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成事不足

作者:紫氣東來
    徐偉東瞬間尷尬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幸虧旁邊妻子嚴慧琳急忙圓場道,“呵呵……爸,您可說錯了,我和雅兒也好久沒看您了,您說您日理萬機這么忙,難得今天晚上有時間,我們一起來看您不很正常嘛!”

    “當然……偉東確實有些想法想和您交流交流,至少是想聽聽您的意見,這是他對您的尊重呢!怎么說,他也是您的女婿嘛!”

    聽見女兒這樣說,嚴順之沉默了會后,吃了口菜道,“行,偉東,那你就說說,今天來找我,為了什么事?”

    P正+《版{首}C發v

    “呵呵,爸,是這樣的。我的公司不是目前效益不怎么好嘛,所以我就想投資些別的生意。最近就有這么一個項目,這不政府號召開發新的產業園區嗎?有個規模很不錯的化工產業項目,能形成一整套的化工建設,投資能達到十幾個億。我打算入股進行投資……不知道您,覺得如何?”

    徐偉東的話一出口,嚴順之便抬頭看了他一眼,沉默了會后道,“你說的是PX項目?”

    “對,就是二甲苯化工項目,爸您放心,這項投資計劃用的全是倭國最新的技術,而且投產后倭國人占主導,檢測和安全性能絕對沒有問題,目前國家對化工產品需求很旺盛,這個產業一定能……”

    “夠了!”嚴順之還沒等徐偉東說完,便猛的一拍桌子,怒道,“徐偉東,你想賺錢也不能禍害永寧市八百多萬人民!就你聰明,就你知道px項目賺錢,難道整個華夏國就你懂得什么叫做化工嗎??”

    “爸……我,我……”徐偉東沒料到自己的老丈人會如此突然發飆,頓時有些措手不及的傻眼了。

    嚴順之盯著他,最終長長嘆了口氣,擺擺手后沉思了會道,“我前陣子和老秦通了電話,他們那還缺一個副主任,你盡管從原單位辭職,但我幫你改成了停薪留職,你到老秦那報道,好自為之吧……”

    “徐偉東,為了你這個女婿,我已經拉了老臉盡了全力,甚至還違背了點自己的做人原則,你就安安心心的上班工作,不要整天再胡思亂想的賺什么大錢了!因為你,根本不是做生意的那塊料,你再這樣下去,永遠只會被人當傻子一樣蒙騙,利用,你明不明白?”

    聽見嚴順之這話,徐偉東頓時氣的渾身顫抖,咬牙道,“爸,難道我徐偉東在你眼里,就那么沒本事嗎?PX項目哪里不好了?那倭國人投資建廠,出大頭,搞大項目,我只不過是去和人家分一杯羹,占點小股,這樣也不行?這到底有什么風險,我又哪里錯了!”

    “你怎么還不死心?”嚴順之一臉的恨鐵不成鋼道,“徐偉東,人家倭國商人賺錢的生意自己不知道搞,還需要拉你們這些人去入什么股?你以為人家真的是把你當人才呢?呸!要不是他們知道你徐偉東是我嚴順之唯一女兒的丈夫,你看看他們這些好事會不會找上你!”

    “你今天來我這,想聽我的意見?呵呵,八成是你那合作伙伴,想通過你做通我的工作,想讓我給你們開綠燈,放行,對不對?我告訴你,門都沒有!”

    “爸……我,我……”徐偉東低著頭,支支吾吾了半天卻根本說不出什么來。面對嚴順之的質問,他的這種表現,也從側面印證了他全都猜對了。

    “我想你徐偉東恐怕根本不知道px項目的危害吧?化工項目生產的都是有毒物質,別說萬一爆炸會發生多大的危害,影響多少百姓,就算不出事故,那也不能放在新的產業園區!”

