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第16章 天香豆蔻(書號:179166

第16章 天香豆蔻

作者:赤練子
    三道寒光剛一出現,身在太后前面的龍瀚憑借靈敏的聽覺和視覺,覺察到了。

    “太后,小心!”

    龍瀚抬腳踢飛了一道射向太后的寒光,同時右手夾住了另一道射向自己的寒光,并按原路回敬給對方。

    “啊!”

    還有一道射向假烏丸的寒光,不偏不倚,剛好射中了假烏丸的咽喉,當場斃命。

    “啊!”

    另一邊,曹正淳帶來的人馬之中,有一個錦衣衛慘呼一聲,倒下了。

    這個人正是被龍瀚回敬的寒光射中。

    “怎么回事?”

    曹正淳剛才低頭專心扶著太后下臺階,并沒有看到整個過程,只看到了龍瀚的動作,他還以為有人只是偷襲龍瀚和假烏丸。

    一個錦衣衛頭領,檢查了一下倒地的錦衣衛,抱拳向曹正淳稟告:“回督主,陸副千戶死了。”

    “好啊,你竟敢當眾殺了本督的人,來人,將他拿下。”

    曹正淳還記恨著龍瀚與他過招的事情,故而借此機會,想要將龍瀚擒住。

    太后正要開口阻止,龍瀚卻已經搶先說話了:“慢著,曹公公,你這么著急把貧道拿下,難道你就是背后主使將太后擄走的元兇?”

    “你血口噴人,本督對皇帝、對太后忠心耿耿,怎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曹正淳見龍瀚將屎盆子往他頭上扣,他當然不干了,并且大義凜然地表起了忠心。

    龍瀚指了指地上的飛鏢:“是嗎,方才那個陸副千戶射出了三只飛鏢,分別射向貧道、太后、以及那個擄劫太后的假烏丸,企圖殺人滅口,陸副千戶是公公的人,難道不是公公指使陸副千戶殺人滅口嗎?”

    撲通!

    還未等龍瀚說完,曹正淳嚇得立刻跪倒在太后面前,磕頭如搗蒜:“太后,冤枉啊,奴才冤枉啊,奴才絕沒有指使陸副千戶殺人滅口。”

    看見曹正淳害怕的模樣,龍瀚心中一陣暗爽。

    其實龍瀚心里清楚,陸副千戶十有是朱無視安排在曹正淳身邊的眼線。

    朱無視很有可能通過飛鴿或其他渠道,得知了這邊的情況,就暗命陸副千戶,找機會除掉龍瀚等三人。

    一來,可以將擄劫太后的事情徹底隱瞞下去。

    二來,如果太后真的死了,皇帝必然大怒,追究罪魁禍首,那么朱無視就可以趁機嫁禍到曹正淳的頭上,扳倒曹正淳。

    一箭雙雕,好狠毒的計謀,好深的心機。

    這個朱無視,果然手段狠辣,做事果斷。

    如果沒有聽到假烏丸的招供,太后或許真的相信是曹正淳企圖殺她滅口,既然擄劫她的元兇是朱無視,那么命陸副千戶殺人滅口的人很有可能還是朱無視。

    這個朱無視,果然有造反之心。

    幸好有龍瀚在,又救了她一命。

    太后明白,龍瀚之所以反咬曹正淳一口,是因為他想轉移注意力,所以她也沒有揭穿龍瀚,而是對曹正淳道:“曹公公的忠心,哀家還是知道的,你起來。”

    曹正淳這才暗抹了一頭冷汗,從地上爬了起來。

    接下來,曹正淳一邊安排座駕給太后回宮,一邊命人收拾收拾殘局。

    可憐的假烏丸,冒著極大的危險,為朱無視賣命,最后卻被朱無視無情地滅了口。

    到了這一刻,龍瀚才真正的將太后救出來。

    完成了輪盤發布的第一個任務,他終于第一次點亮了輪盤上蛟龍圖案的一個孔洞。

    …

    跟著太后一行人,龍瀚第一次正大光明的進入皇宮,也第一次見到了這方世界的大明皇帝。

    果然像電視劇一樣,皇帝十分的年輕,頗有皇帝的風范。

    其實這方世界是屬于一個架空世界,大明歷史上沒有閹狗曹正淳,也沒有鐵膽神侯朱無視。

    至于皇帝,原劇中,朱無視帶著十大將軍,逼著皇帝退位時,曾直呼過皇帝的名諱:普照。

    大明歷史上當然沒有朱普照這個皇帝,不過大明正德皇帝名叫朱厚照,朱普照的原型應該就是朱厚照。

    至于曹正淳的原型,極有可能就是劉瑾,而朱無視的原型可能是寧王。

    龍瀚在御書房參見皇帝時,太后已經換上了一身華服,坐在皇帝的身旁。

    一番禮儀以后,皇帝開口了:“聽母后說,是道長及時出現,誅滅了擄劫母后的奸人,救了朕的母后?”

    龍瀚又開始忽悠了起來:“是的,皇上,貧道適逢其會,不忍見國母受難,便出手搭救太后。”

    母后安然無恙,皇帝很開心,大手一揮:“道長救了太后,要什么賞賜,盡管說出來。”

    曹正淳陰陽怪氣地道:“是啊,道長這次救了太后,功勞不小,想要什么賞賜,說出來,皇上一定會滿足你的。”

    龍瀚看了一眼曹正淳,心中一動,道:“本來貧道搭救太后,不求任何賞賜,只是貧道最近在煉制一種丹藥,需要一味藥,此藥不可或缺。”

    皇帝聞言,愣了一下,這個要求太簡單了:“一味藥?這個簡單,宮中御藥房有天下各種奇珍藥品,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龍瀚神神秘秘地道:“這味藥極其珍貴,天下難尋,貧道掐指一算,算出太后正好收藏了這一味藥。”

    太后驚訝了一下:“哀家有道長所需的藥?不知這味藥的藥名是什么?”

    龍瀚一邊用余光瞄著曹正淳,一邊緩緩地道:“天香豆蔻!”

    “天香豆蔻!”

    聽到這個藥名,太后臉色大變,她確實有過一顆天香豆蔻,還是先皇賞給她的,可是她早已不小心弄丟了。

    由于是先皇賞賜的東西,弄丟以后,她不敢聲張。

    幾乎是同時,曹正淳聽到這個藥名,也跟太后一樣的反應。

    他的反應,盡被龍瀚收入眼中。

    皇帝一見母后的表情,便猜出母后必然聽過這個藥:“母后,你果然有天香豆蔻?”

    太后心知不能隱瞞了,只好說出實話:“先皇確實曾賞給哀家一顆天香豆蔻,不過...”

    龍瀚很適時地打斷太后:“不過太后一時忘記了放在何處,是不是,貧道知道太后的天香豆蔻在哪里。”

    “道長竟然連這個也知道?如今哀家的天香豆蔻在何處?”

    太后更加吃驚不小,丟了天香豆蔻,她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龍瀚竟然知道,太不可思議了。

    龍瀚突然指著曹正淳道:“就在曹公公的手上。”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