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網游小說 >> 第1155章:末日預言(書號:176238

第1155章:末日預言

作者:終極成神
    “悅娜,你知道你們這些石壁上的這些怪物是什么怪物嗎?”

    斷古今馬上好奇問道。

    “這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我只是將這些石壁上的怪物當做是以前建造這個宮殿的先輩看作是亂畫的,我想,它們只有將那些怪物畫成這樣,才顯得好看!”

    斷古今聽到悅娜的回答,頓覺無語。

    他覺得那些石壁上的怪物應該是十多萬年以前那盤真大帝見過的怪物。

    “難道這個上古遺跡只是那上古龍帝為了保護羽化族等生靈而建立起來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上古龍帝可能只是將它們暫時安排在這里,只是后來出現了變故,也有這種可能的!”

    斷古今腦子快速閃過各種可能,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將上古龍帝想得那么壞。

    在經過走廊時,他就看到有十個羽化族男子站在兩側。

    “他們是士兵?”

    斷古今好奇問道。

    “是的!我已經叫我的手下將我們之前抓到的那些神界武者送到這里來了,你稍等一下,就可以見到它們了!你放心,我不會為難你們的!相反,我要和你合作!”

    悅娜一臉誠懇說道。

    “我們該怎么合作?”

    斷古今只覺一頭霧水,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悅娜要找他合作。

    “難道她只是為感激之前在那濃霧區域發生的事情?”

    他眼珠子一轉,就想到了這一種可能。

    “我想帶領我的族人走到外面的世界去!這就是我要和你合作的理由!”

    悅娜卻是一臉無比認真說道。

    “悅娜,你有所不知,現在外面的世界很危險的,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小世界其實是在黑暗世界中!”

    斷古今知道悅娜對外面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肯定有所不知,于是,他就將現在外面世界發生的一切事情告訴給悅娜知道。

    悅娜聽了之后,這才知道原來現在外面的世界這么危險。

    “暈死!那就是說我們現在與其出去,還不如就在這里好好活下去!”

    悅娜感慨說道。

    “這個上古遺跡還能存活多久,就要看那些異域生靈的實力有多強大了!如果那些異域生靈決定要將這個上古遺跡徹底破壞,那這個上古遺跡里面所有的小世界都會遭到毀滅性的破壞,也就是說,這個小世界內所有生靈都要死!”

    斷古今說道。

    “那我們該怎么辦?我們不出去是死,出去也是死,那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悅娜頓時著急了起來。

    “你不要著急,現在外面那些異域生靈正在這里找上古龍帝的寶物,我估計它們要在這里好好找一段時間的!”

    斷古今知道如果這個上古龍帝的遺跡出口就是入口,那即便他和悅娜能夠逃離上古遺跡,最后還是會被那些包圍在遺跡外面的異域生靈包圍。

    如果真是這樣,那它們就插翅難飛了!

    這樣的結果不是斷古今想看到的,他知道,在絕大部分的遺跡中,都不會將入口和出口設為同一個地點的。

    一般情況下,入口都是唯一的,但出口最后都是用傳送法陣進行隨機傳送的。

    過了一會,斷古今就在里面一個巨大的客廳坐了下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很快,外面就來了五個神界武者。

    那五個神界武者看起來非常憔悴,它們面色蒼白無血。

    “你虐待它們了?”

    斷古今疑惑的看著悅娜。

    “我沒有啊,它們被我抓到這里來后,就是這個樣子的了!”

    悅娜回答道。

    “我問你們,你們叫什么名字,是神界哪個仙門的?”

    斷古今馬上問道。

    那五個神界武者聽到斷古今的詢問后,馬上來了一些精神。

    “我叫聶志雄,我是舍我神庭的弟子!”

    “我叫田大明,我是正輝神庭的弟子!”

    “我叫昊人杰,我是北冥世家的弟子!”

    “我叫彭沖離,我是亙古神庭弟子!”

    “我叫程輝,我是名震神庭的弟子!”

    斷古今聽了它們介紹后,并且用神識探查它們的身子,確定它們沒有問題后,他才微微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很好。

    他馬上對悅娜說道“悅娜族長,我肯定它們都是神界弟子,還請悅娜族長放了它們,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想辦法,離開這里的!”

    悅娜說道“我之前強行讀取了它們的記憶,我知道以前發生在它們身上的任何事情。我告訴你,這個叫程輝的男子,他曾經強暴過兩個小師妹,還將她們殺了,然后丟尸荒野,你說你們神界會怎么做?”

    聽到悅娜的話,斷古今怒視那個叫程輝的弟子,他怒道“殺人者償命!悅娜族長,如果這個程輝真的做出如此罪大惡極的事情,那就請族長動手吧!”

