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第126章 戰四圣僧(書號:179166

第126章 戰四圣僧

作者:赤練子
    “阿彌陀佛!”

    聽到龍瀚提及一心大師,包括在了空在內,在場所有的和尚齊聲念了一句佛號,神情十分的肅穆。

    了空對龍瀚道:“施主,小僧的師傅已經坐化升天。”

    “一心大師坐化了?”

    龍瀚微感詫異,不過很快又擔心了起來。

    原劇中,一心大師是在找到了和氏璧不久,就坐化升天。

    所謂善惡相隨,正因為石之軒練成了極邪惡的不死印法,和氏璧的至善力量才會同時出現,發出了奇異的光芒,所以才讓一心大師找到了和氏璧。

    找到了和氏璧以后,一心大師便將和氏璧藏在銅殿的銅鐘里面,接著,先被梵清惠發現,后被師妃暄和徐子陵發現。

    師妃暄和徐子陵利用和氏璧,凈化了他們體內的邪帝舍利魔功。

    而和氏璧是不死印法的克星,石之軒也在千方百計的想要得到。

    熟悉劇情的龍瀚,真擔心由于他介入了劇情,導致和氏璧落入石之軒手上,并被破壞,那樣的話,僅靠金剛不壞神功,他體內的邪帝舍利魔功,恐怕無法徹底凈化。

    所以,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進入銅殿,取得和氏璧。

    龍瀚很客氣地道:“那么一心大師的真身,想必供奉在銅殿之中,我想進去參拜一下。”

    說完,他便大搖大擺地想要進入銅殿。

    了空忙擋住了龍瀚的去路,施禮道:“阿彌陀佛,施主,銅殿乃佛門清修之地,鄙寺一向不對外人開放,請施主留步。”

    龍瀚道:“若是我偏要進去呢?”

    了空道:“施主莫要為難小僧。”

    龍瀚道:“今日,這銅殿我是非進不可。”

    “想要進銅殿,先過貧僧這一關再說!”

    還未等了空說話,一位穿著藍色僧袍的和尚站出來說話了,右手還杵著一根禪杖。

    龍瀚看了看這位神色不善的和尚,渾然不驚,淡淡地問了空道:“這位大師是?”

    了空道:“這位是鄙寺四大圣僧之一,帝心尊者。”

    他擔憂地看了看帝心尊者,想要出言阻止,又知道帝心尊者的脾氣,只怕他越阻止,帝心尊者越不服氣。

    正當了空糾結的時候,帝心尊者依然擺出了架勢,對龍瀚道:“施主,出招。”

    “尊者先請!”龍瀚微微一笑地道,并擺出一個請字。

    “既如此,休怪貧僧不客氣了。”

    說完,帝心尊者手持伏魔杖,對著龍瀚當頭拍下,正是一招“力劈千鈞”。

    伏魔杖法乃是當年達摩祖師所創,為護衛佛法所用,威力巨大。

    杖法共分為三段,每段三十六招,一段比一段厲害。

    每一招用的都是佛門真氣,看上去似乎并不威猛,其實每一杖都有開碑裂石之能,伏虎降龍之妙。

    帝心尊者這一招堂皇大氣,氣勢不凡,先聲奪人。

    面對帝心尊者這當頭一劈,龍瀚腳步一閃,迅速地躲避開來。

    不待龍瀚反攻,帝心尊者禪杖于半途一變招,又使出一招橫掃千軍。

    似力劈千鈞這種迅猛的招數,帝心尊者都能夠隨意半途變招,收發隨心。

    可想而知,帝心尊者的武學境界已經到了一種極其高明的地步了。

    長兵器的優勢,就在這一刻,被帝心尊者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帝心尊者的禪杖掃過龍瀚的腰間,龍瀚的身體往后一縮,那禪杖便掃空了來。

    禪杖跟龍瀚的身體距離,不過分毫之間。

    在禪杖堪堪劃過腰際,帝心尊者再次變招了,由橫變豎,一發力,禪杖杖頭往上一挑。

    龍瀚后退一步,那禪杖便挑空了。

    帝心尊者連續出了三招,龍瀚都只是躲避,而沒有還手。

    之所以讓帝心尊者,是看在一心大師的面子上。

    “尊者,你攻了我三招,也接我三招如何?”

    不待帝心尊者接話,遙遙一掌,龍瀚已然拍出。

    霎時間,一個巨大的掌印憑空飛出,掌風襲人,刮面生疼。

    就是在后方觀戰的了空和另外三位圣僧也能夠感受到其中猛烈的勁道。

    “好強的掌力!”

    帝心尊者不敢怠慢,灌注全身功力于禪杖之中,遙遙一禪杖擊出。

    轟!

    韓葉的掌勁和帝心尊者禪杖的勁道在半空猛烈地撞擊在一起,頓時間,勁風四散,氣流激蕩。

    若非四大圣僧、了空等人都有真氣護體,這勁風,足以將五人衣衫給震碎。

    見帝心尊者果然有兩把刷子,龍瀚便也不客氣了,當下連續拍出兩掌。

    這兩掌好似久蓄的江水,一下子破堤而出,洶涌澎湃,氣動山河。

    帝心尊者神色為之一震,不敢大意,當即放棄禪杖不用,全身功力凝聚于雙手,衣衫鼓漲,連續轟出兩拳。

    這兩拳正是佛門的招牌武功“韋陀杵”。

    這一杵沖出,蘊含著一股金剛伏魔的禪意,剛猛渾厚,端莊凝重,如同韋陀駐杵而立,威風凜凜。

    龍瀚的掌勁和帝心尊者的拳勁,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又是一聲轟響,動靜更勝之前許多倍,震得整個廣場都好像在顫抖。

    龍瀚的功力遠高于帝心尊者,他的掌勁不但將帝心尊者的拳勁轟擊得無影無蹤,而且氣勢只是稍減,掌勁繼續沖向帝心尊者。

    帝心尊者大驚失色,兩股掌勁分左右夾擊,他已經來不及閃避,唯有用佛門天罡真氣護體。

    “小心!”

    了空和其他三大圣僧大吃一驚,異口同聲地高聲提醒。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帝心尊者雖有真氣護體,但是龍瀚的掌勁太猛、太霸道,他哪里抵抗得住。

    立時,帝心尊者的身體倒飛出去,其他三大圣僧已經沖了出來,接住了帝心尊者。

    即便如此,帝心尊者仍是噴出了一口老血。

    “施主好掌法!貧僧嘉祥,得罪了!”

    嘉祥大師將受傷的帝心尊者交給了空,并朝另外兩個圣僧打了一個眼色,三人一起站出來,各自凝聚氣勢,擺好迎戰姿勢。

    龍瀚鎮定自若,但面對三大圣僧,他不敢大意,右手一伸,背后的一把刀抖動了一下,離鞘而出,刀柄落在龍瀚的右手中。

    “三位小心了!”

    話音剛落,龍瀚手中的刀當空斬出。

    頓時間,數丈之長的刀氣如暴風驟雨一般劈空而出,斬向三大圣僧。

    三大圣僧心中一凜,如此強大、狂暴的刀氣,他們從未見識過,真是大開眼界。

    他們不敢硬接這股刀氣,紛紛四散開來,身形晃動,便將龍瀚給團團圍住。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