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爭權奪利2

作者:紫氣東來
    ,最快更新我的全能世界最新章節!“楚南君,你……你說什么?要讓我再回山本家族,去見我干爹?”山本明月難以置信的面對著楚南,充滿著不可思議。

    “明月,我知道你好不容易才從那傷心地離開,自然不愿意又羊入虎口。但是,這次你還真的必須去,不為別的,就為你的母親。”

    楚南摸了摸她的秀發,溫柔出聲道,“你不是擔心你母親的安危嗎?你不是害怕山本家族對你進行繼續追捕嗎?要想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兩個問題,你就必須要再回山本家族,非但如此,還要坐上山本家族家主之位,成為新的族長!”

    這話依舊回蕩在山本明月的耳邊,她一開始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現在,已經是信心滿滿,大有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氣勢。

    是的,只要她成為山本家族的家主,才能讓自己母親過上安穩日子,不用再擔驚受怕,更不用再遭受山本家族的追捕,成為家族的利益犧牲品!

    看著眼前的山本明月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山本耀司皺眉道,“干女兒,你要知道,山本家族的家主雖然自刎了,但是少主還在,忠于家主的勢力還占據著上風,就憑你一個弱女子,就算得到我的支持,恐怕……”

    “干爹,恐怕您還不知道吧?少主山本鏘影一怒之下去找村上家族算賬,要將其滅族,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隕落不說,山本家族實力也遭到重創,追隨他的勢力已經死傷大半,實力大大削弱了。”

    “你說什么?真的這么慘?”山本耀司露出絲欣喜之色,不過很快便隱藏起來,不解道,“不可能啊,大長老明明帶去了馬費率毒素來對付村上家族的氣武者,所以怎么也不可能會損失這么慘重……難道……是那個臭小子使的鬼?”

    “對,楚南帶人出手前后夾擊,讓村上家族得以茍延殘喘。”見山本耀司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山本明月急忙解釋道,“干爹您別誤會他,后來山本家族撤退時,他并沒有出手,而是讓他們離開了,他這樣做,為的就是要消除山本家族家主一脈的實力,好讓您掌控家族啊!”

    “哼,就那臭小子,有那么好?恐怕是他想讓你當新家主才是真吧!”山本耀司瞪了明月一眼,想了好一會才輕嘆口氣道,“看樣子……我倒是小看了這家伙,居然能想到讓你來當家主,從而化解與山本家族的矛盾,呵呵,他倒是盡會撿便宜,得利益。”

    山本明月見眼前的干爹臉色緩和下來,頓時高興的急道,“請干爹支持我,成為新的山本家族家主!”

    眼見山本明月如此態度真誠,山本耀司倒真的陷入了思索中。

    如今山本家族可以說是群龍無首,家主自刎,少主戰死,家主一脈的長老也可以說是死傷殆盡,元氣大傷,如今確實是推翻家族內這股勢力的最好機會。

    而自己呢?迫于神忍門的規矩壓力,根本不可能以氣武者的身份成為新任家主,所以要想重新掌控家族,就必須要尋找一位代理人。

    山本明月雖然年輕,而且還是個女人,但有她的確有成為代理人的絕佳條件。

    首先她是天女,雖然暗中是家主一脈為了研究的利益犧牲品,但在家族其他族人眼中,她本身就被神化,是家族精神的象征。

    其次,她的身份清白干凈,沒有任何的勢力與之有糾葛,除了那個叫楚南的華夏人。

    不過在山本耀司看來,一個華夏人而已,又不會呆在倭國,只要明月沒有想嫁給他與之私奔的念頭,只要她想呆在家族一輩子,那就自然是他山本耀司最好的代言人。

    想到這里,山本耀司其實已經有些心動了,畢竟眼前是自己看著一點點長大的干女兒,于情于理,都是她替自己掌控家族更為穩妥。

    不過,還未等他開口,木屋不遠處便傳來一陣喧囂的腳步聲,只見很多長老和家族核心人員都趕了過來,看樣子顯然不是來問候的。

    山本明月看見他們后臉色變了變,不過隨即便聰明的站在了山本耀司的身后。而當長老中有人發現她之后,頓時又驚又怒出聲道,“大家瞧,那不是天女大人嗎?她什么時候回到家族了?我們怎么都沒消息?”

    “六長老,天女大人回家族的事我是知道的,她說她擺脫了那個潛入者之后,就主動回來了。當時你們都跟隨少主去村上家族總部了,回來后家族里又亂成了一團,我也沒來得及通報。”

    負責家族守衛的長老立刻出聲辯解,這才替眾人解疑。

    “哼,天女大人回來后不在神殿內侍奉先祖英靈,卻跑來這月至山山頂是來干什么?”那六長老顯然有些警惕的望著山本明月,冷冷出聲。

    還未等山本明月出聲解釋,身旁的山本耀司穩穩站起身來,走到她身前便笑道,“六長老,好威風好煞氣,天女大人是我干女兒,她來拜見下我難道還需要向你批準?嗯??”

    六長老臉色一變,略帶尷尬的抱拳鞠躬道,“對不起太上長老,是我問的莽撞了。”

    “哼,你們這些人跑來我靜修之地,看架勢來勢洶洶,怎么?是想來逼宮還是要債啊?”

    山本耀司冷聲開口,渾身氣勢頓時展開!氣武者的強大氣場,令在場的山本家族成員各個連大氣都不敢出,低下了頭顱。

    “呵呵,太上長老千萬不要誤會,那個……我們其實來這里,主要是為了征詢您的意見。”六長老硬著頭皮苦笑道,“您看,現在家主自刎,少主戰死,各大長老死的死傷的傷,家族內部混亂一團。正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家族也不可一日無主,所以還望太上長老出面,指定新的家主,并帶領我們再次殺向村上家族,替少主和死去的族人們報仇雪恨!”

    “請太上長老帶領我們報仇雪恨!”在場的一些長老和成員單膝下跪,高聲吶喊。

    山本耀司頓時明白了這些人的來歷,突然冷笑道,“哦,你們來這里,是想讓我出山,替你們去報仇雪恨?對不起,神忍門有規定,我不可能以氣武者的身份去找村上家族普通族人的麻煩。”

    “太上長,神忍門是有規定,但村上家族的氣武者違反規定在先,要不是大長老拼死令其中毒無法繼續作戰,后果早就不堪設想。只要我們能把村上家族滅族不留活口,自然神忍門就不知道您是否出手,那個……”

    “對不起,我沒興趣。”山本耀司還沒等六長老把話說完,便一口回絕道,“是愚蠢的少主山本鏘影自己頭腦一熱要去找村上家族算賬,如今戰敗而歸,卻又要讓我替其收拾爛攤子?我沒那興趣!再說,山本家族只是實力被削弱了而已,又不是亡族滅種了,我為什么要動手徒增殺孽?”

    “這……”六長老頓時有些傻眼,你說這山本耀司的話沒道理吧……確實又無法反駁,可要說有道理吧……怎么聽都好像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自私想法,又有些說不過去。

    氣武者做為武學宗師,當然是一諾千金的。他既然說不會去那就是不會去,誰也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于是長老們都已經立刻知道沒戲了,很多人甚至還暗暗呼了口氣,最起碼他們不用再面臨生死考驗了,又何嘗不是件好事?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