    “好!”

    悅娜走上一步,直接用手靠在那程輝的心臟處。

    那程輝雙腳立時哆嗦了起來,他求饒道“饒命啊!饒命啊!”

    然而,尚未等他說完下一刻,他的身子就被悅娜發出的冰氣全身都凍住了。

    接著,悅娜右手就變出一把冰劍,她直接一劍刺穿了程輝的心臟。

    鮮血從程輝身上流出,很快就被冰住了。

    看到那叫程輝的男子被殺死,在場的其他四個神界武者頓時緊張了起來。

    他們想了一下的過去,就覺得自己即便以前犯過一些錯誤,但罪不至死。

    但他們心里也是非常擔心,他們不知道那悅娜在他們面前殺死那程輝,是不是故意給他們一個下馬威,好鎮住他們。

    如果她的目的真是這樣的話,那四個武者就決定要好好陪演這一出戲。

    “這四個人沒有犯任何大錯!”

    悅娜說道。

    “那就放了他們吧!”

    斷古今淡淡說道。

    “好!你們自由了,但你們不要離開這里!這里很危險的!”

    悅娜說道。

    斷古今眼眸一閃,就告訴那四個武者,他是來拯救他們的。

    他并沒有將空間手鐲這個秘密告訴悅娜,他無法完全相信悅娜。

    “你們四個就跟我一起,我們一定要想盡辦法活著離開這里!”

    斷古今很認真說道。

    “好的!”

    那四個神界武者誠懇說道。

    他們四人心里對斷古今有各種猜測,但他們知道,現在形勢比人強,對方只要動動嘴巴,就可以輕松將他們四人殺死了,他們能做的事情就是先委曲求全,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說。

    斷古今就將他們所在的這個小世界內的情況告訴給那四人知道,那四人這才知道原來他們現在所在的小世界有四個種族存在。

    “你們還記得你們是怎么被那些異域生靈抓住的,之后你們又是怎么被這里的羽化族抓住的?”

    斷古今詢問那四人,那四人馬上就將之前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一切事情告訴給斷古今知道。

    斷古今聽了之后,這才知道原來那四人是被隨機傳送到那濃霧區域外,之后就被一些在附近巡邏的羽化族族人抓到了。

    “悅娜族長,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行動吧,你也知道,現在情勢危急了,如果我們什么都不行動的話,很快,這里就會有更多的異域生靈進來了。”

    斷古今說道。

    “你讓我好好想一下!”

    悅娜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她絞盡腦汁想了好一陣,最后卻是什么辦法也想不出來。

    “對不起,我真的什么辦法也想不出來!”

    悅娜說道。

    “我有辦法,我想請悅娜族長將外面的處境告訴其他三個部落,讓它們也做好戰斗準備!如果我們不能夠從這里逃出去,那留在這里所有的生靈結果只有一死了!”

    斷古今很認真說道。

    “我知道了!”

    悅娜完全相信斷古今的話,她之前可是強行讀取過那些神界武者記憶的,她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在發生什么。

    但若讓她去對付那些異域生靈,她就真的束手無策了。

    進攻敵人,那從來就不是她的強項,甚至也不是任何一個羽化族族長的強項。

    它們能夠在這里長久生存下去,靠的是雪山強大的禁制力量,它們不需要去進攻敵人,只需要躲藏進入雪山,就可以憑借雪山的禁制,永遠處于不敗之地了。

    但現在,它們要去進攻外面那些就連神界大神,甚至仙域仙人都感到棘手的異域生靈,她就覺得這個任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而且,它們這里所有的生靈都只是能夠發揮到武圣境界的戰力。

    她可以想象,一旦整個羽化族族人失去雪山的保護,它們一旦遇上異域生靈,那它們就只能慘遭對方的屠戮。

    她馬上就叫過一個手下,下令讓那個手下去尋找其他三個部落的族長,讓它們知道現在的處境。

    “我們只能在這里等待消息了!”

    悅娜說道。

    “好的,那我們就在這里等!”

    斷古今馬上給那四個武者服下一些丹藥,然后他就在大廳中盤膝而坐,恢復實力。

    時間如流水,匆匆而逝。

    半天后,悅娜就收到了手下的回報。

    “報族長,羽陣族的族長說它們不會相信我們提供的情報的,它們認為這是外面那些入侵者的陰謀!而密林黑熊和草原毒蛇,它們也是說它們不會相信我們提供的情報。”

    聽到這個情報后,悅娜冷哼一聲,之后,她就長舒出一口氣。

    對這個結果,她之前就想過了,她知道,在這里,也只有她一個人會相信斷古今等神界武者的話。

    斷古今和另外四個武者聽到那手下的匯報后,個個傻眼了,他們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這里絕大部分生靈都不會相信外面發生的事情,它們反而覺得這都是入侵者的陰謀。

    悅娜眼眸一陣閃爍,她實在拿捏不定主意,她相信其他三個部落的高手都會抓住一些外來者,但它們就是不相信。

    “你們也聽到了,我也沒有辦法讓其他三個部落的族長相信我說的話!”