    嚴順之冷冷道,“東南省不是靠重工業發展的省份,也不是拿犧牲環境來發展經濟的省份,我已經決定,以后將要圍繞綠色環保產業來打造新的經濟動力,所以PX項目這類化工企業并不在考慮范圍內。還有,我建議你做生意最好小心點,最好不要和倭國人有什么關聯。我聽說,永寧市的山本集團不是什么好東西,至少他們沒有正規的做生意,你少和他們摻和到一起。”

    徐偉東臉色陣青陣白,心里雖然很不舒服,但卻又不好發作。旁邊的嚴慧琳看了他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

    飯吃到最后,徐偉東還是忍不住道,“爸,您說的我可以理解,但我要告訴您的是,東南省并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地方,這個項目就算您不答應,但也許某些人會答應,到時候是讓別人得利,我們吃虧,您這又是何必呢?”

    “我樂意,你管的著嗎?”嚴順之一瞪眼道,“再啰嗦就給我馬上出去!”

    “我吃完了,你們隨意。”徐偉東說完,便氣呼呼的轉身離去。

    “爸……您這是干什么,有話好好說嘛,偉東這也不是想鍛煉鍛煉自己嘛。您不同意就不同意,何必生氣呢?”嚴慧琳嘆了口氣。

    “當年你任性,非要嫁給這家伙,我當時怎么說來著?你遲早會后悔的!”嚴順之指了指門口方向道,“他徐偉東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沒有做生意的能力非做夢賺大錢,你以為要是沒我這個當官的爹,他會對你這么百依百順?罷了罷了,陪我喝會茶看會電視,你就回去安慰安慰他吧,好好和他說說,不要再做夢了。”

    嚴慧琳張了張嘴,最終什么都沒說。這時候一旁沉默許久的徐雅兒剛要開口,突然手機響了起來,她打開一看,頓時臉色變了變,抬頭道,“外公,我借你的電腦房用用啊,一會就好。”

    嚴順之笑著揮手道,“想用就用,哦對了,我還有些關于互聯網的問題想問你,你一會可要給我當回小老師哦!”

    “沒問題外公。”徐雅兒笑著便快步跑上樓去。

    看著徐雅兒離去的靚麗背影,嚴順之突然朝女兒嚴慧琳道,“慧琳,我剛才說的那個叫楚南的小子是真不錯,配我們家雅兒真是完美,有空我幫他們撮合撮合,你相信我,我看人絕對不會錯。”

    “爸……這,雅兒才讀大學,是不是太早了點?”嚴慧琳說到這,有些好奇道,“您既然那么看好這個叫楚南的小伙子,那總應該知道他家里是干什么的吧?”

    “簡單查了查,小伙子不容易啊,母親未婚生子,后來又嫁給了當工人的后爸,生活在千湖市鋼鐵廠,典型的工人后代。”

    “啥?工人后代??”嚴慧琳驚訝的聽到這里,頓時就不樂意了,“爸!您這……這不是亂來嗎?多少您的下屬找您給雅兒做媒呢您都不愿意,怎么反而愿意把雅兒嫁給一個工人后代?這,這還門當戶對嘛!當年您反對我和徐偉東,可好歹偉東家也是小康之家,父母都是國企員工呢……”

    “你懂個屁!我是不喜歡徐偉東這個人,不是嫌棄他的出身!”嚴順之一瞪眼道,“你爸我是那種人嗎?”

    “反正……我不會同意雅兒嫁給個工人后代,這會讓她一輩子受苦的!”嚴慧琳咬牙頂撞出聲,態度堅決無比。

    “所以說你鼠目寸光,才會嫁了徐偉東這樣的人。哎,我不說什么,順其自然吧……說不定人家楚南,還看不上我家雅兒呢!”嚴順之搖搖頭,自顧自的喝茶去了。

    徐雅兒根本不知道自己母親和外公在樓下討論著的是自己的感情問題。此時的她已經走進書房,打開電腦后連上了某個網站的秘密聊天室,很快又打開了一個網站。

    卻只見這個原本熟悉無比,辛苦一起創作制造的網站頁面,已經被一個大大的圓形龍騰符號所覆蓋,旁邊用楷體寫著三個大大的字,“龍騎士!”
湖北福彩快三走势图