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第8章 天草式十字凄教(書號:143103

第8章 天草式十字凄教

作者:就像陽光
    這探知心意的天賦并沒有想象中,‘像讀心術一樣看透對方在想什么’那樣厲害。

    事實上,以白野的感應,只是能隱隱察覺到對方是對自己抱有好意還是善意,是說謊還是真誠,是防備還是接受……其實就像是高等級的察言觀色一般。

    以前的他可沒有這種天賦,毫無疑問,這也是重生的好處無疑。

    “我的名字叫白野,來這里是為了你刀上的那個玉質碎片!”

    白野沒有隱瞞的打算,他目光灼灼,直視對面的少女,眼眸中流露出堅定的意志。

    “那原本是我的東西……能勞煩你交給我嗎?”

    他是從那里誕生,那玉質的碎片就和青玉平臺一樣,是和他有著必然聯系的存在,說是他的東西也沒有錯。

    出乎預料的答案令和服少女一頓,她看了眼手中令刀上,被當作劍穗的碎玉,皺了皺眉。

    隨即,猶豫了下,她還是搖了搖頭:“抱歉了,閣下,對我來說,這個也是有特別的意義的東西!”

    白野頓時心里一沉,但并沒有放棄,追問道:“有多特殊?”

    “這是家人送我的禮物,是心意,不能輕易送給你。”

    神裂火織搖頭道。

    “……啊,是嗎?”白野不爽的嘖了嘖嘴。

    他雖然腦子聰明,但畢竟閱歷不足,碰到這種場面,也是有心無力。

    白野骨子里并不是惡人,不愿意做出強搶別人手中珍視的東西的行徑。

    但是,這種狀況實在叫他忍不住煩躁。

    第一個碎片畢竟是地形原因也就算了,但第二個碎片就在眼前,難道又要空手而歸?

    這個世界的這個時間,總共才三個碎片,難道要直接放棄兩個?

    “沒有商量的余地嗎?”白野深吸了口氣,眼神犀利起來。

    就算他不愿意,但眼前的狀況似乎容不得不動手,那是他志在必得的東西。

    ——該動手的時候,他也絕不會優柔寡斷!

    森林中的氣氛一時間居然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神裂火織平靜的眸子里終于露出動搖,似乎很驚訝他的反應。

    “這是值得你做出那樣決定的東西嗎?”

    她提起手中的刀,問道:“對你而言,這個很重要?”

    “是這樣又如何?”

    白野如此回答,順便,已經將意識探進了千年城中,準備拿出其中的東西——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對面的少女,直視了他數秒,仿佛是想看出他說的是真是假……然后突然伸手,將刀柄上的碎玉取了下來,扔向了白野。

    “我不喜歡無意義的戰斗,既然讓你不惜戰斗都要獲得,那就一定很重要吧,還給你也沒問題!”

    下意識的將碎玉接住,這個狀況,讓白野一陣愕然。

    “這個對你不是——”

    不也是很重要嗎?不然剛才不會不愿意給我……

    少女聞言一愣,隨即好像有些感到好笑:“剛才還一副要和我戰斗的架勢,現在居然擔心我嗎?”

    白野頓時尷尬,覺得自己實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眼前的這個少女顯然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固執、不知變通,反而明事理,心胸寬廣得多,讓他白緊張一場。

    “我會跟家人說明的,那個孩子一定會理解的,所以沒關系的。”

    面對少女平靜卻寬懷的微笑,白野撓了撓腦袋,有點臉紅,“……總之,還是謝謝你了!”

    “咿呀!不愧是教皇,這么簡單就攻略了一個純情少年呢!”

    這時,聽起來就很叫人不爽的調侃聲從身后不知何處傳來,引起了場中兩人的注意。

    白野的身后,兩道身影逐漸從叢林中走出來。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高挑削瘦的中年人,頭發刻意用發蠟塑成亂翹的刺猬頭發型,身上穿著異常寬大的T恤和牛仔褲,他的手里是一把奇形的長劍,劍身曲折成火焰的形狀。

    光從外表上看,他會給人的印象十分邋遢和異族風,腳上的鞋子沒有綁鞋帶,身上的衣服因為太寬大也給人不舒服的印象,脖子上帶著綁著小型電風扇的皮革繩子。

    他臉上的神情因為此刻的調侃而顯得有些輕浮,帶著嘻嘻哈哈的笑。

    “建宮,開玩笑也是需要懲罰的——”

    白野對面的少女頓時露出了微笑,舉起手中的令刀,“犧牲我一點時間陪你練習一下劍術也無妨哦!”

    這少女,她的神情和剛才面對白野完全不一樣,面對白野,只能算是看得過眼的陌生人,而面對這個來人,卻如同家人一般親切。

    “那個還是算了!”

    建宮齋字頓時面色一肅,“其實我們是在外面遇上了一件小事,擔心有人對我們不利,才趕回來……現在看來,果然是小哥你做的吧?”

    白野目光一動,“你們?”

    這時,又一道身影出現,但卻不是在這建宮的身后,而是不知怎么,出現在了對面手持長刀的和服少女的身邊。

    “教皇,我們回來了!”

    這又是一位少女,比起持刀的和服少女來說,身形略顯嬌小而纖細,有一頭及肩黑發,有著明顯的雙眼皮的特征。

    她并不像持刀少女那樣成熟穩重,反而顯得十分溫和,仿佛是鄰家少女一般。

    ————等等!

    教皇?日本的教皇?

    這個世界,好像是魔禁……這里難道是日本唯一的十字教團體——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地盤?

    那,那個拿著長刀,穿著和服,被稱作教皇的少女……莫非就是天草式的女教皇——神裂火織?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