    悅娜一臉無奈說道。

    “看來,就只能看悅娜族長你的決定了!”

    斷古今嘆息一聲,說道。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啊!”

    悅娜直接說出自己的疑惑,她可以想象,如果她真的想讓她的族人躲過這一劫,那她就要帶領她的族人逃離雪山。

    除非她能夠讓她的族人相信這個地方真的變得非常危險,否則,她相信她的族人是不會跟她放棄雪山的。

    但難道她就只能讓她的族人強行讀取眼前這五個神界武者的記憶嗎?

    就算她的族人都將眼前這五個神界武者的記憶都強行讀取了,也要她的族人肯相信才行啊。

    她相信在她的族人中,肯定只有極少數族人肯跟她一起離開。

    想到此,她就覺得焦頭爛額。

    正在她想不出任何辦法的時候,突然間,她的手下傳來了一個消息。

    “稟告族長,不好了,現在外面突然出現了很多的鐵毒巨蟻,那些鐵毒巨蟻正在下面到處活動!”

    “什么?”

    聽到這個消息后,悅娜只覺無比震驚,她之前就看過那些鐵毒巨蟻雖然想沖過那濃霧,但最后都被濃霧區域擋住了。

    但她現在就聽到外面出現了很多鐵毒巨蟻,她就在想難道那濃霧區域被摧毀了。

    她知道一旦那濃霧區域被摧毀了,那它們這個小世界的兩個敵人就會長驅直入,攻進這個小世界了。

    “我們快出去看看吧!”

    悅娜說道。

    接著,她就親自率領一支三百人的精兵隊伍,讓它們跟她一起出發。

    她這樣做,就是想讓那三百人隊伍中的每一個族人都能給親眼看到那些鐵毒巨蟻如何在下面肆虐的,也只有讓它們親眼看到現在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危險,它們才會相信她的話,最后跟她一起離開這里的。

    斷古今等五個神界武者馬上就跟隨她一起出發了。

    在路上,斷古今問道“悅娜族長,你這里沒有傳送法陣嗎?”

    “沒有,我這里沒有任何的傳送法陣,我們要想走下去,就只能靠飛了!雖然飛上來飛下去很累,但我們都習慣了。”

    悅娜回答道。

    斷古今聞言,馬上說道“悅娜族長,我們五個人就沒有這么好的體力了,我想在你們這里布置一個傳送法陣,然后我們也好通過這個傳送法陣從上面直接傳送到下面的!沒問題吧?”

    “你能布置傳送法陣?”

    悅娜之前強行讀取過其他神界武者的記憶,她知道在神界傳送法陣是一件非常神奇的寶物,能夠讓一個武者從一個地方被傳送到另外一個遙遠的地方。

    “可以的,我手頭上就有一些現成的制造工具!”

    斷古今說道。

    “那好,就請你在這里布置一個傳送法陣吧!”

    悅娜頓時來了興趣。

    “好的!悅娜族長,我問你,你是想我在這里布置雙向傳送的法陣,還是單向傳送的法陣?”

    斷古今問道。

    “什么是雙向傳送的法陣?什么是單向傳送的法陣?”

    悅娜表示不解。

    “雙向傳送的法陣是說我需要布置兩個連在一起的傳送法陣,這種布置方法能夠比較準確的將人傳送到指定地點,布置雙向傳送法陣,我就需要布置兩個傳送門。而布置單向傳送法陣呢,就是說我只需要布置一個能夠將人傳送到那地點附近的傳送法陣,這種傳送辦法會有很大的偏差,很容易出錯。”

    斷古今解釋說道。

    “那你就在這里布置雙向傳送法陣吧!萬一你布置了單向傳送法陣,直接讓我和我的族人傳送到那些鐵毒巨蟻口中,那簡直就是送死啊!”

    悅娜沉思了一會,說道。

    “好的!”

    斷古今馬上就尋找了一處空地,他先是將那空地上的積雪全部掃干凈,而后就在附近布置了一個傳送門。

    之后,他就跟隨悅娜等一起下山去了。

    就在山下一個有羽化族士兵看守的據點附近,他再布置了一個傳送法陣。

    他先是檢查了一下那傳送法陣,確定沒有問題后,他就再和悅娜等一起下山去查看那些鐵毒巨蟻。

    等到了山下,它們就真的看到幾乎漫山遍野的鐵毒巨蟻。

    “天啊!它們真的過來了!”

