峰很是無語,這有什么看的?若是把她帶到他的服裝廠去,他們生產的十幾個樣式的裙子估計她可能連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你喜歡哪種顏色的?”

    “白色的,我覺得白色的穿上雅靜。”

    “哈哈,你要是買回去怎么和你媽解釋?”

    張旋搖頭:“我不買,買不起。”

    “我沒問你能不能買起,我是說你要是拿這么一件衣服回去你媽問起你怎么回答?”

    “當然是不讓她看見,將來到學校的時候偷偷的穿。”

    “呵呵,學校開學都就月份了,你頂多穿一個月。”

    “穿一個月也行呀。”

    “那我要是送你一套你敢收嗎?”

    萬峰的話讓張旋非常疑惑:“你送我一套?”

    “假設我現在要送你一套,你敢收嗎?給你三分鐘的時間考慮。”

    張旋沒用上三分鐘的時間考慮,她只考慮了一分鐘就搖頭:“不敢收。”

    “說說理由?”

    “你憑什么要送我衣服呀?”

    “這是我的事兒,你說說你不敢收的理由。”

    “我沒有理由收你的東西,我們雖然是同學但是非親非故。”

    很理智,在和對方沒有什么關系的情況下當然不能隨便收人家的東西,名不正言不順。

    x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