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農機修理工

作者:金01
    萬峰回到姥姥家一頭拱到炕開始睡覺,一覺睡到第二天早晨八點多鐘。!

    睡過頭了,這是他到姥姥家后這些日子第一次睡覺睡到這個時候起床。

    小舅早沒影了,大概去工了。

    萬峰爬起來到外地喝了半瓢水。

    “早飯在鍋里,怎么叫你也不醒。”姥姥在屋外發出埋怨聲。

    “不吃了,等午一起吃,姥爺今天不是去磚瓦廠班嗎,我得去看看。”

    一個是姥爺班,再一個是今天他要修拖拉機。

    萬峰騎著自己的破自行車出門,幾分鐘后到了磚瓦廠。

    一進磚瓦廠看到姥爺諸賢雨正在和張海在磚瓦廠的磚垛里轉悠,似乎正在清點磚瓦廠里紅磚的存在數目。

    當一個保管自然要全面了解磚瓦廠的一切了。

    看到姥爺一副新官任三把火的樣子,萬峰覺得還是遠離點較明智,這要是湊付到跟前說不定有被抓勞工的可能,因此他根本沒靠前,而是走到那臺拖拉機面前。

    肖軍知道萬峰今天要修拖拉機,所以并沒有把拖拉機開出去,他正懶洋洋地靠著拖斗望天。

    萬峰隨身帶著一套全是補丁的破衣服,這是小舅不要的一套衣服,他找出來當工作服用。

    這套衣服穿在身有點過大,像民國時期那些大師穿的大褂一樣,萬峰只好弄根草繩子系在腰才算湊合。

    拖拉機隨車帶了一些簡易工具,萬峰用這些工具開始修理拖拉機。

    首先要拆卸的是方向盤連桿前端的球頭,兩個球頭的磨損都很嚴重,這增大了方向盤的轉向間隙而且前束還不穩。

    這臺拖拉機難道出過大力,怎么這種地方都磨損這么嚴重?

    拆卸完連桿后開始收拾發動機了。

    肖軍已經把機蓋子掀起來了。

    “你以后要是想當一個好司機,我現在所做的一切你要記住,包括步驟和過程,現在你找個盆什么的把發動機油底的機油放出去,是這個螺絲把它擰開油流出來了。”

    這是有徒弟的好處,有些東西不用自己動手。

    22拖拉機采用的是2100兩缸直列發動機,八零年的拖拉機發動機大部分都是2100、4100,2125、4125以及鐵牛55型拖拉機用的4115.最新式點的大概是尚海拖拉機廠出產的尚海50用的495型發動機,再是單缸子是195,反正翻來覆去是這么些玩意。

    這些發動機萬峰一世但拖拉機手的那幾年不知道拆卸過多少,別看這輩子他還是第一次拆卸這些發動機,但對它們一點也不陌生完全熟門熟路。

    拆掉氣門室蓋,卸下缸蓋,卸下油底殼和連桿螺絲把活塞和連桿抽出來,一邊拆卸一邊給肖軍講解。

    當需要拆卸的東西拆卸完畢,伸手摸摸缸套壁的溝痕,把缸套也拔了下來。

    至于氣門那套裝置他沒檢查,那一套東西不是易損件一般都不用更換。

    “看到沒有,完好的缸套是沒有一點溝痕的,你用手摸摸,這缸套都磨手了這是磨損嚴重了。”

    肖軍伸手在缸套壁摸了一把點頭。

    “還有活塞和活塞環,這活塞環都快磨沒有了,再過些日子排氣管該噴機油了,到了那地步你是帶著一壺機油也不夠一天用的。”

    萬峰又檢查了曲軸和軸瓦,沒有卡尺只能靠手摸了。

    想了想又把油嘴子和柴油泵卸了下來,既然拆了那么該修的一并拿下來去修修,油泵和油嘴子也拿去校正一下。

    萬峰寫下了要買的東西:兩付缸套,兩個活塞,一付活塞環,一個缸墊,兩個轉向球頭總成以及校泵。

    兩個缸套大約十幾塊錢,兩個活塞估計得三十元左右,活塞環要石家莊環大概得六七塊錢,缸墊三四塊,再加球頭總成大概得二十元。

    一百塊錢應該是差不多了。

    當這一切拆卸完畢,時間已經是午十點鐘了,招手把張海叫了過來。

    張海過來聽萬峰介紹損失情況。

    “這些零件我大約摸算了一下,估計得八十多塊錢,這只是大約摸的價錢,我也不太清楚具體多少錢。”

    張海寫條子讓萬峰到會計那里去拿錢。

    要買這些配件只能到農機公司去買了,算公社拖拉機站有配件估計也不一定能配全。

    要去農機公司只能下午坐車去了,但愿農機公司八月十五放一天假,要是多放兩天下午去也有可能白去。

    萬峰脫下那身破衣服洗干凈手去洼后隊部找會計拿錢,在經過欒鳳家的時候,欒鳳從窗戶探出腦袋笑瞇瞇地看他。

    萬峰對著隊部指指沒進去直接去了隊部。

    領了錢后回家吃午飯然后在道邊等拖拉機。

    一點左右兩臺拖拉機突突突地駛過來了,肖軍要和萬峰去買配件也坐在拖拉機。

    萬峰了拖拉機一個小時后到了縣城,萬幸的是農機公司八月十五只放了一天假,今天他們照常營業。

    2100和4100是北遼省用途最廣的發動機,并且紅崖縣柴油機場生產這兩種柴油機,因此根本不存在缺件的問題。

    僅僅十幾分鐘,萬峰買齊了配件。

    與他預計的價格差距不大,這些配件花了還真花了八十多塊錢。

    肖軍坐在農機公司面前的臺階等拖拉機回來,萬峰則拿著油泵和油嘴子跑到柴油機廠去校泵。

    當時的紅崖也只有縣柴油機廠有對外校泵的業務。

    校泵的工時費是六塊,換了一個油嘴子花了五塊,小隊給的一百塊錢還剩了幾塊錢。

    但萬峰拿著校好的油泵回到農機公司門前的時候,送磚的拖拉機已經等在這里了。

    如果時間充足的話他本來還想問問夏秋隆電子表的銷售情況,但是現在明顯是沒時間。

    回到磚瓦廠后用最快的速度把拖拉機裝起來后,天已經擦黑了。

    肖軍已經提前回家了,萬峰只好把張海叫來,兩個人把發動機弄著了火。

    這回發動機的聲音柔和了許多,排氣管再也不冒黑煙了,只要經過少許的磨合,這是一臺好拖拉機。14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