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第1025章 土靈獸(書號:179166

第1025章 土靈獸

作者:赤練子
    順著河道一直向上,正行走間,前方忽然傳來一陣極為龐大的靈力波動。

    龍瀚快步向前幾步,順著那小小的河道岔口拐過去,卻見那巨大的河道中間,一個的土黃巖石堵在那里。

    在土黃巖石的后面,一層朦朦朧朧的靈力護罩將空氣都扭曲了,使得眾人甚至都看不清那靈力護罩背后的樣子是什么。

    溫慧并不懂得靈力,自然感覺不到這些。

    她只是看著大巖石,皺眉說道:“看,這里有塊大石給堵住了,一定是它將水源給堵住了,我去把它移開。”

    “吼嗚……”

    那大巖石忽然動了起來,在巖石縫里面,一個巨大的腦袋抬起來,仿佛警告一般,對眾人用力的咆哮了一聲。

    這個大巖石能堵住整個河道,體型自然不小,這一聲怒吼,雖然龐大,但卻不顯得震耳欲聾。

    “哎呀,它還會動!”

    溫慧大驚,向后退了一些。

    王蓬絮輕輕上前兩步,面帶帶著善意的笑容,柔柔的請求道:“能不能請你離開這里呢?你在這里擋住了水源,下游的人都沒有水喝了!”

    “吼嗚……”

    那巨石獸似乎不通人言,只是對眾人怒吼一聲,但意味已經很明顯了,就是不讓開。

    “看來,還是要動手了,讓我來!”

    溫慧做了一個擼袖子的動作,將自己的雙錘從背后取了出來,喝道:“看我好好的教訓它。”

    “等一等,溫慧,這是土靈獸,乃天地靈獸,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跟人過不去的,你看清楚了,它已經很虛弱了,這樣都不能動,一定是有苦衷的。”

    龍瀚雖然知道這是土靈獸,但卻也只看得出來這土靈獸早已經斷絕了生機,枯萎了靈泉,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也是無力回天。

    它為什么會堵在這里,龍瀚就不知道了。

    他攔住了正要上前的溫慧,轉而對王蓬絮說道:“絮兒,你的交流能力不錯,去跟它說說,有什么需要幫忙的,我們幫它一把就是。”

    “好的,龍哥哥。”

    王蓬絮甜甜笑了笑,點了點頭,這才挨近了那土靈獸。

    也許是絮兒面上的真誠很容易打動,在她接近了土靈獸之后,土靈獸沒有什么太過激動的反應。

    隨著王蓬絮的接近,現場為之一靜,眾人的目光都緊緊地盯在王蓬絮的身上。

    一旦那土靈獸有什么異動,現怕便會受到群起而攻之。

    “嗚嗚……嗷嗚……”

    王蓬絮聽得清楚,從那土靈獸的身下,仿佛有什么聲音傳過來。

    “你們聽,好像有什么聲音!”

    說著,王蓬絮卻是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讀心能力施展出來。

    瞬間,她便讀懂了那土靈獸的心思。

    “這里、這里,快看,是它的小嬰兒。”

    忽然,溫慧在一邊興奮的指著土靈獸腹下的一處空隙,說道。

    順著溫慧的目光看去,眾人果然發現那土靈獸的腹下,有一只小小的土黃~色貍貓一樣的東西。

    龍瀚詫異的向著那里看過去,卻是有些失笑,沒想到這里居然還有一個小嬰兒,被它母親的靈力遮擋了,所以自己也居然沒有發現它。

    “吼嗚……”

    似乎是發現眾人正在注視著它的嬰兒,土靈獸警告性的嘶吼了一聲。

    這一聲,卻是有些震耳欲聾,讓得眾人耳膜生疼。

    顯然這土靈獸也是急了,哪怕是茍延殘喘之軀,竟也回光返照一般,鼓起了莫大的力量。

    “你放心,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

    溫慧難得的溫柔了一句。

    龍瀚上前了幾步,點了點頭說道:

    “看來,是你的嬰兒還大小,不能走路,所以你才堵著河水,不讓河水流下來的,雖然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是如何造成的……”

    {實在是很詭異的場面,虛弱的土靈獸怎么會在河道中間產子,就算不是在這里產的,它又是怎么來這里的,最終弄成這么尷尬的場面。}

    “但是你已經油盡燈枯了,雖然憑著意志力可以超越生死,但畢竟有限。”

    “你死后,你的孩子會怎么樣,你應該知道。”

    “所以,還是讓我們把你的孩子移開到安全的地方。”

    王蓬絮踮起腳尖,向著那小土靈獸看了一眼,柔柔笑道:“對呀,一定是這樣,它害怕小嬰兒被不能離開,那我們把小嬰川移開好不好?它的媽媽就不用擔心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還歡喜的拍著手,能這樣皆大歡喜,卻是她最想看到的場面了。

    “讓我來!”

    王蓬絮話音剛落,溫慧便自告奮勇,向著土靈獸走了過去,眼中隱隱地,竟然還有幾分期待之色。

    果然,在溫慧接近土靈獸的時候,它表現得很溫馴,一點也沒有要攻擊。

    這也讓得溫慧心頭大定,面上竟是前所未有的帶上了溫柔之色。

    將手輕輕搓了搓,似乎是要搓熱一般,這才緩緩向著小土靈獸伸出手去。

    “哦……好可愛啊……小乖乖!”

    抱起那只小土靈獸,溫慧就像是抱著什么神圣的東西一樣,輕緩的抱在懷中,仿佛像是把在捧著一個瓷娃娃一樣,生怕摔壞了,又像是在抱著一只小貓。

    或許,這只小小的土靈獸,本來就是一只小貓。

    因為出生不多久,甚至連眼睛都還睜不開,只是在呼呼的睡著。

    抱著小土靈獸,一直走了很遠的距離,溫慧才將它輕緩的放在地上,在它的柔順毛發上面撫了撫。

    溫慧站起身來,對眾人遙遙的招了招手。

    “好了,你的孩子應該不會再被淹到了,你還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在溫慧向著這邊走過來的時候,龍瀚上前一步,對土靈獸回問道。

    土靈獸感激的看了龍瀚一眼,隨即,張□吐出一個土黃的光球,緩的向著龍瀚手中過去,落到他的手中。

    待到光芒散去,卻是形成了一個土黃的圓滾珠子!

    “呃……土靈珠!”

    手中的珠子,龍瀚再熟悉不過了。

    畢竟,前兩任的土靈珠就是在他手中被用完的,沒到這第三任這么快就落到他的手中。

    “是啊,是土靈珠耶!它是在感謝我們嗎,一定是這樣。”

    王蓬絮拍了拍手,甜甜一笑,重重點頭說道。8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