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第1921章 海鮮新不新鮮(書號:131648

第1921章 海鮮新不新鮮

作者:明藥
    周四的時候,顏棋下班才回家,就接到了她的小姐妹安妮的電話。安

    妮約顏棋去吃飯。

    安妮要結婚了,今天剛收到了未婚夫的戒指,高興壞了,想跟顏棋出去慶祝。

    就她們倆,不想要其他的狐朋狗友。“

    .......有家很不錯的海鮮館子,我們去嘗嘗吧,聽說特別美味。這幾天她們都在說,還沒有去,說要周末約。我們先去嘗嘗,跟她們顯擺。”安妮說。她

    們這些貴族小姐們,平日不用上班,吃喝玩樂就是她們的談資。

    每次有什么新鮮的美食,她們都要說半天。這

    家新的餐廳,是昨天晚上報紙上有個名流提到的,短短時間成了熱門話題。“

    好啊。”顏棋也喜歡湊這個熱鬧。她

    們倆吃了海鮮,又去喝酒,直到十一點多才回家。

    顏棋擔心父母罵她。她

    偷偷溜回了小西樓,簡單洗了個澡,心里還在盤算著明早如何應對父母的逼問。她還沒想好,迷迷糊糊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顏棋腹痛醒了。

    “......昨天那螃蟹味道怪怪的。”顏棋嘟囔著,沖到了洗手間。

    她也沒當回事。兩

    個小時之后,她又被疼醒。

    她想著早起之后,要去醫院拿些止瀉的藥,繼續上床睡覺了。

    翌日早起時,她臉色不太好看,故而涂了點口紅。

    早飯吃到了一半,徐歧貞還想問她昨天干什么去了,她捂住肚子:“不行,我要上洗手間。”顏

    子清很嫌棄:“你不能吃完飯再說?”顏

    棋不顧,沖到了洗手間里。

    她這個時候察覺到了不對勁,立馬給閨蜜打電話。對

    方家的傭人跟她說,小姐半夜上吐下瀉,被送到醫院去了。

    顏棋原本還好好的,這會兒也覺得不行了,再次沖到洗手間,把早上吃得吐了個一干二凈。顏

    子清兩口子和顏桐、顏棹意識到了不對勁,紛紛圍了過來。“

    媽咪,我昨天和安妮去吃飯,那家新開的海鮮館子,說什么用了日本新式的調料,我們倆都覺得螃蟹可能是壞了,但是老板說這是調料的味道。我

    一晚上疼醒了兩次,安妮半夜被送到醫院去了。媽咪,我也要去醫院,幫我請假。”顏棋抓緊了徐歧貞的手。

    顏子清抱起了女兒,親自開車,把她送到了醫院。擦

    去口紅,顏棋的臉色和嘴唇白成了一色,不停出虛汗。顏

    子清將她抱到了急診,又讓隨從趕緊去通知裴誠和司瓊枝,先派了醫術高超的醫生過來看看顏棋。

    司玉藻正好在她姑姑的辦公室里,聽到消息,也立馬趕了過來。

    她先給顏棋診脈,還沒等醫生檢查出結果,司玉藻先道:“舅舅不要擔心,是急性的腸胃炎,飲食不當引起的,沒有什么大問題。”

    顏子清舒了口氣。

    徐歧貞帶著兩個女兒,稍后一步才到。她們跟出來的時候,顏子清火急火燎先開車走了,沒等她們。

    她們母女三只得等司機重新去發動汽車,又趕上了上班時的人潮,晚了十幾分鐘才到。顏

    棋被轉到了專科的病房。她

    沒什么大問題,普通人打一針就可以回家了。

    但是顏子清不放心,讓顏棋先住了下來。“

    媽咪,安妮可能也在這邊,你去看看她怎樣了。”顏棋打完針,雖然肚子里咕嚕嚕叫了很久,但不想吐了,肚子也不疼了,騰出精神就很擔心安妮。

    “好,我去問問。”徐歧貞道。

    她直接讓司瓊枝查一下。

    很快就查到了安妮的病房,她住在樓上的一間單獨病房里。

    安妮的身體不如顏棋好,情況比顏棋嚴重,送過來的時候有點發燒,今早發燒不僅沒有退,反而變成了高燒。安

    妮姓陳,跟司家也有點沾親帶故的關系,她的堂嬸就是顧輕舟的妹妹顧纓。

    “棋棋怎樣了?”陳太太拉著徐歧貞的手問,擔心壞了。

    她一直都在醫院,沒空去詢問顏棋的安危,只知道昨天是安妮宴請顏棋的。“

    她在樓下的病房,打了針,目前還好。”徐歧貞道。

    陳太太嘆了口氣。

    “......我早就跟安妮說過了,不要去什么亂七八糟的飯店吃海鮮,她不聽。什么朋友推薦的,說是新式的做法,居然讓她們生吃。”陳太太說起這個,就非常惱火,打算去找那些小販算賬。

    不能讓他們害更多的人。

    徐歧貞比較理性:“是日本的吃法,棋棋也跟我說了。日本那邊一直都有這個習慣的。東西不新鮮是肯定的,咱們家那兩個閨女腸胃柔脆,也是原因之一。別生氣了,孩子沒事才是最重要的。”

    陳太太又嘆了口氣,說孩子們都不叫人省心。

    下午的時候,顏棋差不多就好了。

    她的情況的確不嚴重。但

    是,安妮卻一直發燒、嘔吐和腹瀉。司玉藻去給她把脈,說她可能引發了痢疾,需要換藥治療。直

    到周日的下午,安妮才徹底好轉。

    “再住一天,周二可以出院了。”司玉藻道。

    這幾天,顏棋一直陪著安妮的。

    徐歧貞也不好離開,只得讓顏子清帶著兩個女兒回家,她在醫院陪同陳太太。安

    妮的未婚夫全家也每天都來。

    “年底就要結婚了,可別出事,我不想婚前住院,會長胖的。”安妮不停祈禱。顏

    棋笑得不行:“哪有你這么盼嫁的?要不要臉了?”

    安妮低聲道:“出嫁了好。我家里跟你家不同,總是吵架,父母兄弟都不怎么和睦,我受夠了。”

    她迫切想要離開娘家。要

    是認真論起來,陳家根本算不上什么水深火熱。夫妻爭執、孩子之間鬧脾氣,顏家也常有。只是在少女的幻想里,婚后的生活都是甜蜜的、彩色的。有

    了這樣的對比,才覺得娘家的生活無法忍受。顏

    棋不太懂這個道理,只是可憐安妮,還以為她私下里過得那么糟糕。她

    在醫院陪了安妮幾天,直到安妮出院。

    到了周三,她趕緊去學校銷假,然后上課。一整天忙下來,下班的時候顏棋手指疼、腦袋也疼。她

    上了自己的車,司機過來接她的。回

    到家中,傭人告訴顏棋:“小姐,有一位先生打電話找您。”

    “誰啊?”

    “他說他姓范。”傭人道。顏

    棋很驚訝。

    她這幾天忙暈了頭,又在醫院住了幾天,徹底忘記了自己答應周末去給范甬之做飯的事。

    “他打電話給我干嘛?”顏棋問,“他知道我住院了嗎?”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