    在場的羽化族族人看到那些鐵毒巨蟻,個個面色大變,它們都變得無比恐懼。

    在它們的族規中,就有關于鐵毒巨蟻的末日預言。

    那末日預言告誡它們,一旦鐵毒巨蟻能夠進入它們所在的小世界,那整個小世界的末日就到了。

    一旦真發生這種情況,那它們這里所有的生靈都要想盡辦法離開這里了。

    在過去十多萬年歷史中,它們都沒有看到那些鐵毒巨蟻攻進它們所在的小世界,但現在它們親眼看到那些鐵毒巨蟻就在下面橫行,它們頭腦中馬上閃過同樣的念頭。

    “末日降臨了!”

    它們當中不少族人身子顫抖了起來,它們當中有不少族人就跟那些鐵毒巨蟻交過手,它們很清楚它們的厲害。

    只是,它們以前的交手也只是它們擒住一兩個鐵毒巨蟻,然后拿一兩個鐵毒巨蟻練練手而已。

    但現在在它們面前出現的可不是一兩個鐵毒巨蟻,而是漫山遍野的鐵毒巨蟻,它們就感到了絕望。

    “各位,大家不要害怕,我們只要能夠堅持,就是勝利!”

    看到那些鐵毒巨蟻后,悅娜就知道她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將整個族人帶走了,但現在,她還不能夠就這樣將她的族人全部帶走,她要在率領她的族人離開這個小世界之前,她要拼盡全部力量,來逼退那些鐵毒巨蟻。

    她知道,自己只要這樣做,才會讓其他羽化族族人意識到即便它們拼盡每一個族人,它們都是不可能戰勝那些鐵毒巨蟻的。

    對它們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放棄它們生活了十多萬年的雪山。

    “族長,我們該怎么做?”

    一些羽化族族人看到那些鐵毒巨蟻還在朝四面八方擴散,它就著急了起來。

    “這樣吧,你率領一部分手下到山上做一些布置,你們要想盡辦法不讓那些鐵毒巨蟻爬上山去!”

    悅娜下令道。

    “好的!”

    她的一個手下領命而去。

    看到那手下離開后,悅娜就決定帶著斷古今朝密林黑熊的方向前進,她想知道其他三個部落現在情況怎樣了。

    斷古今就讓那四個神界武者上山,他不需要他們四個跟著。

    那四個武者聽到斷古今的命令,個個都松了一口氣。

    他們四個都知道現在的情勢非常危急,但他們看到下面那些如牛犢般大小的鐵毒巨蟻,他們頓時心生恐懼,它們可不想上去和那密密麻麻的鐵毒巨蟻戰斗。

    現在斷古今要他們四個上山去,不讓他們參加戰斗,他們自然樂得其見。

    “我們走!”

    斷古今就被安排在一個羽化族男子身邊,被他摟著一起朝前飛。

    此時,它們的腳下滿是鐵毒巨蟻,它們數量太多,幾乎將下面都占據了。

    途中,斷古今就被不同的羽化族男子摟著朝前飛。

    羽化族之所以能夠飛行,都是靠一雙強而有力的翅膀,它們并沒有借助任何的飛行法術。

    而斷古今不會飛行,他也無法使用飛行法術,而地下又有密密麻麻的鐵毒巨蟻,他就只能被不同的羽化族男子摟著前進一小段路程,之后再換其他羽化族男子摟著他飛行。

    只有這樣做,那些摟著他飛行的羽化族男子才不會感到疲憊。

    幸運的是,它們飛行了一段路程,終于再也沒有看到那些鐵毒巨蟻了。

    于是,斷古今就下去,施展極速,朝悅娜所說的方向前進了。

    一個時辰后,他就看到前面驟然間出現了一大片密林。

    而他發現他現在的位置地上就只有一些疏疏散散的雜草,而且四周圍的溫度還是很寒冷的。

    但偏偏就在前面,竟然出現了很大一片密林,這頓時讓斷古今覺得前面那一片密林和他現在所在的區域極有可能是被兩個不同法陣力量控制的區域。

    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這種反常。

    一般情況下,一個地方的溫度是一點一點不同的,而不會好像現在這樣,一個地方極其寒冷,地上有很多的積雪和生長了一些雜草,而另外一個地方卻是長滿了密林的。

    “斷古今,我們先飛到前面那里等你,你馬上跟上來!”

    天空中,傳來了悅娜的聲音。

    “好的!”

    斷古今連忙應道。

    ()

    。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